ocsap都市小說 冷月證丹心笔趣-第一章 契約(一)熱推-qkmpb

冷月證丹心
小說推薦冷月證丹心
熏风初动,梅雨丝丝,芳草连天碧,佳木罩山野,正是江南盛夏一派生机勃勃的无边光景。
風舞乾坤
杭州边界比秀峰的曲折山道上,一位布衣男子骑着一匹白马缓缓而行。他两手空空,马背上也没有行囊,满脸风尘仆仆,但是那双眼睛,顾盼之际自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气,神情庄静,行走之间偶尔仰头看看蓝天白云,飞鸟盘旋,翱翔碧空。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踢踏的马蹄声在空谷中回音袅袅,更加增添了空谷的沉寂。
突然间,白马驻足,扬蹄长嘶,男子双手勒了勒缰绳,身体依旧稳跨马背,眼观四处,耳听八方。
媚妃休夫
重生之嫡女狂後
四周刹那间叫声连天,登时将空谷的沉寂一扫而光,眨眼之间,刚刚还空无一人的山谷,到处站满了手拿刀枪,头戴白巾的粗壮汉子,个个目光凶狠,身形彪悍。
布衣男子面无惧色,依旧傲立扬目。
不一会儿,人群中走出一位首领模样的人物看着这名男子喊道:“敢问阁下来者何人,为何独自一人敢上我比秀峰?”
布衣男子打量了这人一番平声问道:“你这里是比秀峰?”
那人骂道:“废话!”
布衣男子不加理会又问道:“你们是火云寨的?”
戰鬥吧女配 陌引
那人得意应道:“这比秀峰除了我们火云寨还有其他的人敢在这里立足吗?”
布衣男子嘴角微微一触动,似乎是有些笑意,但是很快隐逸下去说道:“很好,终于找到你们了。”
那人见他答非所问,说话不着边际顿时怒气冲冲骂道:“活得不耐烦了,混蛋,你到底是来干什么?快快……”一道鲜血泼洒而下,浸染了山草野花。
周围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刚刚还在说话的那人的确是已经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还没有倒下,站立片刻,才向后仰去。是谁出的手,怎么出的手?根本无法看清,但是众人心中都有了猜测,不约而同的看向布衣男子,见他依旧是双手握马缰,并未见手中有任何的利刃兵器,每人心中大骇,脸上都变了颜色。
布衣男子静坐马背,看着四面八方的人正声道:“叫你们的寨主出来,我有话要问。”
都市超級醫聖 淡酒醉人
他此话一出,更是让那些人的心头都像被铜鼓激敲一样,看着布衣男子,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布衣男子指着一个身体发颤的人道:“你,去把你的寨主叫来。”那人身子一抖,想动又动不了,布衣男子有些不耐烦喝道:“你不去,是想跟这个人一样的下场吗?”说着看了看那具无头尸体,那人惊恐万分,拼着命迈着步子连滚带爬的去报告寨主了。
強吻小小小老公 姐就耍流氓
龙火云正在大厅里和部下正在喝酒,一听来人报告,怒不可赦,带着部下浩浩荡荡的来到山谷中,看见那具无头尸体,也是心中一惊,再看看那位布衣青年,却不是熟悉的江湖中人,但是从那具尸身和之前手下的报告描述,他自知此人武功非同一般,也不敢怠慢,抱拳问道:“请问这位朋友,火云寨与你有何冤仇,你要用这般手段杀害我的兄弟?”
布衣男子淡淡一笑答道:“龙火云,有人出了价要我来取你的性命。”
龙火云一怔问道:“是谁?”
布衣男子道:“秦家庄。”
極品王妃之毒妃 紫雪凝煙
龙火云脸色一变,七天前他得知杭州药商秦墨从长白山用重金买到了一株百年一遇的长白山参王,可以治愈他结义兄弟的多年痼疾。他身为山贼,烧杀抢掠本来就是家常便饭,于是在路上暗中设下埋伏抢夺,不料在抢夺的过程中,结义兄弟竟被秦墨的长子秦以明所杀,他悲痛之余,大怒之下,带领手下血洗了秦家庄,将秦家几十口人一夜杀尽,放火烧庄,掠夺了庄中所有的金银财宝,还把秦墨和秦以明的尸体在结义兄弟的坟前凌迟跺为肉泥,以泄心头之恨。当时他明明已经将庄中的人都杀的干干净净,却不知道哪里还有漏网之鱼,而且他又是通过什么方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样一位神秘高手为他报仇,大惊之下问道:“你到底是谁?”
布衣男子道:“你没有必要知道。”
龙火云见他神情倨傲,目空一切,也是心头火气,目露凶光喝道:“不错,即将要死去的人是没有必要知道名字的。”说着头一扬,手一挥,他身边的一个黑衣大汉就跃了出去,瞬间双刀在手,朝布衣男子直接挥杀过去。
布衣男子眼见那人杀气腾腾却也不动声色,但见那人双刀将要碰触他的马头,突听一声惨叫,又是一阵血光飞起,那人腰身断为两截,直扑扑的跌落在白马的马蹄面前。他以同样的手法连杀两人,再次震骇了所有的人。
龙火云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意,看看周围的手下,也都吓得面如土色,有的是大汗淋漓,冷汗直冒,有的已经跌坐在地,浑身发软,双眼发楞,他们打家劫舍杀人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迅速又残忍的杀人手法。
龙火云毕竟久历江湖,此刻也沉得住气问道:“秦家庄的人早就死的一干二净了,你借口为秦家庄的人报仇,到底是何居心?”
末曲千千闕
布衣男子平声道:“我又何必骗你。”
龙火云道:“那到底是谁?”
暗黑大
布衣男子道:“秦家庄的二小姐秦桑云,是她出价让我来杀你。”
龙火云一怔质疑道:“秦桑云。”他只知道秦家庄有少庄主秦以明,却不知道还有一个二小姐,在屠庄当晚,庄中的女眷也都是悉数杀尽,不知这个秦桑云是如何逃脱的,再看布衣男子,不像在说谎,想他武功之高自己今日是无力抵抗,不如求和罢了,思索一番问道:“她给你开什么价,我付你双倍,你将她杀了。”
布衣男子应声道:“好啊,只要你开得起我就替你杀了她。”
龙火云心中一喜笑问:“她给你多少银子?你说吧。”
布衣男子摇摇头道:“她给的不是银子。”
龙火云一怔问道:“不是银子,难道是金子?”
布衣男子又是摇头。
龙火云心中发奇问道:“那她给你的是什么奇珍异宝?”
布衣男子淡淡道:“是人命。”
龙火云又是一惊问道:“人命,什么人命?”
布衣男子道:“她答应我,要是我帮她报了仇,她就帮我救一位身患奇症的人。”
龙火云顿时心中凉了半载,争辩道:“秦家只是一个药商世家,哪里会治病,朋友,你莫不是被她骗了不成?”
布衣男子摇头道:“她没有骗我。”说着又看看他片刻道:“这个价钱你是出不起了,纳命来吧。”他说这话时平静无比,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犹如坠入冰窖,只因这句平静的话包含的是无限的杀机。
龙火云心中一横,拔出了背后的大钢刀,就在他拔刀的短短几秒钟,他眼前的手下又是接二连三的倒在地上,血光漫天,血流成河,他咬牙拼死迎上,从心底发出野兽一般的怒吼。
“当啷”一声,电光火石,龙火云的大钢刀被硬生生的截断,他迷蒙的双眼看见日光下那一抹寒气森人的银光,转瞬即逝,心底最深的记忆忽然涌了出来,看着眼前的布衣男子,讶异道:“原来是你,你没有死。”
布衣男子平声道:“真是难得,还有人记得我。”
白石主神 滄河貝殼
龙火云突然仰天大笑:“可以死在你的手中,我也无话可说,空手无剑,剑中鬼影佟越。”说着口吐鲜血倒地身亡。
空谷,又恢复了沉寂,只是多了许多没有声息的尸体。火云寨的寨旗飘落下来,染上了昔日主人的鲜血,蓝天上的飞鸟依旧盘旋翱翔,江湖的刀光剑影,本来就和它们没有关系。佟越骑上白马,缓缓而行离开空谷。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