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d4b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123、讓韓嘯追隨千山公子相伴-stgj1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韩啸本在低头吃着灵果,心神一动,陡然发现自己成了焦点。
没办法,韩龙目光投来,其他人自然是多看一眼。
而这一看去,韩啸身上的衣着打扮,就太过显眼。
宽袖的士子衫,整个韩家没几人会穿。
见韩龙盯着韩啸,不少人顿时领悟过来。
如韩龙他们这种家族老人,最看不惯就是后辈丢了武勋世家的风骨。
世家子弟,就该长刀硬甲,穿个软绵绵的衣袍,实在没劲的很。
“那便是韩十六,入了官场的那个。”
“呵呵,俗世官场,这在我韩家可不多见啊。”
“估计韩龙头领他们都不会待见吧。”
愛與罰 泰山巖
……
议论声虽低,但大厅才这么大地方,自然听的清清楚楚。
韩啸倒是没事人一般,头都不抬。
韩仁光只好站起身,向着韩龙抱拳道:“韩龙头领,前些日子没见,是去哪里出任务了?”
出任务,自然是出任务。
只是,这任务,不是跟你身边的韩十六一起的吗?
而且,这位,怎么回来了?
要知道,韩啸在卫国大杀四方之事,他都没敢仔细禀报老祖。
只说韩啸似乎有什么特异之处,肯定是得了什么机缘。
老祖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
若是老祖知道他们被边军拦截,竟然毫发无损,还带回大量灵药、宝材,这谁信?
他们世家与边军之间,其中多少还是有着一丝若即若离的隔阂。
一时间,万千思绪,让韩龙慌了神。
“是老祖安排……”
韩龙话没说完,韩啸突然抬头道:“老祖安排的任务?那父亲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韩龙一愣,愕然的点头,将话语中断。
其他人那个气啊。
之前就听说千山公子他们去完成什么任务,回来后很是受重视。
这韩龙刚准备透露消息,却被韩啸打断,怎能不气?
只是这怒意,却绝对不敢表现出来。
老祖安排的任务,也敢打探?
“吆,这不是韩啸贤侄嘛,何时归来的?”
直到此时,韩明孝方才看到韩啸在,脸上挂着笑意问道。
韩啸刚才出声打断韩龙的话,不但显示出自身分寸拿捏的好,而且保住了韩千山的秘密。
这么看来,韩啸去官场厮混一遭,倒是城府越发深了。
“哦,啸儿是下午才归。”韩仁光替韩啸回道。
末世危城
“哦……”韩明孝点点头,看向韩啸,若有所指道:“韩啸贤侄啊,如果官场没什么意思,可来寻你九叔,你千山兄弟身边就缺你这般心思缜密的人。”
听到韩明孝的话,场中众人面色都是一变。
傲嬌相公神廚妻 西門大官人
那些外人自然是羡慕,这韩啸虽然实力不济,但要是被千山公子看重,权势是不缺的。
说不定数十年后,在家族中,又跟他父亲一样,掌管家族外事。
韩龙听了韩明孝的话,也是面色一震。
让韩啸跟着千山公子,这不是笑话吗?
同样色变的还有韩仁光。
他儿子韩啸再不济,也是嫡出十六公子,他韩千山,有什么资格差使?
“呵呵,九弟,我家啸儿如今已经是八品县丞,不日就要……”韩仁光话没说完,韩啸已经一拉他的衣襟,然后站起身来。
“九叔,我和千山兄弟虽然见面不多,但也算亲近,多来往也是不错。”
“好,好。”韩明孝大笑着说道。
果然是混过官场的,这话说的漂亮。
“来,喝酒,喝酒。”
韩明孝得意的举起酒杯,向着韩啸示意。
其他人也站起身,举起酒杯来。
韩仁光低叹一声,落寞的端起酒杯。
韩龙面色复杂的看一眼韩啸。
他看不透韩啸,甚至都不敢猜测这位是什么心思。
只能待会将这件事转告千山公子了。
——————
走出暖烘烘的大厅,屋外寒意刺骨。
不过赴宴的都是修行者,起码也是炼体后期,对这点寒冷并不在意。
夜色下,韩啸与韩仁光并肩而行,脚步踩在青石板上,清脆悠远。
“哎,啸儿,我嫡出一脉,从无依附别人的。”
穿越之煙花一瞬 多悅
韩仁光闷头走了许久,直到看到家门,方才出声。
他知道,官场是个大染缸,一旦踏足,很多人的心思都会变化。
宮婢 未知
韩啸,定也不意外。
“父亲,我也没说要依附谁。”韩啸淡淡说道。
是没说,但谁还不知道吗?
“啸儿,你祖父虽然是族长,但家族中,那几位长老话语权也重,老祖更是一言九鼎。”
韩仁光停下脚步,转首看向韩啸。
“这我知道。”韩啸点头道。
武勋世家,最终还是以战力论权势。
老祖境界修为最高,是韩家的定海神针。
其他几位长老,都是筑基中后期,是家族的顶梁支柱。
至于族长,虽然修为也是筑基中期,但那只是家族门面,并不是实力最强者。
我的如意老公
“那你当知,我这一辈中,你大堂伯和二堂伯也早已筑基?”
“知道。”这两位都是早早跟随老祖修行,战力是同辈中最强。
“我们这一辈中还没有个胜负,何况你们这一辈?千山公子名头不小,可你大堂哥已经炼气九层,二堂哥在军中已经积功至校尉。”
韩仁光摇着头道:“过早站边,不是好事。”
当然不是好事。
韩仁光处事圆润,不管是同辈还是长辈,都不得罪。
可今日韩啸选择了千山公子,那他韩仁光也会被贴上标签。
再想在族中左右逢源,怕是已经不能够了。
“其实,你这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丢了也罢。”韩啸轻笑一声,径直往前走去。
“哼,若无我这差事,你能——”韩仁光冷哼一声,却没有说下去。
有些事,自己扛就是。
韩啸转过头,看着韩仁光道:“就我所知,韩千山突破筑基不远了。”
说完,他大步走进自家庭院。
突破筑基!
韩仁光浑身巨震,呆立在门口。
后辈子弟中,韩千山会成为第一个突破筑基之人!
如果啸儿所说是真,那韩千山得势就在眼前!
只是,啸儿怎会知道此事?
韩仁光回忆起在宴席上,韩龙到来时,看到韩啸时的眼神。
那是没想到韩啸在此的目光,而不是之前所有人以为的不喜!
也就是说,韩龙之前与韩啸见过。
甚至——
韩仁光一拍脑袋。
甚至,自家啸儿知道千山公子的任务是什么,才出声阻止韩龙说下去。
也就是说,啸儿,与千山公子,已经熟识。
“任光,为何独自在门外不进来?”
许玉娘的声音传来,将各种猜想的韩仁光惊醒。
萬界時空穿越者 聶天心
他嘿嘿一笑,踱步往家中走去。
原来自家啸儿算计之力,比自己也不差,早谋定了将来。
至于什么郡守府调令,怎比得上抱紧家族中未来强者的大腿?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