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3mm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極夜之歌笔趣-夜鳴-x42ab

極夜之歌
小說推薦極夜之歌
极夜东方篇 试水章 夜鸣
末世小廚娘,想吃肉來償 紫蘇筱筱
我一个人坐在木椅上,静静地等待着。夜已经深了,屋子里没有点灯。我甚至看不到放在桌子上的两只手。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那家伙敲开我的门。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大概子时也要快过去了。他还来不来,我心里开始慌了。我四处看着,尽管什么也看不见。最后我意识到,街上的道士又说谎了。今天不是极夜。
“你想要见我是吗?”我的后背一凉,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就是这个声音,这个从小就伴随着我的声音。我立刻向身后看去,什么也没有。是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玩的捉迷藏游戏,我从来就没有赢过。
狂仙風雲 三七分
之后,夜又静了下来。他走了吗?我又不禁地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有。
“你想见我是吗?”我从椅子上摔了下来。那声音就如同一个人贴在我耳旁一般。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心还一直扑通扑通地跳着。而一旁,一个人也没有。
我没有说话,因为以前我说话他也不曾搭理我。他是谁?我想了十几年也没找到答案。他总是在某个深夜突然拜访,说几句话后又突然离开。特别是在极夜。是的,极夜的时候他一定会来。
初戀告急:魔王校草拯救計劃
“子健,你没事吧?”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没事。”我说了一句,母亲便也没再问什么了。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我这种半夜闹出声音的情况。父亲以前为了这种事也请了好几个大夫给我看病。大多数都说我是有夜游症。开的方子也不管用。自然不管用。因为那根本不是夜游症。
“你想见我了是吗?”
他說離婚不可以
“你到底是谁?”我紧接着回复道。我们两个人的声音基本上重合了。我坐在地上,将两条腿紧紧地抱在怀里。我的眼睛有些刺痛,大概是在黑夜里用眼劳累了。我使劲地揉着眼睛,但是那股刺痛却无法消失。
我用的力气越来越大,但是眼睛却也越来越痒。我把眼睛闭上睁开,睁开闭上。周围似乎出现了一层黑雾。我下意识地用手扫了一下。黑雾还在那里。我有些惊慌,向两边看着。周围也是黑雾,而是也是同样的位置。
我慌张的将头转过来转过去,最后才发现那黑雾原来是在我的眼睛里面。黑雾愈加的凝重,周围不断地被吞噬进黑暗。我无助地使劲揉着眼睛,以为这些黑雾会像眼中的沙子一样,能被揉出来。我的力气不断的加重着,似乎要把整个眼球都要揉出来了。
我慢慢停下来,将闭上的双眼又重新睁开。我的鼻子有些发酸,因为害怕,自己的身体也不听使唤地颤抖着。我的视力又恢复了。这下自己才放松了下来。
“我在这里!”突然,我的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外面的天已经亮了。父亲大概已经出门了。自从父亲从兵营退役之后,便在一家福贵人家里做护卫。“你昨晚又梦游了。发现你的时候,你还躺在地上。”母亲端着一碗热水走了进来。母亲是个贤惠的女人,针织做饭都在行。
我端过碗后喝了一口热水,身体便舒服了许多。我并没有打算告诉母亲昨晚发生的事情。她是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我们整个秦家村几百年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灵异的事情。神婆说这是她最吃不开的村子之一。所以不管是母亲还是父亲都一口咬定我是换了夜游症。
雙蛟記
“今天又来了一位大夫。你快收拾收拾起来。人家还在外面等着呢。”母亲接过碗便出去了。又一名大夫?对于我来说,他们与江湖术士没设么区别,凭着自己的把戏换些粮食。没人能够治的好我的病,我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但是我还是走出了房间,打算去见一面那位大夫。
大夫正坐在我们家的正堂中。他比我想象的要年轻许多。黑头发梳的很整齐,看上去像是个玩弄笔墨的文人。他长得也是清秀,眉毛是水墨轻轻的一撇,嘴唇是绯红一点。鼻梁挺直,高颧骨。皮肤也比一般人要白一些。他穿着一身的白色袍子,上面只有简单的青色条纹。脚上穿着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的黑靴子。
这显然是一副样貌堂堂的富家公子的形象,如果你不仔细看他的耳朵的话。他的右耳朵上面缺了一块,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似的。他似乎听见了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他笑起来也极为好看。
他热情地将我招呼过来,让我坐在他的跟前。他为我把了把脉,又让我张开嘴。他扭着头看了几眼,又突然用手扒开我的眼睛瞅了瞅。“你多大了?”他问道。
重生之毒妃
“十九。”我说道。
狂狀元 雁無痕
“听你母亲说,你经常夜里梦游。”他看着我说道。他的眼睛似乎在盯着我的眼睛。这让我感到有些不舒服,并且让我有种无法说谎的感觉。我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母亲也从一边走了过来,站在我的身后,双手搭在我的肩上问道,“大夫,怎么样?”
“在我看来,确实是夜游症。不过方子不好开。”大夫说道。
萌女異世馴夫記
“我们愿意出大价钱。”母亲焦急的说道。但我知道我们家并不富裕。
“能让我和他单独谈谈吗?”大夫微笑地冲着母亲说道。母亲有些疑惑,但是最后还是答应了。我看着母亲一步步不太情愿地走出了大门。而这位大夫又等了一段时候才把头转向了我。“昨天我上你都梦到什么,能告诉我吗?”他问道。
他的那种眼神让我无法说谎。我把昨晚的一切都告诉了他。大夫并没有觉得我的话有多么的荒谬。他自己皱着眉头,在想着什么。他把手在我眼前挥了挥问道,“能看得见吗?”我点了点头。他又敲了敲桌子问道,“能听的到吗?”我又点了点头。他又拿起我的手轻轻地拧了一下问道,“能感觉的到吗?”我再次点了下头。
他嗯了一声后就没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问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要说的吗?”我摇了摇头。他便继续说道,“我知道有种病,也会在夜晚发作,让人产生幻觉。但是它还有个副作用。那便是它能够使人不断丧失自身的感官。你似乎并没有这些症状。大概也就是普通的夜游症了。”他的样子似乎显得很失望,像是因为自己不是患的那种病是一种遗憾似的。
我也只是顺应着点了点头。大夫收了母亲的银子便离开了。我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我用力地抓着门口。心也开始加速起来。整个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我咽了口吐沫,便追了上去。
豪門寵婚:總裁的第32任嬌妻
大夫大概感觉到身后有人追他,便自己先停了下来。我跑到他的面前,略带着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事实上,我自从上次极夜之后便失去了味觉。但是我一直不敢告诉别人。”
大夫两只眉毛跳了一下又恢复了原状。他笑着说道,“我也欺骗了你。我刚才跟你提到的,那根本不是一种病。”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