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zrx优美都市小說 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舞雲翼-第634章 對付蘇長夜的辦法相伴-c3p30

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小說推薦我在異界發佈任務
而康正城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询问苏长夜怎么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有几个金甲虎族就在也没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
而在听到了他们的话之后,其中一个名叫金啸管的开口道:“这几个人族要不要先弄了?”
很明显从他们的对话就可以知道,康正城三人和苏长夜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最少是不认识的。
因为从他们的对话就可以知道,康正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苏长夜的名字,也都不知道苏长夜的境界,换句话说,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那种。
对于这样的同族,如果说将他们给抓住,那么到底有没有作用呢,这一点金啸管其实是表示怀疑的。
至于说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说真的抓住他们其中的一个同族,那么想要用来威胁他们,那根本就没有用。
也正是因为这样,金啸管才有这样的问题,而在他的话之后,另外一个名叫金啸皇的也开口道:“人族真是一个很奇怪的种族,有的很受威胁,但是有的又一点威胁都不受。”
无疑在金啸管等的眼中,人族就是一个很奇怪的种族,不对,应该说在大多数的凶兽眼中,人族都是一个很奇怪的种族。
比如说,在他们众多的凶兽种族之中,如果喜欢成群行动的,那么就一定会成群行动,比如说他们金甲虎族就是这样。
而一些只喜欢单独行动的,那么很少会出现成群的情况,甚至根本就不可能有成群的情况,除非是种族战争。
但是人族却是不一样,有的人族喜欢一起行动,那么当有需要的时候就会不管做什么都是一起的。
可又有不少都是独行侠,而这样的人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是自己一个人独自行动,除开这个之外还有就是对于情义看重的问题。
有的人很自私,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坑杀同族,但是也有的人可以为了自己的同族牺牲自己。
这一点对于凶兽种族来说,那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在无数的凶兽种族之中,有伟大的凶兽种族,就是那种可以为了自己的种族牺牲自己的。
对付这样的种族,那么当真的在有需要的时候,那么可以抓住其他的同族来威胁另外的强者,而且很有很大的成功几率。
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凶兽种族而言,都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牺牲,想用其他的来威胁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人族的复杂情况,所以他们都很难判断,而此时到底能不能用康正城他们来威胁苏长夜,毕竟苏长夜和他们似乎都不认识。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用来威胁的情况很少,但是也有可能有用,所以此时他们都有些迷惑了。
金啸管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想将他们给弄了?”
另外一个叫金啸连的金甲虎族道:“这样吧,我们先跟他们一段时间,如果那个人族会出现,那么我们就出手,而如果不出现,也好看看他会不会布置阵法。”
这观点得到了几位的同意,于是他们一直都在暗中关注宁浩波他们,只是这三人却是不知道罢了。
其实正如康正城他们所不知道金啸管他们的存在一样,此时的金啸管他们同样不知道,苏长夜其实已经关注到他们了。
不过和金啸管他们想不想先将康正城等给搞定的想法不一样,因为苏长夜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首先要想无声无息的将金啸管三给搞定,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几个家伙不管怎么说,实力都还是可以的,虽然有可能比不上使用了金虎变之后的金啸安和金啸玶,但要是说比起其他的凶兽,那是一点不差。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长夜是没有想过要想将他们给搞定的,所以在发现他们的存在之后,苏长夜就没有怎么理会了。
没有理会他们的苏长夜直接就开始布置阵法,是的布置阵法,影少刻等都以为苏长夜不可能用阵法来对付他们。
那是因为这要无声无息的布置一个能对付他们的阵法,这需要的不管是时间还是材料,那都不是一个小数。
甚至可以说,要想布置出这样的一个阵法,那都不知道要多大的动静,所以想要说在无声无息间就布置出来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的是,对于苏长夜来说,他要做的其实并不是布置阵法什么的,只是将阵盘移动过来足够了。
如果换了一个时间,那么苏长夜还不一定会将阵盘抽过来,因为一般的情况下这护宗大阵抽走了阵盘那可是削弱阵法力量的。
而如果说只是这样,那就算了,真正的主要原因是,就算是抽走了一部分阵盘,那么也不一定就有用。
因为都要用阵法去对敌了,那么就说明敌人的强大,而要对付这种等级的敌人,那么需要的阵法等级也不可能太低。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长夜是不可能抽走阵盘的,但现在对于这个苏长夜却是没有丝毫的压力,不错那是一点压力都没有的。
因为现在是在死亡试练内,也就是说,大家的境界都只是神桥境巅峰而已,那么这抽出能控制神桥境巅峰的阵法,这需要得并不是很大。
总之来说,这对于苏长夜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也算不上坏事,所以就在影少刻等都在猜测苏长夜会用什么办法的时候,苏长夜就已经开始布置阵法了。
至于说影少刻等凶兽都没有发现苏长夜,那也很简单,毕竟苏长夜可是掌握了瞒天术的存在,有这样的技能在,要想不被他们发现,这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不过在布置阵法的期间,苏长夜也有直接出现在金啸安的身边,然后再次打断了金啸安炼制怨念之种。
原来金啸安在看一段时间后苏长夜都还没有出现,顿时就有些忍不住了,在忍不住之后当然就开始炼制怨念之种。
其实在炼制之前,金啸安本有打算先让另外的一个凶兽来炼制,但是最后金啸安还是没有舍得,还是自己出手了。
虽然说,此时的大家都知道还有一个苏长夜在暗中关注着,想要说将这怨念之种炼制成功,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件可能的事情,但金啸安还是怕出现万一,也就是说,他真的让一个凶兽来炼制,万一苏长夜没有出现,万一那个凶兽成功了。
这样的结果是金啸安所不想看到的,所以这个想法只是刚出现在苏长夜的脑海,顿时就被金啸安给否定了。
最后金啸安想,换了一个凶兽,在炼制的过程中苏长夜出现,那么就是要命的,但是对于他金啸安来说,这却不是这样。
虽然说,当自己在炼制怨念之种的时候苏长夜突然出现也是有一定的危险,但是这危险并不算很大。
因为他是用分身的,损失的也只是一部分分身的神念而已,虽然说这损失也不算小,但相比较其他凶兽的代价,那就小多了。
毕竟之前的金啸玶结果可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这样的一个强者,居然只是转眼间就没有了生机,不得不说,这怨念之种的怨念当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而他金啸安就要好一些了,而这就是优势,巨大的优势,所以金啸安在等了一段时间之后开始炼制了。
就在金啸安开始炼制没有多长时间,苏长夜再次出现了,这出现得有一些意外,但更多的理所当然。
毕竟苏长夜手上还又有不小的优势,在这样的优势情况下,苏长夜是不可能放弃怨念之种的,而既然不会放弃,那么理所当然的就会再次出现。
苏长夜出现之后,首先当然是直接打断了还在炼制怨念之种的金啸安,然后叹息一声道:“我都已经说了,这怨念之种已经是我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这话无疑让金啸安无比的愤怒,虽然说这一次的炼制并不会要了他的性命,但是实际上这对他还是有一定伤害的。
毕竟这可是损失了不少的精神力,金啸安怒吼:“是你的,有本事你现在就来炼制啊,来啊!”
一次又一次的被苏长夜打断,这确实让金啸安很愤怒,但要说就这样苏长夜就算是赢家,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金啸安固然炼制不了这怨念之种,但在他的心中,苏长夜也是一样的不可能炼制成功,因为不管是金啸安还是其他的凶兽,都不可能看着苏长夜炼制怨念之种而无动于衷的。
苏长夜淡淡一笑:“你放弃的时候,就是我炼制的时候,我到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少精神力可以消耗,当然了,如果你相信其他的凶兽,或者说你甘愿让其他的凶兽炼制成功怨念之种,那么你也可以试一下。”
苏长夜在说话的同时对金啸安发动了强大的攻击,只是这并不是要与其战斗,只能算是自杀式的攻击。
金啸安的这一个分身没有多长时间就被搞定了,但是同样的,金啸安的分身也被斩杀了几个。
但是这点损失不管是苏长夜还是金啸安,他们似乎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金啸安还是想要将苏长夜给斩杀了,或者说必须将其给斩杀了。
只是很可惜,他想要做到这一点,那必须有超越苏长夜的实力才行,但是很可惜,他的实力比起苏长夜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其实认真说起来,关于分身的损失,苏长夜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而被苏长夜斩杀的分身在金啸安看来也没有丝毫放在心上。
但是真要说起来,金啸安的损失肯定是要大一些的,因为在炼化怨念之种的时候被打断,那个时候他可是损失了不少的精神力。
而这可是改变不了的,也不是分裂一个分身就能搞定的事情,所以对于苏长夜的恨,金啸安那可以说是滔滔江水。
只是很可惜,此时的金啸安等都不知道,苏长夜虽然是离开了,但实际上并没有走远,或者说,只是让他们看不到了而已。
因为真要说起来,此时的苏长夜是在布置阵法,一个可以将他们都给搞定的阵法,这样的阵法对于苏长夜而言,并不算是太难。
在苏长夜布置阵法的期间,狂宇少等都在商量着,实际上此时他们已经看出来了,金啸安想要得到怨念之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苏长夜时不时就会出现,谁都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出现,当有谁开始炼制怨念之种,那么苏长夜肯定就会出现将其给打乱。
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而他们其实也都是想要得到怨念之种的,只是很可惜,要得到怨念之种就必须得对付得了上苏长夜才行。
这个时候有一个凶兽道:“如果说能将那个人族的分身控制住,而不将其斩杀,那么这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无疑,这话得到了不少凶兽的赞同,所以能一次又一次的打断金啸安炼制怨念之种,那都是因为他突然之间出现。
如果说苏长夜并不能再次突然之间出现,而是一直都被困在他们所能看到的地方,那么他就算是想要再次打断炼制,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不过这个主意之后,还是有凶兽道:“说得是很简单,但是别忘记了一点,那个人族的实力,想要将其给困住封印,这一点谁能做到?”
而他们似乎也都很清楚的知道,金啸安能一次又一次的斩杀苏长夜的分身,这绝对不是苏长夜那分身的实力不足,只是不想和金啸安继续战斗而已。
也就是说,其实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见到苏长夜真正的实力,都还没有见到苏长夜真正实力的情况下,想要说将苏长夜困住封印起来。
这不用说都知道,那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一般的回去,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道:“我觉得我或许可以试一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