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e1d精品玄幻小說 緣石記-八十四 了塵緣靈石歸一閲讀-2i46m

緣石記
小說推薦緣石記
白羽仙顺势将檀香玉和绿翡翠放入八卦炉中,右掌用力一催,炉底生出熊熊真火,将那八卦炉烧得浑体发红。
其余众人见状,连忙冲将上去,想要抢下那丹炉,却被白羽仙轻轻一拂衣袖,大多被震得五脏尽损、七窍流血而死。眨眼功夫,能站立之人寥寥无几。赵及第召唤出四大幻兽,朝着白羽仙猛扑而去,却被她吹出的罡气罩住,无法挣脱开来。
青梅傻乎乎 伊方
戒色和尚见片刻时间就死了那么多人,再也按耐不住:“善哉善哉,女施主造了这么多杀业,死后可是要下地狱的。还是赶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
白玉仙道:“哼,就算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也要练成五灵丹。”
此时黑牛却趁机挣扎着爬到八卦炉下,奋力撞了上去。白羽仙玉指一弹,一道元气正中黑牛额上的“眉冲穴”,那劲道穿头而过,顿时溅得**迸裂,惨死当场。
李少白咆哮道:“黑牛!”与此同时,奋不顾身地朝着黑牛遗体奔去,血泪洒落一片。
戒色和尚长叹一声,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心中喃喃念道:“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使出普陀绝学《大悲咒》,那一道道经文脱口而出,形成大慈大悲掌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白羽仙压去。
白羽仙继续用右手维持三味真火,左手腾出空来,单掌接过那大悲咒。
赵及第嘶吼道:“李少白,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李少白抹去眼泪,将黑牛轻放在地下,飞至半空,运起体内仙气,十字剑魂如同激光一般击向白羽仙。白羽仙双瞳放大,使出‘那岐梵音’功,顿然从身体内飞升出一尊巨大的摩诃婆罗镜像,拦住了李少白的剑魂。
三人拼尽全力,竟沾不得白羽仙的半点衣角。
金乌失焰彩,玉象潜光辉。苍天玳瑁色,列宿争依稀。忽地,天色暗淡了下来,原本炎炎的烈日竟然缺了半角。
赵及第苦道不妙,这百年一遇的天狗食日果真降临,看来四象真经的里面的记载却有其事。正在此时,八卦炉顶却被一道真气掀开,呈现出七彩光芒。
赵及第道:“遭了,五灵丹快被她练好了!”他虽思维敏捷,足智多谋,但无奈白羽仙太过厉害,此刻也没有办法阻止她。正当众人焦急万分时,却听一人断喝:“该是我出手之时了!”话音刚落,不知从哪儿冒出了一个丑陋男子。
赵及第道:“尼玛次仁,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尼玛次仁道:“我从天山一路跟随你们而来,你们自然不知。”
李少白道:“这里很危险,你不要来捣乱!”
尼玛次仁道:“我一直想要与你比试,谁让你一直不和我比,我只好追到这里来了,就算是再危险,我也要与你一较高下,了却这桩心愿。”
皇家悍妃
腹黑王爺在上:…
李少白道:“那好,若你能将八卦炉中的丹药交给我,我与你比试!”
尼玛次仁喜道:“此话当真?”
李少白道:“君子一言,八马难追!”
尼玛次仁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奔向八卦炉。然而这一切早就在白羽仙的预料之中,她一掌击出,直接将尼玛次仁击飞在石壁上。
赵及第道:“少白,别指望他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们就算拼死也要阻止这妖女!”当即念出口诀,那火麟剑长大了数倍,化作一道巨型青龙,盘踞而起,将那摩诃婆罗镜像缠住。“少白快上!”
李少白集起余下的仙气,以人剑合一之术闪电般地飞将过去。
戒色和尚也不敢怠慢,再次使出大悲咒,拼尽全力,以‘卍’字在摩诃婆罗上撕开一道口子,李少白趁机窜了进去,以人剑合一、万剑归宗之招法攻向白羽仙。
費倫的遊俠貓 馬遇見楓
白羽仙还未完全练成五灵丹,左右双手皆不得空,无法结印。但李少白的万剑归宗岂非等闲招数,那仙剑气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形成千道剑雨。白羽仙无奈之下只好收起手掌的三味真火,使出无相神功将剑雨悉数吸收。
將門女醫:倒黴王爺求拯救 暖春半夏
正当双方交锋处于白热化时,却见尼玛次仁趁乱窜入阵中。白羽仙没想到尼玛次仁会趁机偷袭,等发现时已然来不及,原来八卦炉早已消失不见。
戀清塵 留戀紅塵
尼玛次仁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擦拭了口角的鲜血,哈哈大笑。“李少白,你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完成,这下你总可以和我好好比试一番了吧!”
白羽仙无心恋战,慌乱之下摩诃婆罗镜像也被赵及弟和戒色和尚合力击破。她也顾不得许多,一心想着要夺回八卦炉,径直飞向了尼玛次仁。
赵及第当即使出玄武神盾,想要挡住白羽仙的进攻,却被白羽仙的音波功当场震飞。
武逆傭兵妃:凰戰天穹
白羽仙抓住虚弱不堪的尼玛次仁,怒道:“快把五灵丹还给我!”
尼玛次仁被她震得眼冒金星,但依旧嬉皮笑脸。“别动怒,我马上给你!”再次使用菩提眼,将八卦炉从异界中取了出来。
白羽仙慌忙抓住八卦炉,打开炉子一看,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
原来尼玛次仁早已趁机将炼制好的五灵丹偷取出来,通过菩提眼转递到了李少白手中。
李少白将五灵丹塞入南宫燕的口中道:“恶女,你千万要撑住。”
“不,不要!”白羽仙如中了魔般,朝着南宫燕飞奔而去,李少白用尽体内罡气,挡在白羽仙面前。白羽仙怒不可遏,一掌击穿李少白的罡气,李少白口吐鲜血,身体重重地飞出两三丈开外。
戒色和尚挣扎着扶起李少白,赵及第也退了过去。“少白,你可不要死!”
李少白急喘气道:“放心,老赵,我只死了七八分。”
白羽仙亦有几分悔意,她一心只想复活独孤云,却也不想伤害李少白。“少白,你何苦自找死路?”
李少白正色道:“你可知道,在南海巫岛见你被害之后,我心如刀绞、痛不欲生。今日再次见到你,我本是万分高兴,却不想你一直在欺骗我。我心中的倩妹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姑娘,绝不是双手沾满血腥的女魔头,真正的倩妹已经死了。今日,我要替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报仇。”
白羽仙道:“想我苦心经营百年,只为两件事,一是除去五大派,二是救活独孤云,中州四圣已被我废去修为,服下梦魂丹,从此形同废人;只要我救活独孤云,那此生愿望便了却,到时候你再杀我剐我,我也是认了。但是你们在最后关头却坏我大事,将我百年心血付诸一炬,我岂能善罢甘休!”
李少白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决生死。”言罢,用七星剑撑起身体,拖着沉重的步子,艰难地朝着白羽仙走去。
此时,赵及第、戒色和尚和尼玛次仁均身负重伤,他们虽想再助李少白一臂之力,但短时间无法集聚起足够元气。
白羽仙道:“少白,不要逼我!”
李少白将体内仙气凝聚一处,大喝一声:“幻影仙剑!”顿时生出成千上万个李少白,手持七星剑冲向白羽仙,与之缠斗在一起。赵及第明白,李少白之所以不惜耗尽最后一丝元气,就是为了南宫燕争取时间。
苦斗了十余回合,李少白所有的幻影都被摩诃婆罗金身打破,而他也拼尽了最后一口元气。血汩汩而流,顺着剑尖滴落在地。
恰逢此时,服下五灵丹的南宫燕却意外的醒了过来。她四周张望后,再看看浑身是伤的李少白,梨花带雨道:“呆瓜,你怎么了?”
李少白笑道:“恶女,你不必伤心,我死后,请将我的骨灰和七星剑送回巴西郡万灵镇,告诉我的养母,少白不孝,没有报答她的养育之恩。”
南宫燕道:“呆瓜,你真傻,为什么要这样,你都不在了,把我救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哐当”一声,七星剑掉落在地,似乎在宣告李少白生命的终结。
赵及第捶胸顿足,大哭不已;戒色和尚面容严肃,双手合十,口念佛偈;尼玛次仁掩面而泣,嚎啕道:“李少白你这骗子,答应要与我比试,怎么就这样走了,我找谁比试去啊!”
白羽仙也有些后悔,当即来到李少白身旁,为其输入宗气:“少白,少白,你不要死!”可无论她的宗气多强,一到李少白体内便如泥牛入海、消无声息。
尊龍傳 炒黑豆
南宫燕哭道:“白羽仙,你这个女魔头,当年呆瓜为了救你,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经历了多少磨难,想不到你恩将仇报,真是冷血无情。”
白羽仙道:“我不和你逞口舌之强,既然五灵丹被你吃了下去,那我就将你练成灵药!”
南宫燕愤然道:“要杀便杀,若真有生死轮回,我也好与呆瓜一起去投胎!”
白羽仙道:“那我就成全你!”就要去抓南宫燕,赵及第的火麟剑拦在白羽仙面前,道:“南宫郡主,少白兄的遗愿你还未完成,怎可一心求死!”
南宫燕心里一震。“是啊,呆瓜最后嘱托我的事还没办,若就这样死了,那在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他。”
白羽仙喝道:“赵及第,你快让开!”
赵及第愤然道:“你要杀她,就请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白羽仙疯狂道:“为什么你们都要与我为敌!”
赵及第咬破手指,用血画出符咒,大喝一声 “解”,顿时全身金光闪闪,霸气陡增。那尼玛次仁也来到近前,喝道:“赵兄,今生虽然不能和你们比试,但能并肩作战也算此生足矣!”赵及第大喝一声:“四象合一!”但见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兽的幻象一并进入火麟剑中。
尽管摩诃婆罗镜像护住了白羽仙,但那火麟剑又生出万千雷霆之光,与之相持不下。此时戒色和尚再次使出大悲咒,那佛光巨掌从另一侧压向白羽仙。但那摩诃婆罗镜陡然变大,幻化出金甲金盔,向两人分别射出脉剑。
眼见两人性命垂危,尼玛次仁再次使出菩提眼,将那脉剑吸入异界。
白羽仙道:“好个菩提眼,不过你修为不济,一旦用眼过度,必受其反蚀。”
尼玛次仁道:“既然如此,妖女,我就与你做个了断!”双眼同时凸显万花筒,那罩住白羽仙那摩诃婆罗金身顿时生出烈烈黑炎,且有被其逐渐吞噬之势。
白羽仙惊道:“竟是‘黑炎’,你疯了么?竟连眼睛都不要了!”
此刻尼玛次仁双眼出血,疼得他躺在地上直打滚。原来这黑炎是菩提眼的终极奥义,菩提眼每用一次,便可在短时间内将任何物体吸入异界。而天照黑炎便是持续使用菩提眼,将时间无限延长,异界与现实的交错处形成便形成了黑炎。此法门一旦使用,可吞噬一切有形或无形之物,但代价便是永远失去菩提眼。
赵及第见其镜像已破,火麟剑飞快地刺了上去。白羽仙左手接过大悲咒,右手抓住火麟剑,两人拼尽全力与白羽仙拼杀,南宫燕也拿着七星剑,冲将过来。赵及第大呼道:“南宫郡主,不要过来,危险!”
南宫燕置若罔闻,仍然大步流星地向前迈进。白羽仙大喝一声,左掌震飞戒色和尚,右手折断火鳞剑后将那断剑刺入赵及第的心脏。
末世之重生護美
南宫燕一剑刺了过去,白羽仙本想用罡气将其震飞,却被南宫燕用剑穿心而过。
白羽仙惊道:“怎么会这样?”南宫燕也觉奇怪,还以为有高人暗中相助。
赵及第拼尽最后一丝气力道:“妖女,南宫郡主服了五灵石炼制的丹药,一切术气都不能伤她分毫,如今你死于她手,合该天意!”
南宫燕道:“当年独孤云为了保护你而选择牺牲,本意是想让你好好活下去,而并非是让让你生活在痛苦的复仇之中!真正爱一个人,便是无怨无悔的付出,只要对方能够幸福,那便是永恒之爱。刚才呆瓜为了让我活下去,甘心赴死,走前说没有遗憾,就是到最后一刻也没说让我替他报仇。我相信,当年独孤云也是一样,为了让你好好活下去,他宁愿牺牲自己,这份心意你怎么就没有领会到呢!”
白羽仙黯然道:“错了,你们都错了,当年我天邪族人被各门各派围攻,只有独孤云站出来挽救我们,作为天邪教公主,我确实感激他、崇拜他、钦慕他,苦等了一百年,确是为了复活他。可是直到现在,我似乎才发现原来自己真正爱的,却是这几年朝夕相处的李少白。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简单自在、无忧无虑,可以不用想太多的恩怨情仇,我会发出内心的笑、感受真正的快乐。甚至,曾经有那么段时间我想过放弃复仇,告别以前的一切。可是,我等了整整一百年,作为天邪教唯一的幸存者,我必须为惨死的族人复仇,必须履行自己承诺——复活独孤云,以还上天邪教欠他的情谊。只有这样,我才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才能心无牵挂的和少白在一起。”
南宫燕冷笑道:“我承认,在呆瓜的心里最喜欢的人是你,当他以为你死去后,整个人都几乎奔溃。但是,白羽仙啊白羽仙,就算呆瓜此刻活着,就算你复活了独孤云,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因为李少白从始至终喜欢的,是那个天真无邪、简单善良的杨倩,而不是你这个杀人如麻、罪恶磊磊的女魔头!”
白羽仙摇头道:“不!!!”
南宫燕道:“别再自欺欺人了,我想呆瓜刚才是一心求死,因为你害死了他身边所有的亲人——六根道人、幽冥鬼谷、端慕阳、碧月仙子、黑牛,他心里一定痛如刀绞,可内心又掩盖不住对你的感情。与其这样,还不如死在你的中,这是他最好的选择。”
白羽仙似乎一下明白了过来,疯癫笑道:“老天爷,你为何要这样对我,少白,我错了,我这就下来找你~”言罢,自绝气脉,凄然倒地。白羽仙殒命,转生术自然解除,但断臂神丐为阻止玄天宗牺牲了性命,幸而蜀山七子和昆仑三绝及时赶到,这才将合力将鹰眼基由纪制服。
……
三日后,渝州巴西郡万灵镇。
集镇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啪啪啪……”的鞭炮声响,镇上新开的一家肉铺正式开业,那掌柜满脸笑嫣,在门口招呼客人。一人打趣道:“弗先生,你不是常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么?如今怎么卖起肉来了?”
弗得智打起了哈哈:“哎呀,瞧你说的,这做学问和卖肉其实就是一回事,只是挣得多与挣得少的区别。”
另一人笑道:“弗先生满腹经纶,博学多才,怎会嫌少?”
弗得智尴尬笑道:“别取笑我了,还是多买几斤肉,照顾照顾我这生意。”
众人插科打诨,笑作一团。不多时,见取笑够了,这才逐渐散去,开始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不一会儿,天空飘着蒙蒙细雨,万灵镇开始恢复了平静。这静谧风景中的唯一点缀,却是一黄衫女子撑着油纸伞,亭亭玉立于万灵河畔。
须臾,天空陡然放晴,不知从哪儿腾出一朵七彩祥云,上站立一仙风老道,大喝道:“顽石,俗缘已毕,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黄衫女子全身泛出金光,顿时化作一颗碧金灵石,那老道收于掌中,笑道:“好一番人间历练,虽沾了不少俗气,却也看透了世俗名利,总算是大器晚成,甚妙甚妙!”言罢,大笑三声,飘然而去。
(全书完)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