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72k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太陽城之光之淚 ptt-四十二 分離(第一部完)展示-jbgk7

太陽城之光之淚
小說推薦太陽城之光之淚
战争得以及时告终,对于双方来说无疑都是一件幸事,***下已经堆积了太多的尸骸,当那些人的家庭来到城下找寻他们的亲人的时候,一个个都哭得痛不欲生。当年玉成夫人没有听进身边人的话,没有将半人斩尽杀绝,似乎给人类留下了无穷的祸患,然而过多的杀戮终会招致天谴,如果人与半人之间能够放下势不两立的观念,放下从前的血海深仇,彼此和睦相处,共同应对未来的敌人,那又该有多好呢!
战争因为立约刚刚结束,人类就首先违反了约定。司马无量基于种种考虑,到底没有将蓝玉宫主的遗体交到半人的手上,长老们似乎习惯了虚假冒充的做法,一个跟蓝玉宫主毫无关系的女孩的遗体被盖上白布后交给了半人。是啊,蓝玉宫主已经死去近四十年了,当年见过宫主的兽人本来就没几个,就算它们还在世,恐怕也都记不清了吧。况且蓝玉身上的白布从不曾被揭开过,不仅是因为她只是一个十七岁夭折的女孩,更是因为她一直以来被奉若神明,没有人敢对她有丝毫的冒犯,所以司马无量料到兽人也万不敢揭开那层白布。两天后,半人大军护送着蓝玉的遗体默默离开了***,远征而来,打了惨烈的一仗却毫无收获地重返荒凉的地海三岛。这群兽人或人兽,尽管思维简单,却有它们的信仰和力量,只是命运之神一而再再而三地捉弄了它们。
无论如何,地宫暂时安定了,***幸免于难,安全了。陈阳和樊馨开始打算离开地宫的事,经历了蓝玉和流萤的事情后,樊馨离开地宫的决心稍稍坚定了下来,因为她有些失望,地宫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好。
我是神話創世主
这晚,樊馨留在了家中和陈阳住在一起,尽管六位长老都深感不妥,但是又能够说什么呢,他们本来就是夫妻,何况这次帮助打退半人,保全***居功至伟。接下来的事看看再说吧,况且现在手头上有的是事务要忙,长老们都是这样想的,只是他们不知道陈阳和樊馨已经计划好了离开地宫的一切事宜。
仙劍
如果不出差错,这将是陈、樊最后一晚睡在地宫。一切都突然变得静悄悄的,樊馨对着镜子开始卸下妆束,陈阳打发红儿早些歇息后,看了床前简单的几件行李,又环望了身处的这个家,这间屋子,心上感到了些沉重。他并没有不舍得,只是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后到底产生了些感情。樊馨回过头来,只穿着贴身小衣,陈阳看着她,不禁道:“光之泪怎么还戴在身上,你不是说要还给地宫吗?”
都市帝王
樊馨淡淡一笑:“我只想再戴它最后一个晚上。明日一早,我叫红儿等我们走后再把光之泪交到司马无量手上,我还给司马无量留了封信,叫他看在我们的情分上善待红儿。”
陈阳点了点头,觉得樊馨的安排细致周到,倒叫他省了不少心。
“夫君要带的东西都装好了吗,难道就不想留些东西作纪念。”樊馨走到床沿上坐下,见陈阳的行囊空空如也。
“老实说,我真想将那把莫邪剑带到上面去,那可真是无价之宝!”
樊馨想了想道:“虽然我说过‘赠君莫邪剑’,但莫邪剑还是留在地宫的好。莫邪干将,至情至性,也许有一天,它们能够在地宫重新相见。”
“干将都被扔进了滚滚的岩浆,它俩如何还能够相见?”陈阳摇摇头道。
樊馨笑了:“怎么,难道莫邪就不能投入滚滚的岩浆吗?”
陈阳默然点了点头,觉得樊馨说得很有道理,叹惋一阵,便道:“我们早些睡吧,为明天顺利逃出地宫养足精神。”
陈阳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抬眼望着头上的屋顶,心里盘算着出逃的细节,虽然他不曾见到南山上的那条裂缝,但他相信流萤不会骗他,只要果然有条裂缝,别的就好办了。他会和樊馨乘着迎风飞出去,就像他们进来的时候一样,不管怎样,他都会去试,他可不想一辈子呆在地宫。樊馨静静地躺在他的怀中,已经睡熟了。陈阳收摄心神,一心入睡,好一会儿后渐渐迷糊了。
突然,樊馨大叫着坐起身来,脸上汗涔,显出惊惧之色,陈阳惊醒,忙抱住了她问:“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好可怕——好可怕——”樊馨双目呆滞,哆嗦着,紧紧抓住了陈阳的手,指甲掐进了陈阳的肉里。
陈阳从没见到樊馨做梦吓成这样,也不免吃了一惊。
“我看见,一个女孩的背影,站在黑暗里,好像很孤独,她突然回过头来,啊——她的一只眼睛在流血,很多血,她的脸是那样的苍白,她一直盯着我,是人是鬼——”樊馨惊魂未定,声音兀自颤抖。
“好了——好了——馨儿,不要再回忆了。我就在你的身边,你很安全。睡吧,慢慢闭上眼睛,我帮你看着!”陈阳把樊馨紧紧搂在怀里,脑海中却不由地思索起樊馨说的那个梦。好在接下来的时间,一切都还算平静。
终于到了离开的日子,晨钟还早,陈、樊打点好一切。樊馨将装着光之泪的一个小盒子交到红儿的手上,告诉她:“午钟之后,你把这个盒子交到大长老手上,盒中有一封信,他们看了之后会善待你的!”
红儿的神情有些木然,唯唯点了一下头,流下泪来,陈阳看她凄凉欲绝的样子,暗自伤感,心道要不是因为她红色的瞳仁,说不定他就会带她一起走。
陈、樊小心地骑到迎风的身上,陈阳轻轻一吹口哨,迎风扑扇了两下翅膀,起飞了,他们小心地飞过了城墙,飞出了***,一路顺利地到达了南山。只是那个裂缝在哪儿呢,陈、樊站在山峰上仰头找了好久也没发现。流萤不会骗他的,陈阳对自己说,只是他的心渐渐地焦虑起来,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决不会再回去,不甘心功亏一篑。
樊馨却一点也不着急,只道:“时间还早,我们先吃些东西再慢慢找吧。” 陈阳无法,只得和樊馨坐了下来,就在陈阳不知其味地嚼着手上的干粮时,他看见山脚下突然涌出了黑压压的人影,人影向着山上来了,不多时就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确实是来抓他们的。“来得好快!”陈、樊暗暗心惊。
陈阳扔了手上的馒头,焦急地仰着头张望着:“在哪儿,在哪儿?”可是眼前暗沉沉的,除了一如寻常的萤石光点,根本就看不到有任何的天光缝隙。陈阳大叫一声,绝望地跪下身来。
就在山腰的人群渐渐地靠上来时,陈、樊听到了来自头顶上的山石滚动的声响,这与他们刚进地宫时听到的声音一样,地震了,陈阳喜形于色,想到通往外界的路随时就会出现,忙拉着樊馨的手躲到了一块大石后面。
不出陈阳所料,原先站立的地方随空掉下了好些碎石、砂砾,脚下的大地也跟着颤动起来,抓捕他们的人群以司马无量为首,毫无所惧地追了上来,他们一心想要请回他们的宫主。
焦急的等待中,随着震动的加剧,头上的黑幕里逐渐现出了一道蒙蒙的口子,隐约透出些天光来。陈阳大喜,忙拉着樊馨的手向迎风冲去,石块还在不断地掉落下来,出口的轮廓不断变化着,并不稳定。陈阳担心口子会再次合上,所以一刻也不敢耽搁。
抗戰之王牌坦克手 庫墨
就在两人要跨上迎风的时候,司马无量已经冲了上来,跪拜道:“先人规定但凡进入地宫的人再也不能出去,宫主也不能例外。”
星海武聖 黃裳元吉
光榮日(第一季)
“先人是你们的先人,与我和陈阳何关。”樊馨回过头来,冷冷说道。
無盡武魂傳承 青絲黃葉
重生女醫生 純潔玉女小詩
“恳请宫主不要抛弃我等子民!”司马无量连连叩头。人群陆续涌了上来,一齐跪倒在地,他们大多是民众,也有许多士兵,红儿跟着被押了上来,跪在陈、樊的面前,一脸的伤心无奈。今天早上,司马无量隐隐感到不妥,突然到访,才知道陈阳和樊馨已经离去,便匆忙带人赶了上来。
樊馨见到红儿被缚,急道:“大长老,我已经留信要你看在我和陈阳的面上善待红儿,这是作甚,陈阳与我去意已决,请你不要再勉强!”
高中生靈異事件簿 無緣起
“司马无量不敢勉强,姑娘虽是外人,但已经是地宫的宫主,宫主离去后,司马无量会按照地宫传统,令六对童男女为宫主殉葬。红儿丫头曾经服侍过宫主,深受宫主恩德,也在殉葬者之列。”
魔門敗類 驚濤駭浪
“你——”樊馨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她本就善良,如何忍心让十二个孩子因为自己的离去而无辜死去,还有红儿,她曾多次说过红儿是她的好妹妹,现在她就跪在自己的面前,等待着她的决定。樊馨一时怔怔地站在原地,陈阳拉了她好几次,也不见她有所反应。
眼见头顶上的出口有隐下去的趋势,陈阳把心一横,抱起樊馨坐到了迎风背上,一吹口哨,驱使着迎风向上飞去。因为担心樊馨被石块打着,陈阳有意让樊馨坐在他的身后,叫馨儿抱紧他。迎风越飞越高,陈阳眼前的光亮渐渐明晰了起来,他似乎又看到了蓝天、白云,感觉自己再次活了过来。
宫主就要离去了,地宫子民大失所望,纷纷抽泣起来。司马无量突然抢过身旁士兵手上的弓箭,拉满了弓,瞄着迎风射了出去,不偏不倚,这一箭穿过纷纷扬扬的砂砾,正好射中了迎风的腹下,迎风身子一震,剧烈地晃了两下,樊馨扣在陈阳胸前的双手松了,一个没有抓住,身子直直地掉落下来。
“陈阳——”樊馨最后叫了一声,眼眶中噙满了泪水。
南山上的地宫民众见了,全都拥了上去,准备接住宫主。
陈阳好容易稳住了迎风,回头看时,樊馨已经远远地掉下去了,迎风受到重创,拼着最后一口气,奋力向上飞去。陈阳眼前一蒙,在出口就要合上的刹那,本能地抓住了外面的一块巨岩,攀了出去。迎风就像是一支烧尽的火箭,坠落下去,随着光亮的消失,渐渐不可见了。
这一刻,陈阳躺在一条不知名的峡谷里,使劲地抓着手边的泥石,想要去救樊馨,只是坚实的大地于他们简直像是阴阳两隔。
终于他无力地翻过身去,眼前是久违的天空,蓝天白云自然而坦荡,只是他的心沉沉的,他宁愿再来一场地震将他送回去与樊馨相见。尽管是在幽深的峡谷,眼前的天光对他来说都显得亮了,他的泪水扑簌簌地流了出来,口中喃喃着:“馨儿——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一定会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