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iau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異聞錄之每夜一個離奇故事 起點-第一百零一夜 蜂后熱推-mvh57

異聞錄之每夜一個離奇故事
小說推薦異聞錄之每夜一個離奇故事
每个女孩都渴望自己是公主,但并不是每个父亲都是国王。大多数人在成年后都将这个渴望深埋在心地,可是也有少数人会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前行,她们相信,哪怕自己是一个灰姑娘,终有一天也能穿上水晶鞋遇见王子。
我无疑相信童话,但是当这个城市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中间传播开的流言中,似乎的确有着可以一夜之间变成公主的奇谈。
“知道么,只要按照那个男人的话去做,就可以变的像自己偶像一般漂亮高雅啦!”
“真的么?不会是骗人的吧,或许是拆白党呢。”
“嘻嘻,我开始也不相信,不过我好奇尝试了下,真的,真的变了,你没发现么?A君也做了,她变成大美人了。”
“是啊,听说只要你对自己哪个地方不满意,都能改变呢。”
“那我也要去试试了。”
诸如以上的对话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几句,起初以为只是普通的广告宣传,可是我逐渐发觉有些异样的味道,由于工作的需要,经常要穿行这个城市最大的一条步行街,而那里也是年亲人的聚集地,可是我看到的年轻女孩们却开始起着变化。
该如何形容呢,她们长的越来越相像了。
穿越契約:禦獸
我将这事告诉正在休息的那个男人,其实他早就注意了,甚至李多也收到了类似的传言。
“据说只要每天在自己出生的那个时刻踏入那个小店,买下店内出售的那枚戒指带在右手的小指上,就可以实现自己变成公主的愿望呢。”李多笑嘻嘻地回答着说。
“那你怎么不去呢?你也是女孩子吧?”我抬起头问到。
“本姑娘已经很完美了。”她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拢了拢头发,我注意到她的右手小指带着东西。
“那是什么。”我指着说。
女孩一脸尴尬,“该死,忘记取下了,我只是戴着好玩,朋友们都去了,我也不好意思不要啊,再说是老板送我的。”她得意的伸出手来。
傻女逆天:戰神王爺寵萌妃
我看见纪颜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枚戒指。的确,很是古怪,似乎材质很特殊,根本就不是金属做的。表皮沉暗而没有光泽,如同生锈的铁器,但是摸上去又冰凉而光滑,并且还带着些须柔软。
还是拿下来吧,纪颜劝到,李多点点头,可是无论她如何用力,那戒指也无法取下。
“见鬼,好疼啊,仿佛已经连着肉了一般,根本拿不下来。”女孩皱着眉头抱怨着。
纪颜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要了那个小店的地址,并决定现在就去看看,当然,我也同去了。
几乎是在这个城市将被遗忘的一个僻静角落里,大概两米多宽的店门,非常古老而几乎接近破旧的木质结构的前厅,外面的阳光几乎无法投射进来,还好房子内挂着五彩的电灯,只是那光过于艳丽,而显的有些妖异。
这里似乎还买一些小装饰品,只是没有人在,我们呼喊了几句,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他四十岁左右,身材中等而略微发福,白色的短袖棉质衬衣略带些发黄,微微下垂的腹部和厚厚的下巴都让这男人觉得亲切和蔼,还有一双几乎一直是眯起来的双眼和可爱的大头鼻子。
“两位有什么需要么?”他做了个请的动作,并带着笑意站在我们旁边半米处。
纪颜谈到了那个古怪的戒指,可是老板摇摇手。
“不好意思,我们不卖给男性的。”
“哦,那打扰了。”纪颜转身离开了小店,当我踏出店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下,在多彩灯光的照射下,那那男人脸上的笑意忽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确实一种怪异而尖刻的眼神。
这件事似乎暂时放了下来,我们又开始了像以前那样讲故事喝酒的日子,但是这日子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
很快,那些带着戒指的女孩开始出现了异常了。
李多的性情开始变化,她不再如以前一样活泼了,只是经常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将它编成辫子又拆开又继续编,无论我和纪颜如何对她说话也根本如没听到一般,嘴里总是嘀咕着一些我们不懂的字眼,像我变成您了,您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之类的。而她的同学却又显的更加怪异,大都是整天抱着镜子不放,即便是吃饭睡觉,每天都照,然后疯疯癫癫地高声大笑,有时候又一个人在房间里说话,她们的亲人非常着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而更让人觉得怪异的是,所有带上戒指的女孩都开始变的像同一个女人,无论是皮肤还是五官,越来越接近了,李多的样子也开始变化,不过变化却不大,或者说那些戴上戒指的女孩反倒又些变的像她才对。
“那不是普通的戒指,之所以要戴在右手小指,是因为那是除了意根之外六根中掌管眼根的地方,那些女孩的眼睛已经看不到真实的世界了。”纪颜有些担忧地说道。
我们回到那家小店,可是已经关闭了,遍寻旁边的人也是不知道那小店的下落,都说是突然开的,就像突然走了一样,似乎从来没有来过。纪颜无法控制病情,只能暂时用针灸和药物让那些几乎疯狂的女孩暂时冷静一下。
手指上的戒指已经和肉连在了一起,除非将整个手指砍下来,而纪颜却说即便砍下手指,恐怕也不见得可以治愈。
“除非找到那个制作戒指的人。”纪颜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自语道。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男人却自己出现了,而且随之而来的,居然还有久为蒙面的黎正。
“嘿嘿,本来打算躲起来等灰姑娘们完全变成公主,可惜还是被这个小子找到了。”店老板依旧眯起眼睛,摊开双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随即又望向黎正。
王妃不好追
“我一直未曾走远,当李多戴上戒指时候我来不及阻止,只好一直盯着这个家伙,果然,他想逃跑。”黎正的手一直搭在那男人的肩膀上,仿佛粘着一般。
sci謎案集
“不对不对,你怎么可以用逃跑这个词,我不是说过么,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出现在纪黎两家的后人面前的。”店老板说完,忽然脸上的皮肤开始紧缩起来,如同放掉气的气球,又像缩水的布匹。
纪颜和黎正的脸色变了,尤其是黎正,他的手下意识的离开那人的肩膀。
他的皮肤继续紧缩,最终裂开了,我仿佛看见一个破茧而出的昆虫一般,在店老板几乎已经没有生气的皮肤下又钻出了另一个头颅。
那个头紧紧的被绷带所缠绕着,只能看到一双眼睛和嘴,他的眼睛的瞳孔绝对不是人类所有的,而是那种带着猎食者的兽类的眼睛。
接着,他仿佛如*服一样脱去了所有那个看起来微胖的中年男人的外皮,他真实的样貌原来非常削瘦,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衣,双手修长。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和你们各自见过面了,当然,还是请允许我做个自我介绍。”他优雅的像我们鞠了躬,然后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
“我叫白杨。”他笑了一下,裂开的最吧像破了的石榴,露出一排细碎像碎屑似的牙齿。
纪颜惊讶地看着他。
“工蜂,魇术……”随即他朝后退了一步,“你应该死了才对。”
黎正有些不解地望着两人,当然,我是知道白杨的故事的(见《魇术》)。
“的确,我自己也觉得不该活在这世界上,可惜的是你的父亲那时候过与年轻,并没有好好查看我的身体,如果用常人的思维来看,的确一个全身被烧焦没有气息的人应该必死无疑。可是如果不是人的话,自然这个理论就不成立了。”白杨拿起桌子上的水杯,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喝下去。
“你是来报仇的?可惜我父亲早就过世了。”纪颜警惕地望着白杨。
“不,我绝对没有找你寻仇的意思,甚至我还要感谢你的父亲,否则的话我还要一辈子在那个乡下村庄里做一个会计。我不会发现自己身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是你父亲一生都在寻找,最后还搭上性命的原因。当然,也包括你的父母,黎正。”白杨望向站立在一旁斜眼看着他的黎正。
對我而言可愛的她們 懶惰De天
“说下去,关于我父母的事情。”黎正低沉着声音问道,我从未见他有过如此状态。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二十年前,其实你们的父母都在寻找会使用魇术的那个部落,纪颜父亲再遇见我后知道了魇术的可怕,于是放弃了寻找的必要,可惜的是你的父亲却过于执着,甚至与部落里的其中一个女孩相爱了,并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地方,对于这个部族来说是不可饶恕的行为,再她们看来,男人不过是传播生命的工具保护部族不被外界骚扰的武器而已,是卑微的工蜂,于是她们对那个逃走的女孩下了魇术,诅咒她悲惨的命运,结果你知道,她死在了自己的最爱的人手里,也就是你的父亲手中,钉刑,实际上就是部族用来处罚叛逃者和不忠者的刑法之一。
你的父亲在变疯前留下遗嘱,将自己的儿女分别托付给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照顾,因为他知道诞生的儿女绝不能一起长大,部族不会放过他们,所以分开来安全性大一些,于是你被交给了你父亲的好友当时还是刑警的黎队长,而你妹妹则交给了纪颜的父亲。”白杨缓缓说完,但是黎正依旧冷冷地望着他。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那是因为,我已经去过那个部落了,而且我们达成了交易,只要我满足她们的要求,就可以解掉我身上的魇术,重新变回人类。”说完,他望向纪颜。
“交易?”我问道。
“是的,你们也知道,那个部族几乎快被这世界所遗忘,她们想重振以前的辉煌,不过她们的障碍是男人,这个世界不可否认是男性当道了,如果想回到那个时代,必须将他们重新变成工蜂。”白杨笑了笑。而他的话却让我一阵发寒。
“看着吧,很快你们就会知道,那戒指有什么作用。”他说完,站起身打算离开。
“你来了还能轻易离开么?”黎正再次伸手过去。
“打倒我也没有用,戒指不会自动脱离,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如何让戒指脱下来。更何况,我不认为你们两个有这能力。”白杨又笑了笑,充满了不屑和藐视。
“当所有的女孩都变成公主,我会告诉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要怪,就怪你们的父亲,去招惹那些不该招惹的部族。”白杨不像在说谎,他离开了纪颜的住所。
纪颜一直在观察李多的变化,包括那些其他的女孩,果然,白杨没说错,所有戴上戒指的女孩都开始变成同一个人,回到报社,甚至连落蕾包括其他女孩也戴上了戒指,不过奇怪的是,戴上戒指起变化的都是未曾生育的女性。
就这样,这个城市所有年轻的女孩都长成了一个样子,有些像李多,但又不全像。
黎正看着李多的脸有些惊恐和诧异,那表情我从未见过。
“她和那些女孩越来越像我死去的母亲了。”黎正对我们说,纪颜也很惊讶,不过他很快低头沉思起来。
“工蜂?我明白了!”纪颜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
“所有能够生育的雌蜂只能有一只,唯一的一只蜂后。”纪颜一字一顿地说。
“你的意识是白杨让所有未曾生育的女性都变成同一个人,也就是所谓的变成公主?”我吃惊地问道。
“的确,如果所有的女性都变成了同一个人,这样说也就等于社会里只有一只蜂后,自然所有的男人都成为了工蜂。”黎正说。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我母亲的样子?”黎正有些不安地望了望依旧在照镜子不理睬我们的李多。
“去找到白杨,他应该还有事情没告诉我们.”纪颜提议到。
很快,我们找到了那家伙,其实他根本没有走远,我们四人走到一处僻静的休闲处坐了下来。
“看来你们知道了我的灰姑娘计划了,今天晚上十二点,戴上戒指的女孩们就会真正成为公主了,永远不会变回来,那时候魇术部族的人也会重新回来。”白杨说。
“到时候你又有什么好处?不过也是一只工蜂而已。”我讥笑他。白杨不置可否地摇摇头。
接着他脱去了自己的绷带,我几乎要闭上自己的眼睛,在他身上满是烧伤和一层层细小发亮的鳞片,他的头也被烧的不成样子,鼻子也没了,上嘴唇也烧掉了,难怪他的嘴巴看起很怪异。
都市霸主 拜月樓主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收集制作人皮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渴望可以不用绷带和正常人一样,但是我发现无论我如何制作人皮面具和皮肤都没用,那些死去的皮没有灵魂,我可以变成任何一个人,但是只要过几天就腐烂发臭了,所以我知道,只有实用魇术的人可以让死物变的有灵魂,那样我制作的人皮才可以真正的变成我自己的皮肤。”他的语调有些悲凉,纪颜和黎正则默不作声。
“让死物有灵魂?”纪颜忽然重复了一句。白杨正说着激动,没有注意,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你说十二点是吧,那证明我们还有机会。”纪颜忽然自信地笑了笑。
白杨忽然愤怒了。
“我讨厌你那恶心的笑,和你父亲一样,仿佛什么都知道了似的,根本没有把别人放在眼里!你绝对救不了那些女孩的!绝不可能!”白杨怒吼道。
纪颜没有理会他,转身和我们离开了,只留下白杨一个人站在那里,回头望去,我看见他丑陋的样子在阳光下越来越模糊。
“你是不是已经想到如何对付了?”黎正问道。
“还不肯定,不过应该可以。”
入夜后城市开始变的有些安静,或许失去了异性,大多数男孩也有些无聊,平日热闹的街道居然也变得冷清了。离白杨所说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了。
而我们则一直坐在李多旁边观察着她。
白杨也在门外,他说他会一直等到魇术部族的人出现,完成他的任务,得到奖励,他也告诉我们,原本黎正的母亲就是蜂后的人选,即便她已经死去,也会按照她的相貌重新诞生新的蜂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纪颜仿佛全然不担心一般,只是喝茶看书,我想问问黎正,不过他告诉我既然纪颜那么有自信,也只能相信他了。
“离十二点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办法。”白杨望了望呆坐的我们三个冷笑起来。
與仙互動
纪颜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忽然从口袋里掏出数根银针,我们都不解地望着他。
諸天位面逍遙錄
他将针分别扎入了李多右手五根手指,并且还在后颈处扎了一根,很快,李多变昏睡过去了。
“她没事吧?”黎正扶着她躺下问道。
“你和你的主子会用戒指在六根之中眼根上施魇术,我自然可以将她们六根全都封闭起来。所谓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失去了六根,死人无异。蜂后要如何从这些宿主的身体里破茧而出呢?”纪颜望着睡过去的李多,又看了看白杨。
后者有些惊慌,但很快镇静下来。
“你不过是让她昏过去罢了,再说其余的女孩又如何呢?一个小时你根本不够时间去封闭其余人的六根。”
“不用,只需要半个小时让李多暂时假死可以了,过上一会儿,她的身体会像冬眠的动物一样完全进入假死,但持续时间不长,我只能在这个时候下针才行。”
“难道你不管其他人了?”我问纪颜。
纪颜拍拍我肩膀。
“原本就不用其他人,所谓的蜂后目标只是李多而已,其余的女孩在十二点一过就会恢复到原本的相貌,开始的时候我也有些不解,为什么上千年来承袭魇术部族的人为什么要等现在才反攻过来,其实你得到的任务只是要让身为蜂后女儿的李多让她们带走而已,作出这么多事情,不过是要迷惑我和黎正罢了,那一族人根本没想过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来,你打算借着她们给予你的力量带走李多罢了!”纪颜的话让我们都很吃惊。
白杨忽然踉跄了一下,几乎没有站稳,他低着头,全身都在颤抖着。
“准确地说,我是打算带走蜂后,所有有资格变成蜂后的人都会在十二点苏醒过来,这些人中只有一个会成为蜂后,其他的都会死去。本来这个仪式是在部族内部进行的,由于其中的一位继承者离开了部族,所以她们让我带着这个戒指交给李多,完成仪式,其余的戒指,不过是我的仿制品罢了。不过算了,看来我要以武力带走她了。”白杨张开双臂朝我们走过来。
黎正连忙将钉子朝他发射过去,可是所有的钉子都刺不进去,他全身的鳞甲仿佛刀枪不入似的。
“没用的,即便你用那女孩的血制成的血剑,也无法刺入我身体,我一定要带走她,回到部族里去,我不想在批着这身蛇皮了!”白杨一边说一边朝李多跑去。
“没用的,其实我早该告诉你,你二十年前已经死去了,现在的你只不过是被注入灵魂的尸体罢了,等你完成了使命,就会化为一堆腐肉而已。”纪颜说。
白杨不敢相信地望着纪颜,停下了动作,他摇晃着脑袋,大吼着说不可能。
“很遗憾,你的确只能在这个世界上呆到十二点了,她们原本就打算蜂后一诞生,你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二十年来你不过是追寻黎正一家人下落的工具而已。“纪颜看了看手表。
十二点了。
李多依旧躺在床上,她的相貌开始慢慢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只是似乎略有些疲惫,再她的右手小指上浮现起那个可恶的戒指,我刚伸出手一碰,戒指立即粉碎,消失不见了。
白杨呆滞地望着眼前的景象,接着慢慢瘫软在地上,纪颜说的没错,他的身体也和那戒指一样,一下化为了粉末,一阵风吹过,仿佛从来未曾来到这个世上一般。
流年默相守
“都结束了么,或许逃过这次蜂后的孵化,那个部族以后再也不会找我们麻烦了。”黎正坐在床头望着李多。
“嗯,既然她们已经有了蜂后,就不会再来了。”纪颜似乎显的非常疲倦,他走过去取下所有的银针。
“明天早上她醒过来就会忘记所有的一切了,其他的女孩也是,她们什么都不会记得,就当作做了一场梦吧。”
纪颜告诉我们,他的父亲其实并没有逃避,反倒是一直在研究使用魇术部族的神秘之处,从他留下的手稿,纪颜才能知道一切,而且纪颜父亲一直为自己不能组织黎正父母的惨剧而深深自责,以致于最后郁郁而终,临终时候他交代纪颜,一定要解开李多不详的身世,让她成为一个正常的女孩。
我忽然对这位从未见过的长辈充满了敬佩,或许有其父必有其子,纪颜也会和他父亲一样。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