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da9都市小说 洞螟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四節 天殃與北落師門讀書-y80h4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钟神异手上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并挡在了胸前。
而就在这时,师弋毫不留手得攻击也同时抵达。
只见,师弋一掌横挥而出,直接对着钟神异右侧太阳穴拍了过去。
以钟神异孱弱的肉身,想要躲避师弋这一击几乎不可能。
果然,师弋这一掌十分顺利的,打向了钟神异的头部。
暗龍特工
然而,就在钟神异将要被师弋打中得瞬间。
其人手上结印,大喝了一声“岁镇守斗”。
这一声咒令过后,钟神异的身体之上,突然出现土青两色快速交替的情况。
这一异状,师弋自然也看在了眼中。
师弋虽然不知钟神异在搞什么鬼,但是此时的攻击已经箭在弦上,又岂能被对方装神弄鬼的手段给吓退。
一念及此,师弋眼中寒光一闪,拍向钟神异的手掌更是又重了三分。
师弋这一掌击出,带着呼呼的风雷之声。
这样的猛烈的攻击,直接落在了钟神异的头上。
就这样,钟神异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被师弋打的横飞了出去。
然而,看着敌人被击中,师弋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轻松之色。
因为就在刚才,师弋虽然一掌打在了钟神异的头部要害,
但是,那一击的触感,完全不像是打在血肉之上的。
师弋反而感觉,那一击更像是打在了大地之上。
并且,以师弋强横无比的肉身来看。
刚刚那一击,钟神异怎么也不可能留下全尸。
其人的脑袋就算不当场,被师弋像西瓜那样打爆掉,也绝对是在这重击之下身首异处的结果。
然而,钟神异仅仅只是被打飞了出去。
此时,师弋几乎可以确定,对方并没有死。
果然,在被师弋打飞之后,钟神异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哈哈,匹夫斗勇,英雄斗志。
你不过是一个空有蛮力的匹夫而已,又怎么可能杀的了我。”起身之后,钟神异大笑两声,对师弋嘲讽道。
然而,不等师弋出言反驳。
面色赤红的钟神异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水。
很显然ꓹ 师弋那一记重击并不是那么好接的。
即便钟神异动用了特殊手段,可是他的肉身实在是太弱了ꓹ 最终还是伤在了师弋的手上。
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师弋倒是没有了与对方饶舌的心思。
徒逞口舌之快完全没有意义,这只能增加师弋对其人的必杀之心。
一念及此ꓹ 师弋趁着钟神异吐血的档口,直接冲到了其人的身前。
只见师弋右手握拳ꓹ 并将体内的功法运转到了极致。
不过眨眼之间,师弋的拳头之上就被一层锐利的坚冰所覆盖。
無相天魔
这一下ꓹ 师弋直接就要把钟神异的脑袋打成筛子ꓹ 送对方去见阎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
师弋手上所覆盖的坚冰,竟然在接触到钟神异的身体之时,瞬间消散于无形。
并且,在这一个瞬间,师弋的体内竟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干渴和饥饿之感。
在这饥饿感的作用下ꓹ 师弋打出的力量直接就弱了三分。
虽然钟神异再次被打飞了出去,但是师弋却能够感觉到ꓹ 对方依旧没有死。
看着扑倒在不远处的钟神异ꓹ 师弋的脸色不禁有些凝重。
之前发生在师弋身上的状况ꓹ 实在是太诡异了。
冰道能力无缘无故消散不说ꓹ 师弋身为一名高阶修士。
只要体内天地元气不枯,又怎么可能会感觉到饥饿。
这种种异状ꓹ 既然不可能是师弋自身出现的问题。
那么ꓹ 这种症结只可能是眼前的敌人所造成的。
之前ꓹ 钟神异所施展的岁镇守斗,又是怎样一种能力。
这个时候ꓹ 钟神异颤颤巍巍的从地上再次爬了起来。
钟神异看着没有再度冲来的师弋,其人知道师弋已经对他的手段产生了忌惮。
“我说过了,你大可以继续对我动手,看看有没有杀掉我的那个本事。
不怕告诉你,我星道流派包罗万象,尤其擅长借星辰之力打击对手。
刚刚的那招岁镇守斗,正是借了岁镇二星之力。
有岁镇二星守护,你对我进行的攻击,直接会遭至天殃反噬。”钟神异肆无忌惮的对师弋说道。
师弋对于星道流派了解不多,不过师弋也称的上是强闻博记了。
此时,经过钟神异之口,师弋基本上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手段。
天有五星,地有五行。(注释1)
世人皆知,天地元气可以化为五行。
可是,甚少有人知道,这星空之上还有五星。
这五星分别是属金的太白,属火的荧惑、属水的辰星、属土的镇星、属木的岁星。
这天上五星就如同五行属性一般,能够给星道修士带来非同一般的力量。
而在五星力量当中,最为常见的就属于降灾了。
在这五星当中,尤其以距离现世最近的荧惑最为出名,这颗星更是有着灾星之名。
尤其是当荧惑守心之时,更是预示着巨大灾厄的降临。
穿越之我的哈哈愛戀
而天殃同样是灾厄的一个种类,天殃顾名思义,就是从天而降的祸殃。
天殃有四,水、旱、饥、荒。(注释2)
很明显,刚刚师弋攻击了钟神异两次,分别触发了旱、饥二殃。
旱殃使得师弋的冰道能力瞬间化为乌有,而饥殃使得师弋感受到了久未体会的饥饿。
如果继续攻击下去的,四殃当中的水和荒,也必然会在师弋攻击的过程中被完全激活。
师弋能够预感到,这四殃同启之后,后续必然有着更难预测的手段。
然而,师弋心念一转,就下定决心要继续对钟神异展开攻击。
遊戲物品商店 極品河馬
师弋既然已经明白了,岁镇守斗的触发规律,为何还要继续攻击力。
因为师弋明白,钟神异之前的一番话。
笑攬美人回人間 達士
并不是在好心提醒自己,而是存了误导自己的心思。
两人互为敌手,钟神异为何要对师弋暴露他的底牌。
四种天殃完全触发之后的手段有多强,师弋并不知晓。
不过,既然钟神异将之作为底牌运用出来,相必应该是不会差的。
如果其人不声不响,让对这手段不甚了解的师弋不断攻击,将天殃全部激活岂不是更好。
然而,钟神异却选择了对师弋,主动暴露他的底牌。
难道,钟神异是被师弋给打傻了不成。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钟神异主动暴露岁镇守斗的触发方式,就是为了让师弋心生忌惮,不敢贸然攻击他。
从前面的两次攻击可以看出,哪怕是有岁镇守斗的防护,可师弋依旧是能够伤害到钟神异的。
之前,钟神异受了师弋一掌。
从而不断吐血,就已经表明了这一点。
钟神异清楚,他的肉身实在是太孱弱了。
如果任由师弋全力攻击下去,即便岁镇守斗后续的手段能够爆发,那他也将被师弋打个半死。
与其做出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举动,不如直接点名了岁镇守斗的触发方式。
如果师弋生出忌惮之心,那恰恰就给了钟神异喘息的空间。
要不了多久,钟神异的法华和报身能力,就能够重新使用。
介时,凭借法华和报身能力这双重防护,钟神异自问怎么也能抗下师弋两次攻击。
介时,想要全部激活四种天殃,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可惜,钟神异的想法,已经被师弋洞悉了。
既然知道了敌人的企图,师弋又岂能让对方如愿。
一念及此,师弋嗖得一下,宛如瞬移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再度出现之时,师弋已经来到了钟神异的面前。
在来到对方身前之后,师弋身体之上得杀意狂涌。
同时,师弋直接用精力转化,将自身力量拉到了巅峰状态。
此时,师弋的打算很简单。
那就是在两轮攻击之内,将眼前的敌人给打死。
爺,上完請給錢 蕭釋
如此一来,岁镇守斗后续的手段,也就无所谓触发不触发了。
一念及此,师弋一拳挥出,直接打在了钟神异的胸口要害。
即便有着岁镇两星守护,可是面对师弋这近乎全力的一击。
以钟神异的肉身,根本就没办法完全抵挡。
师弋这一拳打出之后,其人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再度被师弋打飞了出去。
师弋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一拳下去,几乎打断了钟神异右侧所有的胸骨。
不过,天上五星不愧与五行齐名。
凭借着岁镇二星的防护之力,钟神异依旧没有死去。
而这一拳下去,师弋不仅燥热难耐,而且一阵阵饥饿感也猛得涌上了心头。
不单如此,师弋的身上甚至出现了强烈的窒息之感。
师弋心知,这是天殃四灾当中水灾被激活的表现。
师弋凭借强横肉身和意志,强压下身体的诸多不适,继续朝着钟神异杀了过去。
看着倒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的钟神异。
师弋走上前去,瞄准了其人的后心,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师弋打算用这一击,直接震碎钟神异的心脉。
为此,师弋更是将实身能力也一并动用了出来。
然而,就在师弋一拳打出之后。
轰的一下,师弋只觉得脑海当中一片空白。
当再度回过神的时候,师弋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荒芜之中。
看这情况,应该是天殃四灾当中的荒灾在作祟。
而且不止如此,如今天殃已经完全被激活了。
岁镇守斗的后续手段,也在此时被完全发动了。
只见,天空之上一颗星星正在越来越亮。
见多识广的师弋一看便了解到,那颗闪亮的星星名为北落师门。
看来,岁镇守斗之术的后续手段,差不多就应在这颗星斗之上了。
果然,随着北落师门越来越亮。
这也预示着它距离这片师弋身处得荒芜,也越来越近。
随着这颗星斗临近,它巨大的体型也完全暴露在了师弋的眼前。
北落师门作为一颗主星,它的体型是陨星所无法比拟的。
师弋看了看越飞越近的星斗,又看了看自己身处这片荒芜那有限的面积。
师弋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北落师门坠下来的话,自己几乎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
虽然现下这片空间,只是天殃四灾当中的荒灾,在师弋的意识当中临时构建的区域。
但是师弋知道,如果在此地身陨的话。
那么,有极大的可能性,这种死亡也会同步作用在自己的本体之上。
否则的话,这岁镇守斗之术,就没有任何威胁可言了。
再怎么讲,星道也是金属性流派的,这个咒术不可能毫无威力的。
更何况,五星之强约等于五行,仅此一点师弋也不敢掉以轻心。
所以,哪怕眼前的这一切都只是虚幻的,师弋也要尽全力予以应对。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师弋多半会动用步虚符,直接借虚界来规避北落师门的撞击。
可是,在意识空间之内,这很明显是行不通的。
在没有躲避空间的情况下,能做的唯有硬扛这一条。
然而,北落师门这颗星斗实在是太大的。
师弋与之相比体型太过渺小,这种情况下去硬接,颇有种螳臂当辙的意味。
就在师弋念头急转,推翻了一个又一个方案的时候,一道灵光突然自师弋的脑海当中浮现。
师弋突然想到了,刚刚经过修复还没有来得及使用的炼狱峰。
虽然还没有使用过修复后的炼狱峰,但是通过龙泥基本的功用。
师弋大致也能猜到,炼狱峰的新能力应该可以改变形体大小。
用变化之后得炼狱峰,去抵挡此时正在坠落的星辰,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况且,身处意识空间。
即便炼狱峰力有未逮,师弋也不必担心这件法器会在此处损毁。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将炼狱峰从体内取了出来。
只见巴掌大小的炼狱峰,在师弋的控制之下,逐渐恢复了原本大小。
而在还原成山峰的本来面目之后,炼狱峰依旧没有停下来。
在师弋的控制之下,这件法器的形体越变越大,逐渐膨胀到几乎不下于北落师门的地步。
炼狱峰巨大化的形态,给了师弋不小得信心。
眼见万事俱备,师弋直接操纵着炼狱峰,向着直坠而下的北落师门迎了上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