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9ve人氣都市小说 田園有喜:撿個夫君來發家 txt-第二百三十九章 新年伊始鑒賞-qmp8u

田園有喜:撿個夫君來發家
小說推薦田園有喜:撿個夫君來發家
“有什么大逆不道的,说!难道朕都活了这么久了,还没听过什么事情?”
王德如今现在起余地可退,只能闭着眼睛复制:“这,回皇上,那吐蕃王子说,既然我们可以许配一个嫡公主给外邦,为什么不能也许配一个公主给他。还说,还说……”
不等王德说完,皇上抄起丽贵妃一旁的茶杯,砰地一声扔在了地上。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我堂堂大国,岂能让他如此羞辱!马上放荣华出来!告诉她朕永远不会让公主和亲!还有王德,你立刻告诉他,说朕不想见他。”
终于等到了想听的话,丽贵妃和张梓晴都抬了抬眼皮,丽贵妃赶紧给皇帝顺顺气儿。
“皇上,你那个生气了,和他们那小国有什么好计较的。”
皇上气喘吁吁的靠在椅子上,可见是气的不轻。
过了一会儿照顾荣华的却嬷嬷神色匆匆的赶了过来。
“皇上,娘娘,不好了,不好了,我们家公主想不开,自戕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张梓晴立刻从居丽宫跑了出去,向撷芳殿而去。
等到她跑到撷芳殿的时候,殿里早已经乱作一团。
“太医呢,可有太医?”
张梓晴焦急万分,抓住一个宫女便不放。
“太医正在里面,给公主诊治。”
“你和我说清楚,你们家公主怎么好端端就自戕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荣华怎么可能自己这个节骨眼儿上,想不开呢?
“回夫人,奴婢不清楚,只听说是一个奴婢欺辱了公主,公主一气之下,割了腕。”
“什么!”
一声怒喝从门外传来,只见皇帝和丽贵妃匆匆而来。
“是谁胆子如此之大,敢欺辱朕的女儿!”皇帝青筋暴怒,可见是今儿动了大气。
“皇上,先别急着惩治罪人,先关心公主的伤才是最最要紧的。”
经丽贵妃一提醒,皇上才稍稍压下了气,找来了太医询问。
只见太医满脸的虚汗,可见人有多么的害怕了。
“回皇上,公主一时心气郁结,所以割了腕,索性伤口不深,现在已无大碍。”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众人来到荣华内室,整个屋子都飘着淡淡的血气。
只见荣华,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叫人看着就心疼。
这几日可以看得出,荣华瘦了许多,
“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你说你做什么事情不好,怎么能这样想不开。”
最先扑过去的是丽贵妃,她这一哭,将荣华生生哭醒了来。
“丽娘娘,你怎么来了,父皇来了么?”荣华虚弱的抬起手,皇上立刻上前握住了荣华的手,坐在了她床边。
“父皇,女儿不孝,只是您将女儿软禁在这里,连个奴婢都敢欺辱女儿,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意思。女儿大不敬,早已经有了喜欢之人,不求父皇成全,只求能让女儿见一眼,女儿就去和亲。”
看着自己最为宠爱的公主如今虚弱成如此样子,说皇上心如刀割都不为过。
“好荣华,好荣华。我们不嫁了,父皇已经下令我们不去和亲了,你要嫁谁便嫁谁。”
“真的?”荣华激动的抬眼,抱住皇上痛哭流涕,一屋子的人,也跟着哭。
张梓晴现在才看出来,这出,也是荣华和丽贵妃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皇上在荣华这里留了半个时辰就和丽贵妃匆匆离开了。
只留下张梓晴陪着荣华。
“你说你,今天这苦肉计多凶险啊,万一出些什么时候,可怎么办?”
张梓晴一边喂着荣华吃血燕,一边数落着荣华。
美女的曖昧房
“小芳,你自幼没有在宫中待过,不懂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可怕,我若不是这样,怎么让她们知道,就算我不去和亲,也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
荣华长长的叹了口气,她也不愿意事情变成这样子,可是,她没有选择。
张梓晴有些心疼的抚了抚荣华绝美的面庞,两人相对无言。
直到傍晚,张梓晴才回了府,张嘉澍早已经端着饭碗等着她许久了。
玄霸九天
“还以为。你晚膳的时候便会回来,没想到你去了那么久,怎么样,我的办法好用吧!”
张嘉澍捧着碗,好不委屈。
张梓晴不看他坐下来舀了碗银耳莲子粥。进宫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可是将她饿坏了。
“你是怎么说服那王子,来提出那种无理取闹的要求啊。”
“你是说那个,小土豆啊,荣世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人也是自己蠢笨,我们说几句便自大轻狂,所以怪不得别人。”
张梓晴细细的喝着粥,这粥今日煲的程度正好。
“荣世子也参与了进来?”
“是啊,说道这事儿,荣世子早已经倾心公主许久了,听他说,是从公主没变漂亮时,就已经喜欢了。”
陸少盛寵:豪門童養媳 涼松
“嗯,这到是巧了,他们两个互相喜欢,也是不容易。”
张梓晴今儿吃了三碗粥。晚上的时候还吃了几个小包子,肚子圆儿的不行。
赵嬷嬷还取笑她,这到了年下了,夫人也该攒一攒分量。
“明儿就是除夕了,咱们就在这京城里度过一年了。”
张梓晴躺在张嘉澍的怀里,不知不觉,她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一年了。想起这一年之中发生种种,不禁心生感慨。
“是啊,小芳我想来年许你一次大婚。”张嘉澍紧紧的楼住张梓晴,两个人互相依偎着。
絕世巔鋒
“小芳,我娘和祖母过完年就回来京城,然后我会让他们见证我们大婚。”
“你娘和祖母都要过来?”见张梓晴有些迟疑,张嘉澍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顺你的心意了?”
“到也没什么,只是,你娘亲并不喜欢我,我担心,她会不会不喜欢我们成亲。”
张夫人一直不喜欢她,张梓晴是知道的,只不过之前碍于有虎子,也算是暂时被接受了只是张夫人也一直没有提让她嫁给张嘉澍的事情。
網遊之超級戒指 白馬沙利郎
“这件事情你放心吧,就算是我娘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也会想尽办法,肯定不让你受一丝委屈。我定然护着你。”
张嘉澍紧紧的搂着张梓晴,将脸埋在她的发间细细的嗅着她的香气。
以愛之名守護 沐弦樂
我的鬼帝姐姐你惹不起
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直不喜欢张梓晴。
两个人互相搂着,没过多久,张梓晴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因着今日是除夕,所以张梓晴早早的就起来了,接受府中的贺新年。
砂琉璃 _劉蘇_
因为管家操办得力府中人人都发了新衣,个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叫人看了心里开心。
各个庄子上庄主也都上京城交着一年一度的俸禄。
张梓晴很大方,一人赏了一把金瓜子。
“祝老爷,夫人,福寿绵长,福禄安康。”
接受了下人的贺新年以后,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一家四口了。
两个孩子穿着新制的衣服,嬷嬷还特意给他们的眉心都点上了,一个小红点。
看起来二人就像是福娃娃一样,可爱极了。
张梓晴一人赏赐了一个包金元宝,二人欢欢喜喜的拜了年。
临要走时,张梓晴却叫住了虎子。
“小亦,你先走,虎子在留下一会儿又陪一会儿娘亲好不好?”
张梓晴心里一直有一个疑影儿没有解决。如今是必然要问清楚了。
“虎子,娘亲问你,你上一次走丢,说是找一个以前的朋友,是什么朋友?”
本来张梓晴还没有想起来这一茬,直到那次在宫宴上面看见了李幼安。
张嘉澍提醒她,李幼安身上带的珍珠络子的粉珍珠是前些日子虎子向他讨要的。
本来以为都是这黄毛儿童有些事过去了便忘记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是一个情种。
“没什么朋友那日是儿子贪玩,所以回去的晚了,娘亲莫要在多问了。”
虎子眼神闪烁,飘忽不定,大概是第一次向娘亲说这样的慌,所以他自己也心虚的很。
“你当娘亲好糊弄是不是,你和娘亲说实话,你那日是不是去见了李幼安?”
第五播音室 郡主
这个名字从娘亲嘴里说出口,虎子明显一怔。
他始终知道是瞒不过娘亲的。
只好乖乖低头:“娘亲是我错了,我的的确确去见了幼安。”
虎子怕张梓晴生气,声音压的很低。
“你啊,你啊,长大了是不是,什么都不告诉娘亲了,你是真的不怕娘亲担心啊!”
张梓晴伸出去点了点虎子的小脑袋,虽说是气儿子没有告诉自己,倒是念在他还小,倒也没有发作。
“现在还不和娘亲从实说来,到底怎么回事?”
虎子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看着张梓晴。
“娘亲,你不是都知道呢。还问我!”
张梓晴将虎子搂在怀里,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一心的满足,如今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年代,不知不觉的拥有了这么多的东西。
过年的这几日,张嘉澍好不容易在家里偷个闲,却在第三日的就被皇上召回了宫。
张嘉澍进到殿内,只见魏丞相跪在下首。
“张爱卿你来的正是时候,吕相状告魏丞相陷害大将军一事。并且云爱卿之事,也与他有关。”
张嘉澍略微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位自己并未见过几次面儿的外公。
後宮之灼心蜜寵 晴有雲
“吕相,将你的证据拿上来吧!”
皇帝刚开口,只见吕丞相带着盐帮帮主走了上来,张嘉澍挑了挑眉,有些吃惊。
“皇上万福,不知张公子的伤可好全了?”
“好全了,多谢帮主关心。”
张嘉澍没有想到,这盐帮帮主竟然是如此重要的人物,目睹了大将军的死亡。
张嘉澍也带来了自己的认证,那个胡府的奴婢。这下算是坐实了胡丞相的罪了。
皇上龙颜大怒,直接将胡丞相处死,胡家抄家,女眷全部充为官奴。
很快,就又到了草长莺飞的时候,张老夫人和张老夫也浩浩荡荡进了京,如今进京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张老太太也直起了腰杆。
虽说张夫人对张嘉澍与张梓晴的婚事颇有微词,但是碍于张嘉澍的一再坚持,有看在可爱的小孙子的面子上,勉强点头同意了。
三月三是个好日子,一大早朱雀街上红绸纷飞,人人喜气洋洋,大红轿子缓缓从宫门而出,一路十里红妆,来到张府门前。
只见新郎官一身红袍,高头大马,一脸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很快两人拜了天地。张嘉澍把所有闹洞房的人通通都赶了出去。
只剩他与张梓晴二人。
盖头下,美人儿的脸若隐若现,轻轻一挑盖头落地,一张绝世容颜,落在张嘉澍的眼里。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