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x9t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武當 川西浪子-第四十七回 執法弟子讀書-8r65a

武當
小說推薦武當
来人正是武当无尘。无俗收到秦枫的求救信,将事情告诉了无尘,无尘掂量之下,亲自下山。他一路赶来,在镇子上一打听,听得秦枫等人在红花山庄,当即赶来。却在半路听得影无踪的话,心下一喜,便同样高声对答。
无尘听见影无踪的声音,料想唐天香必在近处,循着声音奔去。奔至红花山庄门口,见门口躺了十来条尸体,吃了一惊。飞身跃上院墙,见石桥倒塌,仔细一看,心道:“如此惊世骇俗的掌力,当真天下少有。”飞身上房,隐约见远处灯火通明,悄悄跃去。
億萬繼承者步步逼婚:你擒我不願 安筱喬
到得近处,见众弓孥手围住一间房屋,屋内人却是影无踪和秦枫。又见慕容贤抓了唐天香,正在出声恐吓影无踪,心道:“擒贼先擒王。”拂尘一扫,喝道:“武当无尘在此。”身子临空而下,一掌拍向慕容贤。慕容贤吃了一惊,左手握住唐天香手腕,右手迎向无尘。他虽听闻武当五老了得,但哪里听说一个叫做“无尘”的?待两掌相交,冷不丁的后退两步。无尘的左手尽力粘在自己右手之上,竟然甩不脱,惊道:“什么功夫?”寒冰掌力一催,两只手顿时布满寒冰。
星怒 屁屁陽
无尘冷笑一声,浑厚的武当纯阳内力疾吐,二人内力旗鼓相当,一个极寒,一个极阳。万物相生相克,火能化冰,无尘的阳劲自然能化掉慕容贤的寒冰掌。但见二人手上的寒冰慢慢地开始冒烟,渐渐的滴下水珠。慕容贤大惊,但他的掌力被无尘的太极吸力吸住,怎么也甩脱不了。
女董事長的貼身保鏢 蕭憶情
科技霸業 牛貝塔
影无踪瞧出便宜,哈哈大笑道:“无尘侄子好功夫。”摸出身上蚊须针,大笑毕,蚊须针已经激射而出,登时便到了十多名庄丁。秦枫道:“咱们往外冲。”长剑出鞘,当先冲了出去。影无踪身影一晃出门,喝道:“你们快放下武器,老伯伯我心情好,兴许能放你们一马。”众庄丁见慕容贤处于下风,蒋云又不见踪影,有些胆小的放下弓孥,受他们影响,只听“哐铛”声响成一片,众庄丁都丢下弓孥兵器。
千年戀:蛇精鬧都市 淑女妃
影无踪哈哈大笑,走到慕容贤身边,一把抓过唐天香,道:“ 徒儿,你是中了毒还是被点了穴?”唐天香见了影无踪,想起以前和李若文习武的情景,心下一酸,抱着影无踪痛哭。影无踪安慰道:“乖徒儿,有为师在,定教这个欺负了你的恶贼拿命偿还。”双目盯着慕容贤,哈哈笑道:“就你这糟老头子,比我还要老,如何就取亲?哼,无尘师侄,好好教训教训他。”
无尘和慕容贤比拼内力,渐渐占了上风,这时听影无踪说话,便答道:“影前辈,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只需让他以后不再做恶也就是了,杀他就算了吧。”慕容贤见无尘在此关头还能开口说话,如何不惊?掌上力道受心智影响,稍稍减弱,无尘抓住这机会,内力一吐,慕容贤后退数步,双手震得发颤,无尘大喝一声,上前抓住慕容贤手腕,用力一捏,他的手却是废了。慕容贤疼得尖叫,兀自不知悔改,右足踢向无尘,无尘左手伸出,在他腿上一引,慕容贤一个趔趄摔倒,无尘喝道:“如此歹毒,留你不得。”抓住他的脚踝,手上用劲,踝骨尽碎。
慕容贤疼得晕了过去,秦枫喝道:“师兄,杀了他。”人群中跑出一道黑影,道:“不能杀他。”众人看时,却是一个肥胖如山的女子,正是慕容贤的女儿。他奔至慕容贤的身边,道:“求求你们,不要杀我爹。”无尘合十道:“无量天尊。善恶之分,本在一念之间,慕容贤对外人再恶,终究对家人行善。瞧他女儿和他父女情深,实叫人钦佩。”向影无踪道:“影前辈,不如就放了他吧。”影无踪笑道:“你这人说话越来越像灵虚老儿,也罢,就放了他吧,反正他四肢俱碎,功夫是已经废了。”
築牢全面從嚴治黨的政治根基 《築牢全面從嚴治黨的政治根基》編寫組
拉着唐天香道:“徒儿,你中了什么毒?”不等唐天香说话,道:“不管是什么毒,我都凭我的内力给你化去。”无尘见秦枫无恙,道:“我们出去说。”众人出了山庄,无尘道:“秦枫,你可知错?”
众人刚还看无尘笑盈盈的,这时突然严厉,不禁一怔。无尘道:“掌门命你前来探明羽衣教的阴谋,你却半路上就惹了这么多事,差点害了唐姑娘,你说,你这罪还小吗?”秦枫想起这一路果然差点害了敬重的嫂子,背心一凉,双膝跪地,道:“弟子愿领责罚。”
无尘代表武当掌门行使武当门规,即是执法弟子。武当门规有言:“见执法弟子如见掌门。”是以秦枫跪下请罪。唐天香道:“大师兄,这件事我也有责任,你要罚就连我一起罚了吧。”说着也即跪下。影无踪道:“无尘,她毒素未清,不能受刑。要不,你打我试试?”无尘连忙躬身道:“晚辈不敢。”影无踪哼道:“谅你也不敢。”
无尘道:“但是,掌门的命令我们不能违背。还望影前辈见谅。”影无踪道:“既是如此,那我就替秦小子求情,责罚减半,如何?”无尘道:“前辈有命,晚辈哪敢不遵?”向秦枫道:“掌门本来罚你六十武当法棍,但是看在影前辈的份儿上,减轻一半,罚你三十。”唐天香道:“无尘师兄,让我替秦师弟领十五棍。”无尘支唔道:“这个……你毒素未清……”唐天香道:“不如先记着,日后我身体好了再受罚不迟。”无尘道:“如此也好。”心道:“你是二师弟的夫人,掌门又怎能罚你?也好,让秦师弟少挨罚。”
接过秦枫手中长剑,飞身上树砍下一根细木,道:“有罪弟子秦枫,为兄替掌门打你十五法棍,以示惩戒。”秦枫扣首道:“弟子愿受责罚。”无尘老实不客气的打了十五棍,道:“好了,现在听师父第二道旨意。”秦枫躬身听命,无尘道:“师父有言,命你带着唐天香速回武当,以免遭受羽衣教迫害。”影无踪道:“难道我不能保护我的徒儿?”向秦枫道:“你一个人回了就是。”无尘无法,只得答应。
众人一路慢慢走回市集,唐天香挽着影无踪,给他讲自己如何落江,如何被易辛所救,如何习武,又如何回归大陆,最后远赴敦煌。影无踪听完,哈哈笑道:“如果你相公还在,他使我的幻影剑法,你使易辛的剑法,你们夫妻俩打上一架,看看谁的剑法高强。”众人回了客栈,便商议去处。
影无踪道:“我老了,我徒弟自然跟着我一段时间,一来我可以授她些武艺,二来可以给我送终。”唐天香眼圈一红,道:“弟子要照顾师父到两百岁,师父哪会这么容易就不在了?”影无踪哈哈大笑。他漂泊一生,难得有两个徒弟,一个却那么早就夭折,这时便一心向着唐天香。
秦枫看向夏晴,道:“夏姑娘因我受伤,我该当送她回她师父那里。”唐天香看向拈花,道:“拈花,你我名为主仆,实际上你帮我太多,以后我们就平辈相处。”拈花大急,向唐天香跪下道:“我弟弟临终前曾言未报答小姐大恩,我们兄弟因为小姐才能重新做人。请小姐将我留在身边,照顾小姐。”影无踪道:“既然如此,你就跟着我们,等我老了,也该有个人照顾天香。”拈花大喜,道:“谢谢小姐,谢谢影前辈。”
众人商议既定,第二日就分道扬镳。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