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e4c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起點-第480章 精神病患者恐怖如斯看書-09qge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回忆脑海里见过的人。
他可以确定没有见过眼前这位急促拍门,神色有些不对劲的人。
“你是林凡对吧。”
林凡道:“我是林凡。”
半仙
随后就见对方将手里的包袱递给林凡,“这是王开让我交给你的。”
“王开?”林凡惊愣,如果不是对方提到这名字,他都快遗忘这曾经有过短暂交集的人了,“他为什么要让你将东西给我?”
“他已经死了,临死的时候叮嘱我,将他所有东西都转交给你,哦,他让我跟你说句话,好好修炼。”
对方说完这番话后,就转身想要离开。
“等等,请问他是怎么死的?”林凡问道。
“你知道也没用。”对方打量着林凡,见对方还是普通弟子,就想知道这些,就算让你知道又能如何,就凭借你这实力,连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林凡道:“我想知道。”
“哎,好吧,那就告诉你,杀王开的是天火宫少宫主叶钧,大师兄派遣我们给对方送战书,对方不爽,拿王开开刀,对这些大人物而言,我们只是可有可无的蝼蚁而已,行了,告诉你也没用,就算你修炼几百年,也绝对不是这些天骄的对手。”
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總裁耍無賴 落雪晶瑩
邪少掠愛成婚
屋内。
林凡将包袱放在桌上。
打开。
里面的东西不多,但都是王开这几年混在大师兄身边,得到的一些赏赐。
有丹药,有秘籍,也有一些对高手来说很寻常的兵器。
“王开……”
林凡对王开的感情并不深厚,算是普通朋友,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的普通朋友,被人打死后,竟然还不忘将自己的东西送给自己,还叮嘱自己好好修炼,说实话ꓹ 林凡真的有被感动,同时对他的死ꓹ 也是有些伤感。
天之戰記
许久后。
“我只想好好的看书,但你对我仁义,我不会不管ꓹ 我给你报仇吧。”
“天火宫少宫主叶钧。”
林凡出门,此次没有去借书ꓹ 而是打探消息,必须知道少宫主叶钧在哪里。
走着ꓹ 走着。
路过酒楼时。
听到里面有人在谈论这件事情。
白骨精修煉法則
林凡实力很强ꓹ 耳朵自然很灵敏,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提到一点点小动静,就能准确的捕捉到。
他进入酒楼,来到那些人周围,竖着耳朵听着。
“听说大师兄要跟天火宫少宫主叶钧比试,你们都知道吧。”
“略有所闻。”
“不太清楚。”
“这是真的ꓹ 给大师兄送信的人有三人,同时又位给大师兄传话的人直接被叶钧给打死了。”
“啊?这么狠辣?”
“是啊ꓹ 太倒霉了。”
……
听着他们说的话ꓹ 得到最重要的消息。
七日之后!
荒古平原。
林凡悄无声息的离开酒楼ꓹ 对他而言ꓹ 别的都已经不重要,找到他ꓹ 打死他就好ꓹ 王开为人不错ꓹ 送个信就被你打死,怎么能这样滥杀无辜。
蛇蠍毒妃:王爺,放松點!
……
某处宫殿。
“大师兄ꓹ 王开之死就这么算了吗?”
盘膝而坐的青年缓缓睁开眼睛,顿时绽放两道精光,缓缓道:“七日后,镇压叶钧,便是为他报仇。”
跟随大师兄的这些弟子,颇为无奈。
他们身份低微,自然没有话语权,他们的生死是没有人在意的,就比如王开一样,他就是给大师兄传话给叶钧,就因为大师兄要传的话过于霸道,导致叶钧不爽,出手斩杀王开。
这道理找谁要去?
如果王开知道会是这样,绝对不会传话,尼玛,没有王法,没有天理,又不是我说的,就被这样爆锤,说出去都没人相信的。
只是在这样的世界里。
跑腿就是类似炮灰,炮灰的死,唯一作用就是让真正的大佬稍微生气点。
也许对大佬而言,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连我的人都敢杀,看我到时不让你跪地求饶。
当然。
他们之间的大战,绝对不会有生死之分。
毕竟都有天大的来历。
一旦有人死亡,不管胜者是谁,都会颇有麻烦。
……
林凡离开乾元宗后,就根据脑海里的记忆,一直朝着荒古平原走去,速度不快不慢,翻山越岭都只是一跃而起,轻松简单,毫无问题。
次日!
他便已经到达荒古平原。
这里的确荒凉,一望无际都是平原,没有山川,没有河流,到处都是黄土席卷,许多地面都掩埋着尸骨,看尸骨的模样,都已经死了很久,最终跟这地方合埋着,永远都留在了这里。
林凡盘坐在一块岩石上。
静静的等待着。
不知多久。
一道飞禽叫声响彻天地。
远方,一只三头类似凤凰般的异兽发现林凡渺小的身影,凶戾的眼神里爆发着光芒,俯冲而下,坠落的过程中,双翅拍打着,席卷起阵阵灰尘,仿佛风暴来临似的。
“人类,你是在等待被我吞掉吗?”
林凡道:“这没有你的事情,你走吧,我不想伤害你。”
他是来等待叶钧的,别的生物出现,并不是他的目标,所以好言相劝,希望对方早点离开,不要在这类停留。
“哈哈,伤害我?”
林凡抬头,淡然的望着对方,顿时,浑身气息突变,刚刚是晴天,而如今就是晴天转阴,从连绵细雨到狂风暴雨的转变。
刹那间。
周围的空间仿佛粘稠的很。
异兽感觉浑身难以动弹,就跟深陷在泥浆里,想动却又动不了,这种感觉很可怕,就跟遇到某种难以对抗的强者似的。
“告辞,告辞,告辞啊……”
异兽尖叫着,那种怪异的感觉消散,他直接展翅高飞,慌乱不堪的朝着远方遁去。
“打搅了。”
林凡漠然的看了一眼远去的异兽,依旧静静等待着,他的内心很平静,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波动,等解决这件事情,还需要回去继续看书。
只是今后又多了件事情。
就是需要给王开扫墓,每年祭拜。
他是感恩的人,谁对他好,都会铭记在心。
第六日!
太阳初升。
远方的天边燃烧着炙热的火焰,好像是异景,但仔细一看,却是一团火光出现,横渡虚空,更是在太阳初升时出现,仿佛是在跟太阳相比谁更加的耀眼似的。
叶钧提前到来。
不是布置某种手段,而是在此地静心,将状态调整到最佳时刻,想他身为天火宫少宫主,地位崇高,在修行界更是青年才俊中的佼佼者,就算一些老一辈家伙都未必能够跟自己抗衡。
陆地神仙境看似好像距离巅峰还很遥远。
可是修炼到这等境界,需要付出的努力跟代价,可不是随意就能想象的。
此时。
叶钧踏着虚空而来,金色宝衣护身,长发披肩,眉宇间更是凝聚着一种傲然之气,目光锁定盘坐在岩石上的林凡,清冷道:
“你是什么人?”
林凡询问道:“你是天火宫少宫主叶钧吗?”
“哼,没错,既然知道我,还敢在这里撒野不成?”叶钧皱眉,低眉看着林凡,颇为疑惑,秦夜寻他比试,怎么会有如此不知死活的东西出现在这里。
死神手劄 我是唐僧我不騎白馬
“是就对了,我怕我杀错。”林凡起身,直视叶钧道:“你先出手吧,我怕你死的不甘心,用你最强的一招来打我,否则我会一招结束你。”
“此次之战,不是切磋,而是为朋友之死复仇,不分胜负,只分生死。”
“请!”
叶钧被林凡说的这番话给弄惊呆了,表情都显得有些呆滞,随后大笑道:“哈哈哈,可笑,实在是可笑的很,你竟然说要杀我,你这里是不是有问题啊。”
他指着脑袋,示意林凡的脑袋有问题。
仿佛是听到全天下最大的笑话似的。
林凡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叶钧,表情很严肃,没有任何嬉笑,他不是一位喜欢取别人性命的人,但王开对他很是不错,此恩情必还。
“好,既然找死,我成全你。”
叶钧咆哮一声,身体化作一道金光穿透天地间,转眼间出现在林凡面前,一掌拍向林凡的胸膛,掌心落下,金光绽放,方圆震动,耀眼的金光遮盖视线,就连太阳的光芒都难以跟他想抗衡。
只是很快。
叶钧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紧接着,他耳边传来声音。
“一招结束。”
“很弱。”
片刻间。
林凡抓住叶钧的手腕,一拳轰向他的胸膛,猛的用力,直接将他朝着地面轰去。
轰隆!
恐怖得力量爆发出来。
方圆百里地动山摇,地面浮现裂纹,白色气芒从地底猛的上涌,穿过裂缝,直冲天际,一切光芒烟消云散,仅有这白芒遮盖天地。
没过多久后。
林凡缓缓起身,转身离开,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而此时的叶钧除了脑袋完好无损外,身体已经彻底扭曲,甚至崩裂,鲜血溅射在四周,缓缓流动着,那完好无损的脑袋,双眼瞪的滚圆,到死都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件宝甲,强横无比,可是就算有宝甲护体,依旧难以抵挡林凡杀伐一拳。
许久后。
一阵风吹来,卷起漫天黄沙,可是这里已经没有傲气霸道的叶钧,仅有一堆烂泥出现在此地。
衍生世界的黑手
一代年轻天骄,终究还是被一位精神病患者打死。
可悲!
可泣!
可叹!
也算他自己欠揍,非得杀传话的人干什么。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