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jsd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是半妖》-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想什麼呢鑒賞-fwkl8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地面间,剑火犹未停止,一路斜延,深裂至冰海之中,长海紧随冰裂,剑气何其恐怖。
陵天苏立在冰海之畔,怀中打横抱着少女小绾,目光漠然地看着林间的欣长身影。
江南春 妹姒
原本身上所裹的王袍自空中飘然落下,委于天净绾的鞋尖前。
她亦是目光冷淡地看着他,正准确的是,看着他怀中那名浑身赤裸的少女。
少女有着与她相同的容颜眉眼,方才她欺压在他的身上,用那张脸亲吻她的猎物,她所厌恶的神明。
唇上还留有热辣的余温。
她心中怒火翻涌,却也疑惑。
不知为何,会在方才,竟同着舍弃的分魂之身,同享感官。
更让人灼心愤怒的是,此刻陵天苏落在她肩膀与臀部间的手掌体温,也无不清晰地传达到了她的身体之上。
避过杀劫的少女小绾满眼小星星地看着他的侧颜,要死地来了一句:“主人的手,好温暖哦。”
天净绾维序万年未崩的灵台,在这时竟是涣散了一下,眼神愈发冰冷刺寒。
见天净绾目光死死地落在小绾的身上,陵天苏不动声色地蹙了蹙眉,托着她肩膀的右手打了一个响指,这片空间中的光芒瞬间化出无数细碎的银白光沙,光沙聚拢成一个宽大的银袍衣衫,缓缓飘落覆在少女的身体间。
他眉眼冷淡地睨着天净绾,淡淡道:“看什么?”
他皱眉不喜的动作被天净绾尽收于眼底。
袖子中的拳头紧了紧。
她觉得十分可笑。
那是她的身体,如今多看两眼竟然还轮到他来不喜嫌弃。
胭脂扣
天净绾轻笑一声,可眼底没有丝毫笑意,目光看起来就像是两片血色的深渊,酿着不可窥视的杀意。
浅笑嫣然,一如往昔:“把她交给我,今日我便放你离开。”
听到这句话,小绾这才看向了那名不知从何方行来的女子,清澈的目光落至她的脸上。
陵天苏明显感觉道怀中人身体蓦然一僵,带着深深的恐惧之意开始微微颤抖,本就极低的体温,这一刻更是冷得像冰。
她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净绾目光讥讽玩弄,又透着一股弑杀的无情森冷:“如此废物留在身边又有何用?”
陵天苏道:“若是废物,又何必劳烦修罗王亲临讨要?”
天净绾目光流转,看着他忽然一笑:“帝子殿下这是对我动情了不成?”
陵天苏眸色一沉,却是不恼,也跟着冷淡笑了起来:“你过来让我砍一剑,便知道了。”
“真凶啊。”天净绾笑意浅浅,眸内冷波荡漾,谪颜妖媚,端得是一副可人乖巧的模样,她步步行来,身上的白衣无风自舞,鞋面将那尊贵的王袍践踏而过,当即而焚炎猎猎。
都市全能系
似是再用行动证明着,他所碰过的东西,即便再尊贵,她也不要。
当然,也包括他怀中的那个人。
“分明,方才她亲你的时候,你没有推开,不是吗?”天净绾音色暖极,却带着几分莫名的凉意。
纤纤五指间,正转动着一根细长的神柱,她带着虚伪的客套与尊敬,听入耳中,却是讽意十足。
“帝子殿下看起来面色不佳,不如早些回神宫之中修养,如若不然,一不小心陨在了这长海之滨,岂不是辜负了您万年所受的轮回之苦?”
乒乓小旋風
万草枯荣而灭,冰封长海不复。
在她步步而来间,指间翻转把玩的神柱之上,符文一颗颗地被尽数点亮。
长空不见,大地不见。
唯见万里绝空的荒凉战场死域,虚空之中无数把鲜红长剑巍然以对,每一把长剑,都富有古岳山川般的沉沉威压与绝杀之势。
气场道境,瞬息万变。
这一刻,这片的空间领域已经完全成为天净绾的脚下臣土。
天净绾身后一柄鲜血长剑破空利啸而出,化作一道血色闪电,朝着小绾劈崩而去。
陵天苏将小绾单手揽抱,漠然抬手相接,便将那疾驰而来的血色长剑稳稳地握在了掌心之中。
长剑嗡颤,如山岳撼动的隆隆之音,虽被他一手控住,但亦有鲜血从他指间蜿蜒流出。
小绾眼眸一僵,几滴鲜血落在她白皙的脸颊上,瞳孔微张之间,那双单纯澄澈的眸子闪过一分戾意。
戾意虽然稚嫩微浅,却是掩去了原有的愤怒。
异体同心。
天净绾似是感觉到了什么,面上划过一丝诧异,目光低敛而轻笑,笑意薄寒:“真令人意外,身为心底最无能懦弱的一体分魂人格,竟然还能够起这般戾气之心?”
小绾扭过头来,面颊染血,为她平添了几分野兽的凶性:“你个贱人敢伤我主人?”
鐵腳前衛
贱人天净绾:“???”
被顶着同样一张的脸,这般仇视威胁。
心情当真是一言难尽啊。
天净绾一撩肩后长发,笑容冰冷又迷人:“我便是伤了,你这小家伙又能耐我何?”
小绾一阵沉默。
天净绾继续向前缓步走着,只是身后的无数长剑静止一般再未有所动作。
“你这是在对谁露出你那对小凶牙,孱弱如你,除了能够像一个宠物般在男人怀中取乐求全,还能做些什么?昨日的确是我大意,竟然让你从地狱中爬了回来,可这并不代表,在这个尘世,就会有你的一席之位?”
陵天苏随手扔了那把鲜血长剑,目光垂沉地看着她。
小绾抿了抿唇,仍旧没有说话。
天净绾轻呵一声,目光将她锁定,如看即将落入猎网中的幼蛇:“看你这副模样,当以是知晓谁将你遗弃,又为何要遗弃。”她眉毛舒展着,狭长的双瞳紧迷成锋冷的细线:“在这个世上,天净绾有一个就够了。”
少女眉头紧锁,目光挣扎纠结了许久,在天净绾玩味儿的目光下,她认真说道:“你当你的天净绾就好了啊,没人跟你抢,我叫小绾,重来就没想过要活成你这副模样。”
说着,双臂紧紧抱住陵天苏,裸在白袍外头的两只细嫩小腿愉悦的晃动着,神情很是得意:“我有主人抱,你没有,小绾这个名字,还是主人赐给我的呢。”
那嘚瑟的模样,当真是好大的出息。
天净绾面上的笑容彻底绷不住了,目光中盛着盛烈的怒火,冷笑道:“原来我还有如此喜于苟且的一面,斩了你,当真是我这一生最正确的决定。”
她缓缓抬起手掌,掌心涌出一团不祥的青紫火焰,声音低沉如死亡的召歌:“废物就应该待在废物该去的地方。”
“这般无视我,真的好吗?”陵天苏缓缓说道,目光平静不带丝毫杀意。
光是帝子之名,就足以让万世忌惮。
饶是狂傲如天净绾,也是不由动作一顿,她却是笑道:“帝子如今自身都难保了,还有闲工夫来护她人,若我没有观测错误的话,你的神骨未能寻回,是以神器三叉戟重淬的骨神之躯,可以你这半妖之体,却是难承那神器锋芒。
真是奇怪,分明不过是天阶功法的昊天心经,何以能够为你炼创出这般纯净古老的金神血脉,我可记得那时九神血脉之一。你凭借体内的这道金血之力,从而稳压那三叉戟的力量,让戟骨得以正身。
修真炮灰逆典 期度
大聖傳 說夢者
啧啧啧……这般残忍的成神之法,天上地下,也唯有帝子殿下能够这般作为了,三叉戟融炼入体,固然有着夺天屠龙之力,却也要时时刻刻忍受那戟锋之寒的苦楚与折磨,如今为了给我重拾手臂,居然不息耗费这一身极为珍贵的金血,实在是让人感动不已呢。”
“为了给你重拾手臂?”陵天苏轻笑一声,故作意外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承认这个小家伙是你身体里的一部分呢。”
天净绾微笑道:“纵然是被遗弃,但她若不死,自然永远都是天净绾。”
她的意思极为明确。
即便是我自己割舍不要的废物,也轮不到你来收她为奴。
“不巧。”陵天苏淡淡道:“万年前养了一只龙做宠物,只可惜这龙甚是不乖,一不小心成了我的媳妇儿,如今媳妇儿有了正缺一只宠物,我瞧着这小青蛇就挺不错,你想杀她,怕是有些难。”
天净绾娇笑出声:“如今你连自己体内的三叉戟都压制不得,今日你当真觉得与本座还有一战之力,若你召出三叉戟,最先承受不住的那个人,只会是你吧?”
陵天苏静静地看着她。
紈絝女賬房
小绾有些紧张,又有些愧疚,下意识地抱紧了他。
若不是主人为她长手,就不会受伤打不过这个恶毒的老女人了!
天净绾掌心火焰猛然大涨,足足爆出十丈高,看着着实骇人,杀意深浓。
她笑容温和如玉,浅浅动听:“帝子殿下若是能够乖一些,听话一些,本尊就不给你苦头吃好了,不要妄想用双生咒来威胁我,已经无用了哦。”
“是吗?”陵天苏仰目一笑,笑容却是有些诡异:“若你当真势在必得,能够轻易杀我,为何迟迟还不动手,且还说了这么多废话,弑神命格,若是此刻你当真能杀了我,会在意我的帝子身份?想必会第一时间露出毒牙,咬碎我的脖颈,吞噬我的魂灵,再将三叉戟占为己有。”
陵天苏微扬下巴,笑意愈浓:“可是你这般忌惮模样又是为何呢?你还担心害怕什么呢?天净绾姑娘~”
(兄弟萌,大群是两千人群,已经满了鸭,进不来了,想进群的可以进2群:963701801,北北也在里头潜伏鸭~)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