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eiz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家有美妻好種田 ptt-第十章小叫花子讀書-vkaca

家有美妻好種田
小說推薦家有美妻好種田
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假鳳成凰之庶女攻略 懶妝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霸愛之心機嫡女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逍遙壞少都市縱橫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京城最後一個頑主 劉爭爭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春閨玉堂 莫風流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狼女也腹黑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肚里饥饿似乎已舒服得多。
他还想要再去拿了个饼子来吃,却被一直大手抓住手腕,让他前不能走,后又不能退缩。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但听得东边劈劈拍拍,西边咿咿呀呀,不是上排门,便是关门,过不多时,街上再无人影,亦无半点声息。
那小丐见哭无痕的的尸身兀自横卧在地,没人理睬,心下有些害怕,轻轻嚼了几口,将一小块烧饼咽下,正待再咬,忽见哭无痕的尸身一动。那小乞丐大吃一惊,揉了揉眼睛,却见那死尸慢慢坐了起来。小叫花子吓得呆了,心中怦怦乱跳,但见那死尸双腿一挺,竟然站起身来。答答两声轻响,那小乞丐牙齿相击。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群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一丢。
小乞眼见那死尸一步步移近墙角,惊骇之下,只想拔腿奔逃,可是全身吓得软了。一双脚哪里提得起来?那死尸行动迟缓,撕破这二十来个烧饼,足足花了一炷香时光。他在地下再也摸不到烧饼,缓缓转头,似在四处找寻。小乞丐转过头来,不敢瞧他,突然间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已黑沉沉地难以见物,众汉子点起火把,将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拆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闹了半天,天已渐渐有些蒙蒙亮,陆菲菲在离去之时却留了一手,点起火把,将打斗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清理干净,缺不曾料到会把一边的一家烧饼店墙壁、灶头也都烧毁烂了。呛啷一声响,一只瓦缸摔入了街心,跌成碎片,缸中面粉四散得满地都是。
暮霭苍茫中,一只污秽的小手从街角边偷偷伸了过来,抓起水沟旁那烧饼,缓慢缩手。
那是个约莫十五六岁岁的小叫花子。他已经饿了一整天,有气没力的坐在墙角边。
那被陆菲菲不小心遗落下的的烧饼,掷在水沟之旁,小乞丐丐的一双黑白眼睛便始终没离开过这个烧饼。他早想去拿来吃了,但见到街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三个汉子和一个漂亮姐姐斗得凶恶,却给吓得丝毫不敢动弹。
那杂货铺伙计的死尸便躺在烧饼之旁。后来,那家烧饼店老板一家一十八口也都被熊熊烈火燃烧成灰烬,只留余两具尸首没被燃烧殆尽,也躺在烧饼不远的地方。
直到陆菲菲走了足足两个时辰了,火把的亮光照不到水沟边边,那小乞丐终于鼓起了勇气,抓起了地上沾了灰尘的烧饼。
他饥火中烧,倒也还顾不得饼上沾了臭水烂泥,轻轻咬了一口,含在口里,却不敢咀嚼,生恐咀嚼的微声给那些手执刀剑的恶人们听见了。口中衔着一块烧饼,虽未吞咽下。
胡哨声连作,跟着马蹄声响起,幽冥教徒同伙伙一批批出了赶到现场,又搜寻一遍却不见莫三斗、仰天笑、哭无痕、三人,适才见得这家面店着火,特回转来到此地找寻。
‘“仔细搜查,却莫贻误了角落旮瘩,是要找到三位师叔伯。”’说话的那是一个带着一顶竹子斗笠把她压的低低的。还在脸上系了一块纱巾,是个中年少妇。很显然,她是这一伙教徒带头之人。
两名盗伙从鹅卵石堆上抬起那仰天笑的尸身,横放马鞍之上,片刻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直等马蹄声全然消逝,南城上才有些轻微人声。但镇人怕群盗去而复回,谁也不敢大声说话。棺材铺铺掌柜和另一个伙计抬了烧饼店的两名尸体尸身入店,急忙上了门板,再也不敢出来。

死尸回过头来,幸好那小乞丐缩在墙角之后,死尸见他不到。这时冷月斜照,小乞丐却瞧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死尸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两根钢钩兀自插在他的腹中,小叫花子死命咬住牙齿,不使发出声响。
只见那死尸弯下双腿,伸手在地下摸索,摸到一个烧饼,捏了一捏,双手撕开,随即抛下,又摸到一个烧饼,撕开来却又抛去。小丐只吓得一颗心几乎要从口腔中跳将出来,只见那死尸不住在地下摸索,摸到任何杂物,都不理会,一摸到烧饼,便撕开抛去,一面摸,一面走近水沟。那伙强盗搜索烧饼铺时,将木板上二十来个烧饼都扫在地下,这时那死尸拾起来一个个撕开,却又不吃,撕成两半,便往地下丢。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