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oea精华都市言情 腹黑太子極品妃討論-第87章 倒黴催的分享-f8tox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
随着苏洛的声音落下,陆家主眼皮直跳,想到了被劈死的陈国公世子。
别看他们来的时间短,对苏洛的调查一点都不少,可以说苏洛出现在燕京城发生的每件事情都在情报上。
陆家主忍不住抬头看天,就看到原本晴朗的天空出现一片乌云,乌云的背后像是有一双拒手在推着它前进。
不大功夫乌云出现在陆家主头顶,看的陆家主眼皮跳的更快,下意识的移动身体,然而他的反应再快,也没有天雷快。
球在腳下
只听到平地一声惊雷响,那条水腕粗的天雷带着轰鸣声劈向陆家主。
其他人看的眉心直跳,忍不住后退数米,与苏洛拉开距离,这个克星太邪乎了。
啊!陆家主的惨叫在轰鸣中响起,众人举目望去,就看到原本风度飘飘,举止优雅的陆家主变成了黑炭。
头发被劈成了鸡窝,衣服块块碎落,黑一块白一块,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像是还没回神似的。
噗,喷血的声音响起,陆家主的身体晃了两下,栽倒在地上,已然被劈成中伤。
陆家弟子嚎叫着冲上前查看,看着自家家主的惨样,看向 苏洛的眼睛如同涂毒,真是恨极了。
苏洛耸耸肩,十分无辜的说道:“看吧,你们家主在污蔑我。”
陆家弟子:……
有句MMB的不知当讲不当讲,现在是讲污蔑吗?他们家主都快死了,还谈什么污蔑啊。
其中有个弟子大叫道:“兄弟们,杀了她,杀了那个妖女。”
最后一个字拖了小长声,结果因为气息不够直接嚎晕过去,原本抓、住武器想要冲上前行凶的陆家弟子傻眼。
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苏洛太邪性了,这是说不得骂不得啊,怎么滴,只是喊个口号就能要人命呢。
冲吗?一个弟子用眼神寻问。
帶著媽咪闖豪門
冲吗?那个弟子反问,然后两人齐齐翻白眼。
最后大家把目光投了长老身上,家主晕了,长老你发话吧,咱们要不要冲?
陆家长老心里跟哔了狗似的,冲个毛线啊,没看到家主吐血,喊个号子都能晕倒。
这要是真的冲上去,还有命活吗?
罢了,这里打灵石矿主意的又不止陆家一家,多的是人想动手,他们还是移步垫后吧,由着其他六方势力折腾。
蜜愛入骨:老公撩妻無下限
想到这儿,陆家长老嚎叫着抱起陆家主,丢下漂亮的场面话,快步离开。
整个过程苏洛都是一脸懵,苏洛已经做好战斗准备,没想到陆家人这么好说话,与消息不符啊。
萌娃來襲
眨眨眼睛,苏洛撇撇嘴冲玉儿说道:“名不符实,胆小鬼一枚。”
“小姐,他们是七方势力联合。”玉儿点了一句,后面的不再继续,玉儿相信小姐肯定能听懂。
七家联合,听着很牛逼,其实是心不齐,哪家都不想当出头鸟,打是不打不起来滴。
七君役 完顏止
随着陆家退去,姜家主铁青着脸转身就走,心里挺庆幸的,还好有陆家的倒霉蛋冲在前面,要不然丢脸的就是他。
古代穿越日常
其他势力一看姜家陆家退下,他们也不说了,这个克星 太邪乎,在没找到解决办法之前,还是不要正面冲突了。
待到七方势力都退下,苏洛张嘴打了一个哈欠,小声道:“也不知道老爷子有没有去找长宁侯聊天。”
可怜的长宁侯这会正躺在床、上接受郎中的治疗,原本应该请太医滴,只是派人去太医院请了两次,太医太忙,没来。
两次都没请到太医,再请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拿脸往地上丢呢。
没办法,长宁侯只的让人请个郎中过来,请的还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回春堂的郎中流云。
不得不说长宁侯真的挺倒霉的,请谁不好请流云,这位可是苏洛一手教出来的。
本来放在燕京是为了赚点小钱钱,给人镶个牙什么的,没想到长宁侯镶了一次牙就跟流云对上眼了。
这会趴在床、上疼的死去活来,还得说着感谢的话,你说气人不?
刘二伺候在床边,看着长宁侯的贱样嘴角直抽抽,这位爷真的眼瞎的厉害,没的救了。
“云郎中,待会劳烦你再去给二老爷看看。”刘二找个机会插话道。
盛世溺寵:緋聞老公求放過
“对对,给老二也看看,他今天为了帮我报仇,伤的不轻。”长宁侯赶紧接话,想到了帮他挡刀的苏老二。
都说上阵父子兵,这话一点都没错,还得数老二跟自己最亲近,刀子都能挡,这情长宁侯表示我记下了。
流云嗯了一声,眼神扫过刘二,却见刘二嘴角直抽抽。
“小人待会就去看看二老爷,侯爷且放心,你这伤不致命,就是毒有点难办。”流云道,狐狸眼半眯着,眸中精光闪闪。
“毒?能解吗?”长宁侯的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小心脏怦怦的跳,老害怕了。
鎮魔 南天老人
“能解,只是麻烦点而已。”流云轻笑一声,继续解释道:“想解毒需要千年人参作引,这价格可不便宜。”
“多,多少钱?”一听到钱长宁侯的心一哆嗦,穷啊,没有底气啊。
“不多,只需要八百两即可。”流云说到这儿剑眉微扬,默默捅了一刀,“还没一颗牙贵呢。”
这话说的,长宁侯忍不住添了一下自己的大金牙,这颗牙值一千两银子呢,确实不贵,问题是他现在没钱啊。
别说一千两,就是一百两都拿不出来,赵千芯把长宁侯府都搬空了,长宁侯的日子过的那叫一个一穷二白。
想到这笔药费,长宁侯认真思考后说道:“老二那里伤的不算重,你还是直接出府吧。”
啥?流云眨眨眼睛,不是说二老爷才替长宁侯挡刀吗?这么快兄弟情就跑回娘胎了?回的真随意。
我真的開外掛 我要吃馬鈴薯
“喏。”流云应了一声,脸上笑容依旧,很快结束 掉手上的活计,提笔写了一个方子说道:“派个人跟我去抓药吧。”
刘二应了一声,请流云到旁边开方子,这才看着长宁侯小声问道:
“侯爷,真的不派郎中去看看吗?传出去会不会引起二老爷对您的不满?”
“有什么不满的,他要真的很严重,不会自己请郎中吗?”长宁侯翻个白眼,心里自有成算。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