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1gy精华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五十一章 徐娘半老分享-c0v4x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若他所料不假,那知府绯袍之人,便是凌退思了。
凌退思在江陵当官就是为了那笔连城宝藏。
在得知女儿凌霜华和丁典相爱之后,为了宝藏,在凌霜华和丁典相约之地下了剧毒金波旬花。
三國小駙馬 墨柱
本身丁典就不是个爱财之人,如果凌退思想要连城宝藏,只需上丁典说上一声,丁典便会立即拱手奉上。
可惜凌退思这种人,于功名利禄、金银财宝看得极重,以己度人,以为天下人都如他一般的重财轻义……
“这丁典和凌霜华的爱情故事,似乎的确很感人,可是跟你要去找丁典有什么关系?”无情问道:“难道你也想去找传闻中的梁元帝宝藏?”
“我要找梁武帝宝藏,又何须去找丁典?”墨非微微一笑,说道:“我自己就知道这个梁元帝宝藏究竟藏在哪里。”
“哪里?”无情好奇道。
“天宁寺。”墨非道:“在天宁寺的大殿上,有一尊大佛,重逾几万斤,全是由黄金铸造,而在其大佛肚腹之中,更是藏有无数金银珠宝。”
无情点了点头,说道:“那你找丁典所谓何事?”
“当然是为了你啊!”墨非牵着无情的手,温柔道:“连城宝藏我可以不放在眼里,可是丁典手中的《神照经》却是一门不可多得的武学,威力什么的倒在其次,但是其拥有神妙的疗伤效用,即便是死人也能够救回来,刚好可以彻底治好你的双腿。”
这些时日以来,墨非都在靠着真气与医术,治疗、温养无情的腿,所以无情现在差不多可以抛弃脚架,自由行走了,但走得不是很顺畅,腿上功夫什么的,更是不用想了。
嗯,俗话说得好,斗米恩、升米仇,虽放在这里不太贴切,不过墨非觉得治疗无情的腿ꓹ 当然不能一蹴而就,不然他绝对会少解锁很多知识的……
墨非和无情进入了江陵的知府大牢里面。
既然是大牢ꓹ 自然称不上什么干净,空气之中都散发着一股怪味。
只是墨非眼眸蓝芒一闪之后,三尺之内ꓹ 便再无异常气味。
牢房里面关系有些暗淡,但这并不妨碍墨非带着无情ꓹ 径直便朝着丁典所在而去。
狄云坐在监牢里,双目无神ꓹ 身上伤痕累累ꓹ 身为武者要害的琵琶骨更是被穿,他大小苦修的一身武功,算是废了。
“我真是天底下第一号倒霉蛋了。”狄云道。
不过短短几日的功夫,他就由一个过着平凡而快乐日子的乡下小子,变成了如今的囚徒。
更可悲的是,他根本就是被陷害的,他根本没有碰万震山老爷子的小妾ꓹ 他们凭什么这么污蔑他?
良久之后,他偏头去看了看监牢里面的另外一个倒霉蛋。
这人比他更倒霉ꓹ 被架了出去ꓹ 毒打了一顿ꓹ 然后才给又送了回来。
只见他脸上、臂上、腿上都是酷遭鞭打的血痕。
狄云终究是个善良之人ꓹ 见了这等惨状,不由得心有不忍ꓹ 便从水钵中倒了些水ꓹ 准备喂另一个倒霉蛋喝水。
谁知道狄云靠近之后ꓹ 那人突然举起铁铐猛力往他头上砸落。
那囚徒一边对着狄云拳打脚踢,一边狂笑道:“你这苦肉计如何瞒得过我?劝你乘早别来打我的主意。”
“你神经病啊?我好心喂你喝水ꓹ 你凭什么打我?”狄云吃痛不住,惊叫道。
淪為校草的甜心女友 化成水的冰
那囚徒一跃而前,左足踏住狄云背心,右足在他身上重重踢了几脚,喝道:“我看你这小贼年纪还轻,作恶不多,不过是受人指使,否则我不一脚踢死你才怪。”
丁典终究自诩侠义中人,自然不可能直接对一个倒霉年级人下毒手,可惜即使是些皮肉之苦,也快让狄云受不了了。
“其实你真的误会他了,他可不是凌退思派遣来套你话的人。”
日耀全面戰爭 更浩瀚的海洋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丁典不由得一愣,抬头看起,在监牢之外,多出来两个恍若神仙中人的男女。
顷刻间,丁典的面色就变得无比凝重。
因为他的《神照经》已然大成,自诩已经进入天下绝世高手的序列,可是他竟然没有听到来的这两人的脚步声……
细思极恐!
“你们是谁?”丁典警惕的问道。
貴女 油燈
墨非瞧了瞧丁典的模样,满脸虬髯,头法长长的直垂至颈,衣衫破烂不堪,简直如同荒山中的野人,琵琶骨中穿着两条粗大的铁链。
身上更是遍体鳞伤。
絕世神醫 斷箭
“啧啧。”墨非摇了摇头。
丁典被凌退思以金波旬花给毒倒之后,凌退思便将丁典关押在了知府大牢里面,对丁典严刑拷打,逼他交出梁元帝藏宝图。
但是丁典不从,于是凌退思每月十五都会将丁典痛打一顿。
清都紫薇
期间凌霜华恳求凌退思放过丁典,但无果,为阻止凌退思杀死丁典,她发毒誓不再看到丁典。
凌退思要将她嫁给他人,她用刀自毁面容,这样就没有人敢娶她。
丁典苦心钻研神照经后,有盖世武功,本可轻易逃走,但却甘愿在牢中受苦,只为每天看到凌霜华的菊花。
超神調節器 藍貝
对于丁典这种人,墨非只想说——傻逼。
你特么武功都快天下无敌了,却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凄惨死去,简直废物至极。
但凡稍微有一点智商,也不会被凌退思玩成这副德行!
再者说,丁典的爱情故事,听上去他是个痴情人,但其实是痴线。
随随便便就被爱情冲昏头而不顾道义,他跟狄云讲,如果凌霜华要神照经和连城诀,他肯定痛痛快快的奉上,须知这连城诀和神照经可是梅念笙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落入歹人之手的……
凌退思算是好人吗?一个黑道大龙头好吧?你丁典就是这样遵循梅念笙老爷子的遗嘱的?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是那傻小子快要被你给弄死了。”墨非笑着指了指被丁典踩在脚下的狄云,说道。
“哼,他想死,还没那么容易。”丁典话是这么说着,却收回了脚:“你凭什么说他不是凌退思的人?”
“因为他是戚长发的徒弟啊!”墨非道。
“戚长发?”丁典瞪大了一颗牛眼:“你说他是戚长发的弟子?”
異界控魔師 藍雪心
“你怎么知道我师父的?”狄云问道。
“好一个小畜生,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原来是戚长发那个老畜生的弟子!”丁典顿时暴起,对着狄云再是一顿毒打。
因为当初就是戚长发三个弟子,偷袭梅念笙,方才导致了那位老先生的惨死。
“不过戚长发这个人心性凉薄,即使对自己的弟子和女儿,也自始至终也没什么真情流露,所以他就是一个未婚妻被万震山的儿子万圭看上了,方才诬陷他进入监牢的倒霉蛋。”
墨非不急不缓的说道:“凌退思千方百计的想套出你胸中秘密不假,可是若是派遣亲信来欺骗你,又如何瞒得过你这个老江湖的眼睛?所以他索性让一个真正受了大冤屈的少年人来陪你。时候一久,你自能辨别真伪。只要你和这傻小子成了患难之交,向这傻小子吐露了真情,那么在你身上逼不出的,多半能在这傻小子口中套骗出来。”
丁典正举着拳头,闻言,打下去也不是,收回去也显得尴尬。
“我凭什么相信你?”
“其实你已经相信了,又何必惺惺作态呢?”墨非微笑道。
丁典放开了倒霉蛋狄云,看向墨非正色道:“这知府大牢,脏臭熏人,尔等来此,莫非也是为了连城诀和神照经而来?”
“对连城诀,我没什么兴趣,但是对能够起死回生的神照经,我挺有兴趣的。”墨非道。
“呵呵!”丁典一声冷笑,说道:“你说这话,岂不是把我丁典当做傻子来骗?”
“连城诀,很稀奇吗?”墨非笑着说道:“第一字是‘四’第二字是‘五十一’第三字是‘三十三’第四字‘五十三’……江陵城南偏西,天宁寺大殿佛像,向之虔诚膜拜,通灵祝告,如来赐福,往生极乐。”
“所谓的连城诀宝藏,其实就是天宁寺的一尊至少五六万斤黄金铸造的大金佛,我说得可对?”
南北朝后期,梁国的皇帝萧绎,谥号孝元皇帝的,也就是史书称的梁元帝。他仅仅在位三年,在外交上就造成了重大失误,得罪了北方强邻西魏,让西魏的实际掌权者宇文泰有了发兵的借口。
没过多久,萧绎所在的江陵就被西魏军队攻破,萧绎被襄阳都督萧詧杀死,梁朝也就此覆灭。虽然萧绎的儿子萧方智次年在建康称帝,但早已不成气候,只能算是萧梁的残余势力而已。
萧绎在江陵城旋将不保的情况下,将大量金银珠宝藏了起来。但他藏珠宝却未必是存了将来东山再起的打算,他只是不愿意这大笔的财富落入敌手。就像他下令尽数焚毁自己毕生收藏的书籍、图画、古物一样,是抱着“我没法拥有你们也休想得到”的心态。这种心态下,自然不会留下什么神秘兮兮的藏宝图。
梁元帝藏的这一大笔财宝,直到不久之前,才被天宁寺的住持在无意中发现。这个和尚把宝藏的秘密写在了一本《唐诗选辑》中,但因一些意外,这本《唐诗选辑》流落在江湖,后来到了梅念笙手里,于是有了戚长发师兄弟三人明争暗抢的一系列故事。
值得格外一提的是,“徐娘半老”这个成语,就是到处给萧绎戴绿帽子的正妻徐昭佩处而来。
“你……你是如何得知连城诀的秘密?”丁典像是见了鬼似的看着墨非。
“这所谓的连城诀,不过是从天宁寺主持之处传出来的,但是你怎么知道梁元帝的宝藏,世间只有一个渠道可知?”墨非道。
“难不成……你就是昔日梁元帝的后人?”丁典倒吸了一口凉气。
墨非的脸色黑了,你特么是那个头顶绿幽幽的梁元帝的后人,你全家都是!
“总之,江湖上人人觊觎的连城诀,对我而言,就是垃圾罢了,我只要神照经。”
丁典沉默一阵,忽而嘎嘎怪笑道:“可是我如果不给呢?难道你就要强抢神照经了?”
“我这个人一向是崇尚公平交易,虽然梅念笙老爷子将连城诀和神照经托付给你是所托非人了,竟然还想过将连城诀和神照经交托给凌退思这种黑道巨枭,但既然你已经是神照经的主人,又是一个正道中人,那我肯定不会白要你的神照经。”
墨非说道:“为此,我可以帮你解决你和凌霜华姑娘之间的一切障碍,让你们两个有情人,可以双宿双栖,白头到来。”
“你有什么办法?”丁典眼睛里闪现出希冀的目光。
只要能够和凌霜华在一起,他什么都可以不顾,区区神照经而已,又算得上什么。
当初梅念笙重点交待的,还是关乎宝藏的连城诀,至于神照经这种神功宝典,也只不过是添头而已。
墨非既然都知道了连城诀,那么再给他神照经又有何妨。
“办法多得是,只要将凌退思这狠毒的老厌物悄无声息的嫩死,自然就没有再阻碍你和凌霜华姑娘的事物了。”墨非说道。
丁典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我早就去杀了凌退思,可是这么做不行,他毕竟是霜华的父亲……”
“那么将他打成植物人呢?就是那种还活着,但是一直处于沉睡的状态。”
“还是不行……”
“那就全身瘫痪,让他除了脑袋还能动以外,其他任何任何地方都动不了。”
“这么做还是不太好……”
“你的脑袋真是榆木疙瘩,凌退思毒打你那么久,杀了你的好朋友菊友,一生坏事做尽,早就该遭报应了,可是你为了凌霜华,倒是成了凌退思得孝子贤孙了吗?”墨非不耐烦了,说道:“就是这个方案了,凌退思全身瘫痪,让你和凌霜华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个交易,你没有拒绝的权力,真当我是什么好人了?惹火了我,你心爱的凌霜华姑娘……嘿嘿!再说,我早就看不惯凌退思那个老小子了,如果不是因为和你的交易,我特么都直接一刀砍死他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