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3w8熱門都市小說 神降皇靈-第四十四章 完成讀書-mc0x7

神降皇靈
小說推薦神降皇靈
男子扭头看向蜷缩在光球中依旧沉睡的陌荼蘼,喃喃自语地说道:“啊?原来这个女的叫陌荼蘼啊,我还以为你们都管她叫圣荧婴呢。”
什么?
溯源在那一刹那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下似的,怔怔地看着男子,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你说什么?”
“啊?”男子嘴角掠过一丝狡黠地笑,他面对着沉睡的陌荼蘼,那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眸子瞥向了溯源,“你们难道什么也不知道吗?”很显然,他很清楚溯源他们并不知之情,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单纯地挑衅,“这个女孩子就是你们在找的圣荧婴啊,那个每三万六千年就会诞生一个的妖族的圣物啊。你们一直在找她,却不知道她就在你们身边?”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溯源此时大脑中一片空白,他没想到陌荼蘼的真实身份竟然会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圣荧婴,他心中充满了震惊,却不仅仅是震惊,因为他还知道如果陌荼蘼真的是圣荧婴,那么灵元境界会对她采取什么样的手段。
忽然间,他猛地一下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向男子,“你胡说,如果陌荼蘼是圣荧婴的话,你怎么可能有能力吸收她的力量?这世界能够使用圣荧婴的力量的人只有妖族!”
男子流露一副故作思索的样子,“对啊,我们是不能吸收圣荧婴的力量的,所以需要转化一下,用这个母兽。”
“转化陌荼蘼的力量?”溯源愣住了,怎么可能有这种方法?
“不是,”男子摇摇头,“是转化我的身体,将我的身体转化成和妖族一样能承接圣荧婴的力量的容器。”
“这怎么可能?灵妖的身体怎么可能转化成妖族?”转化成妖族,真根本就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灵妖?我们早就不是灵妖了,”男子冷冷地看着溯源,眼神中充满了怨恨,“而且我说的可不是转化成妖族,而是转化成和妖族一样的能够承接圣荧婴力量的容器。”
溯源冷冽的语气中充满了疑惑,“我一直不明白,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与我们为敌?害了你们的难道不是血妖族吗?”
男子听后,像是嘲讽一样,仰天大笑起来,“血妖族?没错,总有一天我要把血妖族杀个寸草不留,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先杀了元王那个老东西!”
元王?溯源瞳孔紧紧地收缩着,为什么要杀死元王?
男子笑完后,看向溯源,看着他不解地表情,说道:“看来你们什么也不知道,隆恩和檀香饮也一直在瞒着你们啊,你们以为元王是正义的化身吗?”
“你什么意思?”溯源的内心再次被重重地轰击了一下,难道自己的会长一切智在骗自己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子淡淡地说道:“我没时间跟你解释,如果你现在逃跑,我不会伤害你。”
溯源没有追问下去,或许是因为他害怕知道一些自己不愿意知道的事情,而是咬牙切齿地吼道:“你给我放了荼蘼!”
说着,手中刀刃重重劈下,硕大的刀芒直奔那男子而去。那男子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只是不屑一笑,那包裹着他的圆球中便投射出了一道小小的刀芒,和溯源释放出的刀芒相比就如同小草和大树之间的区别。
但是,令溯源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就在那么短暂的一瞬间,那男子释放出的刀芒一闪而过将溯源所释放出的刀芒劈成了两半,那化作两半的刀芒就好像碰上了两片滑轨一样,从那男子上下方划过,没入了他身后厚厚的肉壁上。
两声轰然巨响几乎同时响起,远处的肉闭上炸出了两个硕大的洞口。
与此同时,在溯源的身后,两条巨大的触手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缠住了溯源的手脚。
“时间就要到了,你已束手无策。”男子冷冷地笑道,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那包裹着他的光球越发的刺眼。
而那包裹着陌荼蘼的光球正在渐渐地消失着……
灵元境界,灵元圣央,元央宫科技开发局最顶层。
有些昏暗的宽敞大厅里,有着许多身穿大白袍的工作人员在忙忙碌碌地工作着,在他们的身边,有着一个个的巨大的屏幕闪烁着幽幽地白光,屏幕上闪烁着流动不息的庞大数据和一个个眼花缭乱的图案。
人们行走在这些屏幕之间,手里交接着一份份的文件。
整个大厅里,几乎听不到人们交谈的声音,更多地是仪器工作的声音和文件翻阅的声音。
一位身穿金纹白袍的男子站在一个巨大的仪器之前,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上面的屏幕。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坐标图,上面显示着大体两个区域:人界、灵元境界。
洪荒仙緣 紅耳釘
在屏幕上,坐标图正在不断地放大,人界的字样所在的地域不断地往屏幕的中间挪动着。
誅天邪帝
一个个微小的数据在屏幕的边界飞速地流淌着。
屏幕上的坐标图越来越大,逐渐地出现了陆地、山脉、河流,并且越来越清晰。
最终,在某个山脉上,一个红色的点状物飞速地闪烁起来,与此同时,屏幕边界上的数据流也停止了流动,一个小小的光标在末端忽隐忽现。
“找到了!”不知带是谁忽然大喊一声,声音里带着些许喜悦的味道。
顿时,原本有些寂静的大厅变得有些嘈杂起来。
“稚生局长。”一位中年男子跑到了那位身穿金纹白袍的男子面前,似乎等待着他的命令。
稚生淡淡地说道:“通知所有公会会长和议事阁人员。”
中年男子点了下头,“明白。”
人界,瓦绣城,铜绿小镇边界,山林中。
在上官蝶、夏洛克、克莉丝三人的面前,那一个粉红色的圆球正在越来越小,在圆球的内部空间里,那名女子已经几乎停止了挣扎。
就在这时,一声轰鸣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所有人闻声回头,发现在那个母兽的头顶,一团刚刚爆开的烟雾正在汹涌地滚动着,天空中的雷鸣声似乎更加强烈了。
滚滚烟雾逐渐减淡,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一个黑色的人影若隐若现,并且变得越来越清晰。
渐渐地,那人影出现在了烟雾的外面,一个黑袍男子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那男子皮肤苍白,华发飘扬,英俊的脸庞挂着淡淡的邪笑,橘黄的瞳孔犹如毒蛇般闪动着。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出现一次然后消失了的雪尘,如今整个百鬼夜行之之中高等的存在只剩了他一个人。
当这个雪尘出现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些许的怪异的感觉,那就是他们感觉不到这个男子的存在,没有元力波动、没有元威,甚至没有任何的气息,他就犹如一个凝实的投影。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是远远地看着雪尘,不敢轻举妄动。
紧接着,轰然一声巨响再次在上官蝶几人的背后响起,这一次爆炸的是那个粉红的球形结界。
一个迅疾的残影从他们的头顶掠过,他们惊愕地看到那名原本已经被封印的女子出现了雪尘的面前。她站在雪尘的对面,涣散的双眸正对着他的双眼。
雪尘面色平静地看着那女子,双眸中隐隐有着莫名的情绪波动,片刻之后,雪尘闭上了双眸,那名女子上前一步轻轻搂住了他的身体,轻柔地靠近了他的怀里,犹如一位佳人依偎着自己的郎君,雪尘的眼中随之流露出了一抹伤痛。
所有的人看到此景顿时微微一愣,令他们更加震惊的一幕随之发生。
那如山岳般的母兽头顶的乌云猛然间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尖锐的漏斗,无数的雷电轰然劈下,远远看去,就好像数不清的巨蛟钻入了那母兽的体内。
紧接着,在电光与雷鸣中,那头山岳般的母兽身体周围刮起了强烈的飓风,然后开始变得支离破碎,化作了一块块的碎片向着上空飘去。
云层、雷电、飓风、母兽的碎块混作一团全都朝着雪尘和那女子涌去,在他们的身体表面涌起了一团浓烈的黑色光芒,犹如一个强力的黑洞,将那周围的一切全部都无休无止地吸了进去。
一团直径数千米的巨大黑色光幕从那黑洞中打开,将那一切都裹在了里面。
光幕之外,寂静无声;光幕之内,风起云涌。
糟了!
这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念头,他们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很清楚,那将是敌人最后的手段,也必将是最强的手段,而且最主要的是溯源和陌荼蘼还在里面!
“荼蘼!溯源!”上官蝶大喊一声,便向着那巨大的光幕飞驰而去,但是就在他碰上那光幕的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重重地轰了回来。
王爺,離婚請簽字 n元紫衣
任凭他使用任何手段,都无法奈何得了那黑色光幕分毫。
足足过了五分钟的时间,那光幕内的一切才逐渐平息了下来,巨大的光幕迅速收拢,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个空间在收缩一样。
就在那光幕缩小到一半的时候,两个人从那光幕中分离了出来,并向下坠落而去。
荼蘼、上官蝶,他们没有被吸进去!
上官蝶没有来得及去高兴,便直奔那两人而去,手掌一挥,无数的玫瑰花瓣有瑞潮水般向着他们两人涌去。
請叫我策神
柔软的花瓣化作了一朵巨大的玫瑰,承载着溯源和陌荼蘼二人向着地面缓缓落去。
巨大的母兽消失了,天空的云层和雷鸣也消失了,整个山林留下了一片空旷的土地,天空中的一轮明月高高悬起,惨白的月光将整片空地照耀地无比荒凉。
在上方的光幕已经缩成了两米左右的高度,然后缓缓退去,雪尘的身影从中缓缓地显现了出来,只有雪尘,没有那名女子。
他就那么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就好像在那里悬浮了千年。
正在给下方给霖凌羽疗伤的剡溪忽然间抬起了头,因为就在呢一刻,他感觉到了一股令他窒息地阴冷,而此时这股阴冷还在持续着,不仅仅是他,在空中夏洛克、克莉丝还有上官蝶也感觉到了。
那那种阴冷,就好像是有人拿着冰锥插入了他们的喉咙一样,令他们感觉到了致命的危机感。
就在他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雪尘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就像此时那倾洒在空地上的月光一样,充满了荒凉的感觉。
“你们现在走吧,我要复仇的人不是你们,我不想伤及无辜。”
不想伤及无辜?
夏洛克听到他的这句话,不禁大笑一声,充满了无尽地嘲讽之意,“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受过多大的冤屈,甚至也不知道你要找谁复仇,但是你现在竟然说什么不想伤及无辜?你为了一己私欲伤害了那么多条无辜的性命,现在竟然在这里厚颜无耻地说不想伤及无辜?你是在给我们讲冷笑话吗?”
雪尘丝毫不为夏洛克的质问所动,淡淡地说道:“为了复仇,那是必将要付出的牺牲,而如今牺牲已经足够了,不需要更多地人死去,仅此而已。”
这个疯子!
听着他的回答,所有人的心中都感到了一阵阵的寒意,为了自己的复仇而去残害无辜,在他的眼中竟然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可是,夏洛克很清楚,此时的他们根本不是这个雪尘的对手,绝对不是,他感觉那种冰冷的气息就如同一把利刃一样悬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脖子上,只要雪尘愿意,随时可以要了他们的命。
怎么办?
就在他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遥远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笔直的银色裂缝,那裂缝就如同一道直线一般瞬间划在了空中。
就在那直线出现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元威从那里传来,那裂缝逐渐向两边张开,银色的大门悄然浮现,如同暴风一般一般的强烈元力从中倾泻而出,令整个山林都躁动起来。
淡淡的气体从那银色的大门中穿透而出,散发着淡淡的蓝光,犹如柔滑的丝绸般弥漫在空气中。
当那股气息出现之后,上官蝶、剡溪、夏洛克、克莉丝几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震惊之色。那雪尘则是转身看向那扇逐渐打开的银色大门,波澜不惊的脸上,双眼微微眯起,眼中流露出的淡淡的恶意。
淡蓝色的雾气之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并变得越发的清晰,随着那身影的清晰,上官蝶几人的便脸色越发的震惊。
终于,雾气散去,大门关闭,虚空中便多了一个人,那是一个老者。
他披着一件白色的长袍,袍子上绣着华丽的红色刺绣,他那曾在年轻时挺拔的身材在历经了岁月之后微微佝起,但是却依然显得高大。长长的华发在脑后轻轻扬起,犹如那在风中吹起的万年积雪,拂过了他那有着山石般质感的苍老面孔。
他手扶着龙头拐杖,轻轻地闭合着双眸,气息祥和而内敛,仿佛之前那强大的元威并不是来自于他一样。
见到这位老者,除了林中还在为霖凌羽疗伤的剡溪之外,上官蝶几人纷纷在虚空中对着老者单膝下跪行礼,“参见元王冕下。”
元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要亲手处置百鬼夜行吗?
千億老公的新娘
这一疑问同时出现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元王,忆时年。”雪尘一字一字地道出了对方的名字,一字一字都是遮掩不住的噬血之恨,说完这句话后,他便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元王,看着他那闭合双眸的苍老面孔。
良久,元王扬起了头,同时睁开了他的双眼,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那是一双丝毫察觉不出苍老之色的眼睛,但却又有着初入红尘的少年所不具有的明锐,那就好像是坐落于苍老的山谷之间的两汪幽深的湖水,承载了他沉浸千年的睿智与阅历。在他睁开双眸的那一瞬间,便仿佛荡开了千里的水波,显得那样的神秘莫测。
他睁开双眼后首先看到的便是正对着他的雪尘。雪尘看着他,冷若寒霜的双眸流露出了冰冷的笑意,嘴角桀骜地扬起,但是细细看去,便会看出他那为了掩饰恨意与伤痛所故作笑意而留下的痕迹。
“一切都将结束。”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