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aaa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七界魂殤-捨得推薦-n56vn

七界魂殤
小說推薦七界魂殤
“真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此地再次相见”。
本源之心被夺虽然令我感到无比恼怒,但是面对眼前熟悉的身影我却生不起半点嫌恶,只因为他是海皇,是千雅为之牵肠挂肚的的父亲。
“哈哈哈,是啊,真没想到当初弱不经风的蝼蚁竟然险些坏了老夫的大事”。
面对海皇得意的神情,我情绪压抑的低声说道“千雅走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对于你们离开地球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没有人比我知道得更加清楚”。
随着海皇淡然的回应,一道霞光从安葬千雅的墓穴中猛冲天际,兜兜转转后稳稳落入海皇平伸的掌心中。
“碧海天心玉?原来如此”。
看到我恍然大悟的表情,海皇随手一招,一缕分神从千雅视若生命的宝玉中缓缓飘出,最终与志得意满的海皇合为一体。
“嗯,这种神魂充实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海皇转头与身旁的天机老人相视一笑,两道漆黑如墨的神魂各自冲破肉体的束缚在半空中彼此相融。
当看到三具失去灵魂的尸体同时倒地,在场的所有人都勃然变色,尤其是仙界那些自诩为正道的修真者,一日之内,盘古和天机两大巨头不但相继陨落,而且还死得如此蹊跷,他们在惊骇的同时内心更充满了恐慌。
此时此刻,面对空中渐渐凝实的魂体,某些成名较早的仙界强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心魔主,他竟然是心魔主”。
难以置信的惊呼声在人群之间接连响起,原本就骚动不安的仙界众人立刻像炸了窝的鸭子一样乱糟糟一片。
“慌什么?心魔主也好,天机老人也罢,对于你们这些祭献了灵魂的人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别忘了,在加入天机阁的那一天起,你们的命运就已经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古魔界大军身后闪身而出的昊天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其中毫不掩饰的威胁意味却给所有人浇了一盆冷水,嘈杂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哈哈哈,本源之心,我终于得到你了”。
恢复真实面目的心魔一边狂笑一边将光华璀璨的本源之心高高举起。
“七煞凝体,怨灵炼魂”。
随着心魔主欣喜若狂的声音穿透虚无,魔法大陆上空突然出现六幅诡异绝伦的画面,看画面中的环境和出现的人物衣着,依次是仙界,修罗界,幽冥界,巫黎界,古魔界,再然后竟然是我曾经到访过的地球世界,看着曾经在心底由衷赞叹的现代文明笼罩在一片血海之中,我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又被再次补了一刀。
兄弟们如今虽然都已经不在了,可那里毕竟是他们的故乡,在那里还有他们时常牵挂的亲人朋友。
我万万没想到心魔主居然会如此歹毒,连毫无瓜葛的普通凡人也不肯放过。此刻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六方大世界已然生机崩毁,怨念丛生,惨死在恶毒法阵下的无辜老幼不计其数。
随着丝丝缕缕的怨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汇聚,六道充斥着浓烈煞气的银河突然冲破画面从天而降,并迅速与弥漫在魔法大陆上空的血色阴霾合而为一。
眼看着游龙般盘旋的煞气钻入心魔主的魂体,并以此为根基重新构造经脉骨骼,四周围观的各界强者同时骇然退后。
“哈哈哈,完美,实在是太完美了”。
再次体会到踏踏实实的存在感后,心魔主狞笑着伸出双手,两道精纯至极的真魔气,一道冲向高空,一道卷向畏缩在人潮之外的狰狞怨灵。
面对心魔主怪异的举动,我眉头一皱,难道他竟然要以七煞肉身为炉鼎,怨灵魂力为柴薪,强行炼化本源之心吗?
就在我暗暗猜测的同时,心魔主突然咆哮一声,无尽怨念沿着真魔气搭建的两条索道将漂浮在他面前的本源之心丝丝缠绕。
刹那间,黑白两色气旋以本源之心为战场相互侵蚀掠夺,在场所有人全部紧张注视着战局的发展,如果心魔主此法真的能够见效,那么一定会有更过的人愿意舍命一试。
“大家快看,代表心魔主的黑色气旋似乎有些后继乏力,要是被本源之心中蕴含的神秘力量乘机反噬,这个老魔头必然会神魂崩溃必死无疑”。
“嗯,老魔头的确败象已显,大家做好准备,一旦情势逆转就是我辈除魔卫道的良机”。
“不错,此魔不除后患无穷,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乃是替天行道,解民于水火的大功德”。
对于诸多强者悉悉索索的低声议论,我极为不屑的冷哼一声。
这些家伙嘴上说的漂亮,可是一双双贪婪的眼睛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本源之心一丝一毫。
“可恶,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渐感不支的心魔主眼中凶光闪露,突然开口吟诵出一段生涩拗口的咒文。
“砰,砰,砰……”。
在连成一线的闷响声中,刚刚还各自打着如意算盘的众人接连倒地,数不清的七星光芒飞蛾扑火般融入黑色气旋,成为心魔主炼化本源之心的一份助力。
“可恶,还是不够”。
此时此刻的心魔主已经没有退路,他阴冷的目光扫了扫四周稀疏的人群,嘴角翘起一个残忍的弧度。
“魔神的子民们,现在该是你们做出回报的时候了”。
猛然听到心魔主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一直守护在他身边的菲尔斯和骨尊等人脸色大变,恨不得立刻撕裂虚空逃离此处,可是当他们想要有所动作的时候,来自灵魂深处的乏力感却让这些魔界强者只能不甘的仰天栽倒。
在他们满含惊怒的目光中,曾经的圣族禁地锁云山轰然坍塌,整个古魔界的生灵瞬间被从中逃离的怨灵争相吞食。随着怨念源源不断的滋生,本源之心已经由原来的晶莹剔透转变成了暗灰色,只要再进一步,心魔主必定可以用怨念魂力取代之前的信仰之力,将它完全炼化。
我目睹着本源之心的整个变异过程,心中充满无限悲戚,以如此多的生命为代价换取一个人证道长生,真的值得吗?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曾经深入骨髓的人生信条产生质疑,修行就是占有,就是掠夺,就是尔虞我诈,就是杀戮征伐,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不,不是的,最起码我的兄弟们就不是这样的,他们更加注重自身的修养与突破,在他们心中情义的分量远远超过进阶的欲望,甚至于生死在他们眼中都变得不值一提。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在我所经历的千年岁月中,能够称得上朋友的屈指可数,能够称得上兄弟的更加少得可怜,曾经的生离死别如今想来虽然令人唏嘘,但是远远没有眼前这班兄弟的离去来得震撼,那是一种撕裂灵魂的痛楚,那是一份割舍不掉的亲情。
我渐渐模糊的泪眼深情凝望着尚未来得及入土为安的兄弟们,喃喃自语道“大家先别急着走,等等我,我们很快就能团聚了”。
戀上緋桃甜心娃娃
此时此刻,心魔主对于本源之心的炼化已经进入尾声,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我决定再替兄弟们看亲人最后一眼。
随着我的神识幅散,远在兽皇城被严密保护的克鲁塔母子,影像无比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娘,爹怎么一句话没说就走了,他怎么不留下来保护我们,是不是袁儿又惹爹生气了?他不要我们了吗”?
“傻孩子,怎么会呢!你爹是个真正的勇士,有血性有担当,否则娘当初也不会救他,他也不配做我克鲁塔的男人”。
“娘,你说我爹……还会回来吗”?
听到儿子吞吞吐吐的稚嫩童音,修为尽废的克鲁塔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会的,一定会的,他知道我们还在这里等他”。
秋风瑟瑟的芒尧山中,小腹高高隆起的龙华怔怔看着手里的木雕玩偶发呆,这是伯爵为即将出生的孩子精心雕琢的礼物,每一个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白痴,我早就提醒过你,姬墨招惹的敌人太强大了,你去了根本就是送死,可你为什么就不肯听我一句劝呢”。
“为什么,为什么”。
习惯于明哲保身的龙华根本想不通伯爵的心思,她用力抓起面前的玩偶狠狠砸在地上,随着玩偶翻转跳跃,我居然又看到了那些曾经无比熟悉的笑容。
警途
兄弟们对不住了,如果我能够早一点醒悟,你们断然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其实骨子里我和心魔,盘古等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凡事都以自身利益作为考量,为了虚无缥缈的天道之旅,舍弃了太多太多。念及至此, 我愧疚的闭起了眼睛。
“嘭”。
伴随着识海深处的一声轰鸣,原本璀璨明朗的星空顷刻间被狂灌而入的巨大力量撑得支离破碎,随后逸散而出的信仰之力全部汇入心魔主面前颜色幽暗的本源之心。
得到力量加持的本源之心猛然光华大盛,汹涌澎湃的信仰源泉以我身体为枢纽,不断补充着它急剧消耗的力量。
“姬墨,你这个疯子,我要宰了你”。
还没等暴跳如雷的心魔主冲到我面前,强势反击的信仰大潮已经将他完全淹没吞噬。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我孤独的灵魂慢无目的的漂浮游荡,强大无匹的信仰之力果然如同我所预料的那样,彻底撕碎了我的身体,不过幸运的是,我的灵魂竟然意外保存了下来,只是再次面临有些眼熟的黑狱生涯,我的心情却比当初要复杂得多。
“咦,那是什么”?
最強的系統
暴君之君臨天下
随着遥远处一点微弱光亮的出现,我疲惫的灵魂欣喜地感受到了一丝充实。一颗,两颗,三颗……,几乎是眨眼之间,刚刚还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狱居然变得星光璀璨。
半夜不要喊我名字 魔女雪兒
人迹罕至的山峦之巅,我孤独的坐在半空凸起的崖石上,随着体内本源之心的缓缓转动,我能够倾听到每一个人的心声,看到每一个生命的轨迹。
我不确定自己体内的本源之心到底是不是神灵遗留下的那一颗,其实是与不是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感受着山风在耳边轻轻拂动,我的心神渐渐沉醉在世俗众生的悲欢离合之中。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
经历过诸多变故之后,这篇得自地球世界的《道德经》犹如刀劈斧砍深深地烙印在我的灵魂之中。
大道至简,唯有舍得二字而已,可是这世间生灵又有几人能够窥得破看得透呢?
轻轻摩挲着手心中细腻发光的玩偶,兄弟们的音容笑貌在我眼前一一闪过,浓到化不开的愧疚思绪在我尘封日久的心灵深处激荡不息。
“汝不证道,吾不成神”。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