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scm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萬象天機 線上看-第三十九章 贖罪(終章)讀書-2j0po

萬象天機
小說推薦萬象天機
地府的风景依旧如画,可这一次,鞠冰没有了欣赏这片美景的兴致。如妲己所言,青螟在自己“死后”不久就来到了地府。也就是说,她来地府已经有半年多了,却一直没有回去。想到这些,鞠冰如坠冰窖。
鞠冰来到地府后直奔阎王殿而去。当他破门而入时,阎王也吓了一跳。
“这不是鞠冰么?不对,你身上的气息有些奇怪。”
“别废话了,青螟呢?”
仙帝歸來 修果
“青螟?哦,你是来找她的啊。”
“对,她人呢?现在在哪里?”
“哼,你将她带回阳间,我们没有追究,她却自己送上了门来,我们自然得按照规矩办事了。”
“什么狗屁规矩,我不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快带我去见她!”
阎王闻言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我说,我是阎君,你给点面子行不行!”
鞠冰手上燃起了熔融焚天炎,而后怒声道:“你再废话,我就烧了你这地府!”
“等等!别,她还活着!你消消气!”
阎王一阵头大。若不是鞠冰是天机印使,以他的性子,早就收拾这家伙了。可是偏偏,他很清楚天机印使意味着什么。他可不像现在的天庭那般大逆不道,他很清楚,天机印使虽然不一定能够成就什么大事,也不一定能够通过天道的试炼,但是,刻意给天机印使制造障碍的人却终究不会有好下场。这便是气运。
身为阎君,这地府之中是他说了算,他当然可以给鞠冰找些麻烦,毕竟青螟做的那逆天之事是鞠冰带着做的。但是,既然天道没有惩罚鞠冰,那就说明,鞠冰现在还是受到天道的眷顾的。天道固然无情,却也总是会留有一线生机。
因此,阎王不想得罪鞠冰。但关于青螟的情况,他还真是无法向鞠冰好好交代。
“那个,她虽然活着,但是,她毕竟做了许多逆天之举。你是天机印使或许没有事情,但她不一样。既然她回到了地府,这死罪是可免,但活罪却是难逃的。我们对她实施惩戒,也是为了帮她赎这逆天的罪过。”
鞠冰闻言面色不善道:“先带我去见她。”
“好吧好吧。”
阎王摆了摆手召来了黑白无常,这黑白无常见鞠冰面色不善,便也不多废话,带着鞠冰来到了一处院落内。
女配之末世重生
不得不说,地府中的待遇真的是非常好的,虽然阎王说青螟正在受刑,但这院落中的环境却还是不错的。通过对黑白无常的询问,鞠冰知道,青螟现在所受的刑罚便是关禁闭。
听到这消息,鞠冰稍稍松了一口气。至少,青螟没有被处以严刑。若是那样,他将自责不已。不过,禁足千年这种刑罚却也是非常严重的。要知道,人在死后只能在地府住两千年,而青螟被禁足就意味着,她将有一半的时间都要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这千年,即便对于妖的寿命来说依旧不算短了。这院落内的风景再好,恐怕都会把人呆疯吧。幸好,这才过去了半年多。
来到院落内,鞠冰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此时,青螟正坐在院内看着天空发呆。发现门口的动静,青螟看了过去。在与鞠冰四目相接的一瞬间,青螟笑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对不起。”
“又说对不起了。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更何况,我也没想到,我来这地府寻你竟是扑了个空呢,呵呵。说起来,我也真是够笨的呢。”
“没有的事。谢谢你,青螟,谢谢你明知道这是自投罗网也甘愿来找我。”
“嗯,我以前在你体内的时候曾听什么人说过,与其道歉,不如感谢。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感觉,很幸福。”
鞠冰闻言一愣,他没有想起来这句话是从哪里听到过的。他只记得,那是在大宙王朝发生的事情。是姜凌波,还是筱洁?是自己对她们说的,还是她们对自己说的?鞠冰已经记不真切了。因为,他现在的心中,只有青螟一人。
“是啊,我也感受到了幸福。有你在,就是幸福。”
二人紧紧相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对了,鞠冰,接下来,你准备做些什么?”
“我失去天机印了。现在我的法力也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恐怕,我是没机会向天庭报仇咯~”
“嗯?失去天机印了?怎么回事?”
鞠冰将青螟扶到了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与她详细地将自己先前经历的事情说了一遍。闻言,青螟很是惊讶。她从没想过,这世上还有另一个天机印使“活着”,他还能够找到易界。
北京教父(血色青春) 王山
关于易界,青螟也有所耳闻。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诞生了初代饕餮,狻猊等神奇的兽类。但是,青螟对于易界的了解也就只是仅此而已罢了。
听着鞠冰的叙述,青螟脸上满是幸福。可是,幸福是短暂的。一个时辰后,青螟的院落周围突然升起结界,鞠冰被强行排挤了开来。毕竟现在的青螟是在“服刑”当中,她要接受的惩罚不仅是千年间无法离开这处院落,同时,她还必须要忍受千年的寂寞。鞠冰的这次探望只是例外,千年中仅有的一次例外。
在鞠冰被排挤出来后,黑白无常来到了鞠冰身边告诉鞠冰,他再也不会被允许进去其中了。今天的这一切,都在青螟的预料之中。青螟哀求了阎王许久,才得来了这一次的会面。
看着将自己和青螟相隔开来的结界,鞠冰这才意识到,青螟之前之所以会表现出那般幸福的样子,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罢了。对于这个结界的存在,青螟一定比自己更清楚。
在鞠冰被结界推离院子的那一瞬间,他分明看到青螟眼中的泪水。她一定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刻了!
美好的回忆在失去了凭依后总会造成比它的美好更加痛一万倍的伤口。对于鞠冰来说,与青螟相隔千年,这是他根本不敢想的事情。他相信,对于这点,青螟也是如此的。
鞠冰来到了阎王殿内,冷冷地看着阎王道:“放她出来。”
“对不起,我们将她关在那里是顺应天道而为。若是我们将她放出来了,恐怕她会遭到更严重的惩罚。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所为,其实是在保护她。至于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想,你应该知道理由。”
“什么理由?”
“你自己的状态,你不清楚么?你虽然与天机印还有联系,但是,你的天机印却确确实实的不在你身上了吧?”
鞠冰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现在是灵体状态,阎王想要查清这一点,并不困难。
暴力前鋒 華曉鷗
“没有了天机印,你已经没有保护她的可能了。先前因为你在,所以天道不会为难她。可现在不一样了。你可明白?”
“不,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她为什么会受罚?只是因为我将她带回了阳间么?”
醫女手劄
“是的。她过去在世虽然造了很多杀孽,但天道不会偏袒人类,人类与青螟的恩怨,也有人类自身的过错。所以,那些事情都不会成为天道降罪于她的原因。但这次不一样。逆阴阳乃是大逆不道,若不是因为你是天机印使,恐怕就连你都自身难保了。你这次会被天庭堵了个正着,或许就是因为你逆天行事而影响了气运,才会招来的。”
暴君,本宮來打劫 綠葉之光
鞠冰沉默了。他一直以为,他将青螟带回阳间是为青螟好。可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这么做会给青螟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而现在,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既然当初是我将她带到阳间的,那我才是主犯才对!她只是受我控制,没有办法罢了。凭什么要她一人承受这份罪孽!”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是天机印使。所以,只能由她来承担。”
“不,这不公平。既然天道不降罪于我,那我就自己来领罪!阎君当初随我一同封印妖界的人都能投胎转世,那我应该也有这份权力,是么?”
“是的。你与他们不同,最后是你一手拯救了苍生,你还身怀天机印,以你的气运,至少可以投胎三世。只是,你问这个干嘛?”
“既然我行了逆阴阳之事,我就应该付出代价。我希望阎君可以结束我这一世,以此来偿还我带她回到阳间的罪过!”
“这么做确实是可以的……但是,你是认真的?你要知道,如果你转世了,你将失去你现在从月桂那里得来的妖仙之体。下一世,你的寿命与身体素质也就与凡人无异了!更何况,归阳的毕竟是她,她的罪责可以因为你而减轻,却不可能尽免的!”
“妖仙之体么?你不说,我倒是毫无察觉。但是,如果没有青螟,我宁可不要!另外,我的天机印不是有驭使妖族之能么,那我就拜托您替我向青螟下令,让她找到我的来世,并且助我想起这一世的一切,找回天机印,直到我三世后失败了,或者成功后方得获得自由。这样的赎罪方式,可以么?”
“这个……”阎王取出一支毛笔,那毛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可”字。
阎王点了点头道:“判官笔可以感应天道,它说可以,那就是可以了。”
“好的,那就这样吧。请将她放出来,而后结束我这一世的生命吧。”
“好吧……”
………………
三年后,在苏城旧址上,一座新的城市已然初具规模。这片土地被冠以不祥的名头,但这名头却无法掩盖其富庶的事实。在这座新生的城市中的某个角落,一个有着一头碧绿色秀发的女子正牵着一个迷路的小男孩走在夕阳下。
“小冰,不要再乱跑咯,还有啊,不要吃陌生人送的东西哦!幸好你是遇到姐姐我了,不然的话啊,你就要被坏人拐跑咯!”
“哦。”小男孩吃着女子送的棒棒糖,很是乖巧。
日娛之溫柔的棘 椒香詩人
“我妈妈说过的,不能跟陌生人说话,可是你不是陌生人呀!”
“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没有,我经常见到你的!”
“经常?小孩子瞎说是不好的哦!”
淩天至尊
“我没有!”
“好吧,那你说说,你在哪里见到我的?”
“唔……”小冰想了许久,而后小声嘀咕道:“好像是梦里吧,嘻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