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h6x優秀都市小说 寒門禍害-第1707章 三司會審鑒賞-m329v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刑部衙门大堂,两排并列的衙役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亦是不敢吱声。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当即打破了这堂中的寂静。
刑部尚书黄光升居中,左都御史张永明和大理寺卿张守直居于两侧,每个人前面都摆放一张长案,而案上均放着惊堂木。
只是敲响惊堂木的并非刑部尚书黄光升,而是位居右侧的大理寺卿张守直,却见他正怒视着堂中站着的严世蕃。
“威……武!”
十二名身体高大的衙役手持着水火长棍,很是配合地用力捣着青砖地面上,嘴里齐齐地喊着威胁之声,令人是头皮生麻。
这个声音在公堂回荡,彰显着刑部大堂的威严,对堂中的犯人施予一种无形的压力。
如果堂中站着的是普通人,怕早已经双腿发软地跪在地上了,但严世蕃是曾经站在官场最顶峰的官员,那张胖脸仍然是充满着不屑。
他确确实实有嚣张的本钱,在他老爹还在首辅宝座上之时,面前这三位对他都是低眉顺眼,而黄光升更是在工部给他打过下手。
正是基于这种心理优势,令到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害怕,很是坦然地面对着这些捣棍声。
十二根水火长棍捣在青砖的声音慢慢停歇下来,整个公堂又恢复了寂静,只是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张守直先发制人,对着严世蕃直接地质问道:“堂下何人,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张守直出身于顺天府官宦之家,嘉靖二十三年的进士,历任吏部主事,历考功、文选郎中等职,今任大理寺卿。
如果严世蕃还是昔日的小阁老,他自然不敢如此说话和提出这个要求。只是严世蕃早已经丢了官职,现在的身份是逃犯,跟他这位大理寺卿可谓是天壤之别。
“张时举,你是如此不识尊卑的吗?两位大人都还没有发话,你一个三品的大理寺卿着什么急呢?”严世蕃迎着张守直愤怒的目光,却是云淡风轻地反过来质问道。
虽然本次是三法司会审,大理寺相当于现代的最高法院,但其品秩仅是正三品。若是论身份和地位的话,张守直其实是要位居于刑部尚书黄光升和左都御史张永明之后。
在大明官场,最讲究的还是官员间的上下尊卑,像海瑞那种“海笔架”还能得到升迁的,其实算是另类了。
张守直的额头渗出一层冷汗,突然意识到自己失算了,他的面前可不是一般的犯人,而是官场的老油条。
他率先发难固然是想要做出头鸟,更是给严世蕃一个下马威。只是真要较真起来,他却是破坏了官场中最重要的尊卑规则,他确实不能抢在部尚书和左都御史两位大人前面发话。
张守直被严世蕃直击了软肋,一时间又怒又恨。
黄光升轻咳一声,先是给予张守直一直安抚的目光,旋即板起脸并沉声地质问道:“严世蕃,你可知罪”
虽然他是高高在上的刑部尚书,对方是一个嫌疑谋反的逃犯,只是想着这些日子陆续出现的董份、朱衡和吴山,再念及那位远在江西的老首辅,却是并不打算逼迫对方下跪。
“何罪?”严世蕃昂首挺胸地站在堂中,故意装糊涂地反问道。
黄光升跟张永明交换了一下眼色,便是直接说道:“据南京御史林润所奏,你勾结江盗洗劫民财,且聚众四千人意图谋反,可有此事?”
听到这个问话,张永明和张守直显是紧张地望向严世蕃。
“林若雨说我勾结江盗,可有人证?至于聚众四千人,说的是他修宅子招募的上千名工匠吧?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在老家修的宅子,莫非都是自己亲自搬砖不成?”严世蕃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到意外,显得早有说法地回应道。
黄光升等三人不由得交换了一下眼色,发现这个案子确实比他们想象中的棘手,严世蕃当场伏首认罪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黄光升等三人自然不可能全然没有准备,便是拿起林润弹劾严世蕃的奏疏道:“这里有林润的奏疏抄本,他在巡江之时,知悉你跟江盗暗自勾结往来,很多江盗都是逃入你家中!”
“他是亲眼所见,还是道听途说?我袁州府内并没大江,他说江盗千里迢迢逃到我严宅,为何不令官府拿人,来个人赃并获呢?”严世蕃显得不屑地反问道。
黄光升听着严世蕃如此理直气壮地反驳,亦是一阵暗自头疼。
虽然林润在奏疏中是言之凿凿,但他们手里不仅没有人证,甚至连物证都没有,根本无法证明严世蕃勾结江盗,更无法证明他聚众谋反。
他自然是想要抓到严世蕃的谋反证据,从而好讨西苑那位元辅大人徐阶,但严世蕃现在摆明没有谋反,他总不能伪造证据。
张永明看着黄光升不吭声,便是对着严世蕃道:“此事虽然暂无实证,但林润所奏之事,袁州知府李寅实已经证实!”
“袁州知府李寅实?你翻一翻嘉靖三十二年的进士榜单,再看看是谁任主考官!”严世蕃用小拇指挖了挖耳屎,显得愤恨地说道。
黄光升和张永明都是见惯官场风云的老人,如何不知道所谓的谋反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这里分明透露着浓浓的政治味道。
张永明却是装着没有听到一般,又是继续说道:“除了袁州知府李寅实证实你跟江盗勾结,袁州推官郭谏臣亦是证明林润的说辞,你有聚众谋反之举!”
“袁州府推官郭谏臣?”严世蕃的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旋即便是嘲讽地道:“我前些年在牢里,有旧属前来探监,听说郭谏臣的外察得了优评,吏部打算提升他出任吏部考功司主事,什么时候吏部衙门的考功司主事要从地方官中选人了?难得京城六部的人才如此凋零,却是要从袁州调来一个喜欢窥视别人私隐的推官?”
这无疑是一种浓浓的讽刺,郭谏臣虽然跟徐阶表面仅仅是同乡关系,但从这个事情看来,恐怕亦是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黄光升和张永明交换了一下眼色,眼睛都透着忧虑,发现这个案子当真比他们想象得更要棘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