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vvp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能看到準確率 起點-663章 鬼手藤分享-3r59b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你确定要这么做?”
陈靖冷冷看着他。
“闭嘴,别过来,把你的【三足焚月炉】也放下来。你要是不配合,我立刻就杀了他,说到做到。”陈文邦吼道。
然而,他声音吼得越大声,其心中的底气却越是不足。
因为拿陈文友的命来做要挟,终究是有点不够份量。
陈文友跟陈靖既无血缘关系,也无旁亲关系。陈文友死不死,陈靖其实根本不必在乎。
但这会儿,除了陈文友之外,也实在没有第二人选好挟持了。
“这陈文友对你们一家可是不薄,你也不想他死在我手上吧?”
“陈文邦,有种跟我单挑,趁人之危算什么男人?”陈明轩忽然喝道。
陈文邦却完全无视于他,只对陈靖说道:“你今日如此残杀同族,而且还是在鬼谷这个地方,你可有想过,待你百年之后,你有何面目去见陈家列祖列宗?”
陈靖冷笑:“陈家列祖列宗说不定还得感谢我,因为如果不是我,陈家必将分裂,甚至还会就此覆灭。反而你,现在挟持着文友叔,还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这是身为白银长老的你该做的事?”
“你不必言语挤兑,我若不挟持他,你必定会杀我。而我也的确是恨你,这一点我从不否认。明锐和明烷都死于你手,我也不可能不恨你。”
“你恨我,想报仇,可以直接冲我来。杀不了我,那只能说你自己没本事。当初如果我没本事,那我也会成为陈明锐和陈明烷的刀下之鬼。这都是相对的,要怪,也只能怪你儿子心胸狭窄害人害己。
从踏入陈家第一天起,我就从没想过要伤害同族之人,是你儿子欺人太甚,到头来才自食其果,
你想复仇,大可光明正大来,我都能接着,可在背地里搞阴谋耍手段,哼,那我是绝对不可能会容许的。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放开文友叔,我留你全尸。若执迷不悟,那么你的下场将会跟陈修岳一样。”
陈修岳半边身体被砸烂,这会儿奄奄一息,也即将要断气了。
陈文邦听到这话,老脸猛颤:“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想要的,是活着,可不是留一具全尸。
“是我欺人太甚么?倘若我没有现在这等实力,只是个陈家的普通外家子,呵呵,恐怕会被你们欺负得连骨头都不剩吧?这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谈什么欺人太甚?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怎么选,看你的了。”
“你别过来,陈文友还在我手里,你再靠近一步,我就弄死他。”陈文邦拿住陈文友的死穴,刀子也压在他颈部动脉上。
锋利的刀刃,这会儿已经割破部分皮肤了。
“让我出去,只要让我走,他就能活。你要不放我走,他必死无疑。”
陈文邦疯狂明示。
“妈得。”陈明轩倒是很想给陈文邦的股部来上一刀,但陈文友被挟持着,也的确是让他们这边投鼠忌器不敢乱来。
“看来,你是不想留全尸了。”陈靖说道。
陈文邦吼道:“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不放我走,他就必死无疑。”
陈靖越不放他走,他心里就越慌。
真下手,他是下不去手的。因为陈文友不死,他才有说话的机会,陈文友一旦被弄死,只怕下一秒陈靖就会将【三足焚月炉】往他脸上砸来。
“你别逼我。”陈文邦眼睛都红了,嘶声力竭。
陈靖却不再理他,手指忽然捏了一个兰花印。
“鬼手藤!”
嗖~
地面上突然好些个地方,同时裂开,一种黑色的藤蔓生长出来。
这藤蔓长得跟人的手一样,但漆黑无比,还带有尖刺。因此,被称为【鬼手藤】。
此刻,广场里,起码有四十多个地方,在裂开,长出这东西来。
此法,也正是【鬼手藤之术】,乃是陈靖在病鬼男记忆里得到的一门来自天域昆仑的木系秘法。
“疾!”
陈靖只轻喝了一声,陈文邦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四肢被鬼手藤给缠绕了。
鬼手藤的针刺有麻醉效果,他刚被缠住,四肢就感到一阵僵硬,知觉全无。
“骂我、诋毁我、还怂恿其他人要诛杀我,似你这种人,我又怎么可能会放你走?”
陈靖五指张开,那鬼手藤缠绕着陈文邦的四肢,突然也将之强行张开。
鬼手藤慢慢高举,最后陈文邦就像是耶稣被绑在十字架上一样,被悬挂起来。
这一招,当初天域瑶池的阮凝思也对陈靖用过。
都是【鬼手藤之术】,只不过病鬼男的【鬼手藤之术】要更特别,是淬过麻醉毒的。
大凌先生见状,这会儿也赶紧将陈文友接了出来。
陈文友之前就受了很重的伤,这会儿脸色苍白如纸,气色极差。
陈文邦挣扎着,怒吼着,想挣脱出来,可鬼手藤越抓越紧,麻醉的效果也让他愈发用不上力气。
“裂!”
陈靖发出第二个命令口号,陡然间,黑色鬼手藤强力拉扯陈文邦的四肢和头颅。
一阵嘣嘣嘣的声音之后,陈文邦身上血液四溢,宛若被五马分尸一样,整个人被拉扯成了六块碎片。
真个是死无全尸。
这一幕之后,剩余的那些陈家长老一个个都是吓得鸦雀无声。
打从心底,萦绕了一层浓浓的恐惧。
“收!”
解决掉陈文邦后,陈靖五指一收,那些鬼手藤也嗖嗖嗖全部缩回到了土壤之下。消失不见。
鬼手藤的用法,其实是要播种而发的。
它的种子非常小,如芝麻,也独属于天域,方才战斗时,陈靖撒出了五十多颗种子,故而在御法之后,它就长出了五十多棵藤蔓。
这种子,病鬼男的储物戒指里,尚有几百斤。随便挥霍,也难用完。
“陈靖,事情……事情紧急,你既然回来了,那此事,就得交由你来办了。得……抓紧时间……”
陈文友在大凌先生的搀扶下,勉力站起来,有气无力地对陈靖说了声。
“文友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靖示意他坐下,慢慢说。
陈文友缓了一口气后,就简略地将沪海陈家会馆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也再次催促陈靖抓紧时间。
因为这会儿距离约定时间,只有个把小时了。
陈靖听完后,也这才知道这次世家危急原来是陆景十二搞出来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