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nv0火熱玄幻小說 《暮月曼青之重生傳》-第四百二十六章 結局讀書-7ay93

暮月曼青之重生傳
小說推薦暮月曼青之重生傳
“咳咳咳……”阳夏一个没防备,被辣味呛了一下,“陛下,喝点茶水!”福贵人知道皇帝陛下的口味一般清淡,早早的就倒好了茶水,谁知道陛下只是第一口,就呛到了。
尝试了新鲜的菜式,阳夏辣得满脸通红,他看着一直忙着照顾自己的李玉环,心理确实跟吃了定神丹一样。
即使李玉环是文宣国的人,但是她在自己的地盘,只要她身边的人都是他的人,那就不怕李玉环有什么其他的打算了。
想通之后的阳夏,全身的线条都越来越柔和了,他爱怜的抚摸着李玉环的头发,这卷发的柔顺,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翌日,刚好不用上早朝,他抽了个时间,去了趟储秀宫。
全才高手
誤惹新妻99天
“陛下,既然您这里已无祸患,那就请陛下批准臣妾自请下堂。”曼青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句话,吓得阳夏一下子站起来了。
“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阳夏根本不能相信这句话是曼青说出口的,他现在得到真爱,他很明白那种爱人的感觉,所以他一直相信曼青是深爱着他的。今日,他听到了什么。
“阳夏,你没听错,我说的是离婚,文宣国最常用的说法,离婚。”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阳夏很想落荒而逃,可是看到已经心灰意冷的曼青,往事却历历在目。
無敵戰仙
是的,他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一直以来有的只是习惯,只是出了那件事,他跟曼青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你知道这事不可能的。”这事传出去,那就是荒谬,有见过皇帝跟皇后离婚的吗?可笑,实在是可笑。
阳夏颤巍巍的坐下,这件事,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即使曼青,好像也只是在说一件毫无相干的事情一样。
“陛下,自始至终,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自由,这里,对于我来说,只是牢笼。”曼青依然维持那副端庄的样子,她的灵魂她的青春她的自由,都被这个华丽的笼子圈住了,现在她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
“不……曼青,你不能这么残忍,国家也有你的一份责任。”阳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抽一抽的痛,这不是说将她关进冷宫的那种痛,而是那种可能放手了,就永不相见的痛了。
“陛下,如果您不愿意的话,那就请将我的骨灰洒向大海吧!”曼青依然脸上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连尸体都要焚化,这该是多么的不留恋,阳夏轻轻举起手,在自己的胸口摸了一下,“真的要离开吗?”这应该是阳夏至今为止,说的最无力的一句话了。
“我从未对陛下有过请求,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请陛下成全。”哀莫大于心死,曼青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如果不离开,可能只有一死才能解脱了。
“曼青,难道不能好好商量吗?”阳夏一直很要强,而曼青也是差不多的性格,所以两人的和睦从来就没有真正长久过。而且两人都不愿意低头,这一次,阳夏主动的低下了高贵的头。
“陛下,只有这个选择了。”轻轻的说着,阳夏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曼青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轻轻的端起一旁的茶盏,轻轻吹着气,然后抿了一口,“陛下,我不逼你,可是离开是必然的,要么活着走,要么就躺着出去。”她好像一直都在描述别人的事情一样。
“好,你自己选的,你不要后悔了!”阳夏气得后退了几步,他完全没料到,曼青连死都不怕了。
一踏出储秀宫的门,阳夏脚步不停,连补撵都不用,直奔自己的御书房,他见过很多离婚的案例,但是等到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有点接受不了。
说接受不了就有点严重了,倒不如说是面子放不下吧,在真正尝过爱情的味道之后,他知道自己对曼青完全没有爱情,有的只是那种责任。
“娘娘,您这样说,不怕皇上发怒吗?”莹儿刚刚看到皇帝的脸色奇差,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她一进来一问才知道曼青要离婚的事,她也是很惊讶的。
这几日,曼青让她给嘉澍送信,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结果今日就揭开谜底了,她反正没有其他的想法,只要是娘娘喜欢的,娘娘要做的,她都无条件支持。
“嗯,没事,莹儿,这几日将我的私库整理一下。”曼青依然维持刚刚的样子,她一脸笃定的表情,让莹儿行礼告退。
转身,看着圆拱大门,红墙高栏,玉璧精雕。她迟疑了一二分,然后就转过身,终于可以离开了,曾几何时,她做过无数次的幻想,她将深深的吸入一口气,门里面跟门外面的。
穿着普通人的衣裳,她轻轻的将头发挽起,带着莹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兜里捏紧了那张离婚协议书,上面有阳夏跟她的签字。
“姐姐……”嘉瑞驾着马车,停在宫门口等着自己的姐姐,是嘉瑞,她扬起一张明媚的小脸,“长大了,嘉瑞!”嘉澍没有出现,今日嘉澍要当值,故而没有过来,不过有嘉瑞就够了。
“姐,咱们回家吧!”嘉瑞很开心,他们兄弟两的努力没有白费,姐姐真的自由了,他还记得姐姐出嫁时说的那话,她其实不想进宫的。
茅山道侶 豬蹄
他们努力了这么久,姐姐恢复了自由,这就比什么都重要了。
“嗯,回家!”曼青开开心心的爬上马车,如果可以选的话,她更喜欢骑马,穿上骑马装的她,多么的帅气迷人。
霸道首席的小甜心
“将军府……”曼青一下马车,就看到了这三个镀金大字,她想,她会在这里先住一段时间吧,然后再四处去走走,这一生,她也不知道该在哪里停留了。
肖鱼淑一直没有出现,曼青也没有计较,嘉瑞一直领着她走向一个院子,“姐,这是您的院子,名字我们还没写上呢,你看看要怎么命名。”嘉瑞开心的都快笑掉牙了。
“好。”圆拱门一入,入眼的就是一望无际的花草,曼青从不喜欢很名贵的花,她喜欢的永远是好养活的花,故而看到一地的红红绿绿黄粉的花,她心情说不出的好!
用盡余生說我愛你
不一会儿,曼青看到对面站着的肖鱼淑,园子里一个奴仆都没有,只有肖鱼淑站在一颗大树底下,她旁边的秋千,那个大概六七岁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坐在秋千上,脸上绽放着迷人的笑容,这一幕,让曼青想起了年幼的自己,不也一样无忧无虑吗?。
待到曼青靠近看看清楚时,她的世界只剩下眼前的粉**孩子,连嘉瑞喊她都没听见,她慢慢的一步步的踩着脚下的花过去。
“姐,你小心点,那边有路啊!”嘉瑞着急了,这要是有什么东西的话,可如何是好,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唤,他姐都没听到。
“淑儿,这是……”曼青颤抖着声音,忍不住问道。
“姐姐,这是您的女儿,若曼!”肖鱼淑将秋千缓缓停下,然后就慢慢靠近曼青,在其耳边说道。
“轰!”晴空中的一道霹雳,她当时不是亲手……“不……这不是真的。”曼青一边说着,一边从一旁的秋千走去,我的女儿明明……
惑妃妖嬈:朕寵定了! 花貍子
那是曼青心里最黑暗的时候,她还因为这事,差点就疯了,现在居然告诉她,她的女儿没有死,转头望向嘉瑞,曼青已经满脸的泪痕,那对饱含希翼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嘉瑞。
“姐,若曼是你的女儿,是大哥,将她救了的。”嘉瑞知道姐姐一直不愿意亲近自己的哥哥,就是因为大哥一直看着冷心冷情。只是嘉瑞现在也想让姐姐别误会大哥了,他们一家人和睦比什么都强。
若曼伸出小小的手指,轻轻的帮曼青擦拭眼泪,“好孩子!”曼青将若曼裹紧,然后吻一个接一个的落下去。
爱若珍宝,曼青也很喜欢若曼这个名字,她最感谢的就是自己的哥哥跟弟弟了,是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才保住了自己的女儿,才让她重生的这一世没有遗憾了。
曼青对康时国的历史很了解,她知道女儿不会再重踏自己的后路,她全心全意的陪着自己的女儿。春去冬来,转眼已经五年了,曼青满足的看着正在弹琴的女儿。
这五年来,曼青一步一个脚印的陪着女儿,心中那种幸福感,完全没有什么遗憾了。她看着越来越像自己的若曼,无论她的身上流着谁的血液,她都是她的女儿,此生唯一的珍宝。
超級控衛 龍哭千裏
嘉澍跟嘉瑞也有了各自的宝贝,只是若曼在他们的心中,是珍宝中的珍宝,故而他们经常带着若曼出去玩。
看着笑声飘满院子的若曼,曼青无数次的在心里欣喜,幸好康时国快灭亡了,自己的女儿终于可以逃过选秀的命运了。而且也不用受封建思想的束缚,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走自己的路。
可是只能怪世事弄人,听到那个消息之后,曼青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禁不住病倒了。
福贵人病逝,阳夏的真爱彻底的消失了,那么宫里必定会进行选秀,若曼终究还是逃不掉与自己一样的命运。
嘉澍一脸冷酷,“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一切照原计划,我绝不会让若曼出事的!”曼青信任的点了点头……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