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t8j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奪運之瞳》-第九百五十六章 屍體下的猜測【求訂閱】展示-190vx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噗!”沈睿一掌划过,女修士下半截身子顿时成为了一团血雾,彻底粉碎,她凄厉惨叫着,上半截躯体倒飞,劈头散发,满脸的惶恐。
可是,雷霆滔天,那余波将其颈项以下化了干净,成为血泥,只有一颗头颅斜飞了出去。
“救我!”她吓得亡魂皆冒,头颅乱飞,一直没有动手的那尊极境天王将那人头接在手中。
她脸色发白,对方简直就是一个杀神,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存在,横杀十方,气血澎湃。
沈睿张口一声龙吟,前方几位强者接连崩碎,血雾飘散,千里外的山峰都成为了尘埃!
超級動物園 銀色紀念幣
沈睿活活将几位强者吼碎,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他乱发飞扬,周身有金色雷霆缭绕,屹立苍穹下,所向无敌。
一些天王生出一股无力感,身体忍不住颤抖,从未像现在这般恐惧。
“噗!”血花溅起,粘着血丝的骨块飞射,沈睿黑发飘散,金色的拳头又将一人打成了血雾,彻底爆碎!
他的强大震慑人心,只需一拳而已,就足以将一位踏入天王的修士击的四分五裂,形神俱灭。
杀伐在继续,沈睿如举手投足必有人被灭,血雨洒落,碎骨飞射。
“啊……”这些人吓到战栗,惊恐地大叫着,全面败逃,现在谁都看出来了,这是一尊无敌的存在,与他为敌只能死。
“哪里走!”沈睿轻叱,既然选择动手ꓹ 那么就要杀个干脆,他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
重生之娛樂千金
鬼馬小妖戲首席 曬月亮
“饶命ꓹ 在下知错了,不该围剿道兄。”一尊天王被追上,脸色苍白的求饶ꓹ 差点跪在那里。
沈睿冷漠无情,金色手指一点ꓹ 其额头飞出一朵血花,惊恐之色凝固ꓹ 直挺挺倒在血泊中ꓹ 这次却没有消失。
“轰!”
正此时,一尊遮天蔽日的黑色大伞浮现,笼罩天穹,垂落下千缕万丝,那是一道道秩序神链,交织在苍穹下,宛若以神铁铸成ꓹ 璀璨夺目,镇压沈睿。
“王器!”沈睿惊讶ꓹ 没想到居然能见到一尊王器!
只手遮天(勝己) 勝己
这是一宗强大的王器ꓹ 撕裂苍穹ꓹ 若一片星海沸腾ꓹ 坠落下来,要毁灭万物。
“他被压制了ꓹ 诸位快斩杀他!”为首的极境天王喝道ꓹ 神色阴狠。
那伞漆黑如墨ꓹ 秩序神链有上万道,穿透每一寸虚空ꓹ 像是将沈睿禁锢在了当场。
这件兵器属于此人,他躲在远处,催动这王器!
许多人神色异动,发出神通向前斩去,因为他们知道不可能善了,即便求饶,也会被击杀。
“杀了他!”极境修士身旁有一颗头颅大喝,身子被毁掉了,对沈睿恨到了极点。
“诸位,我们没有退路了,唯有将他屠掉,不然都得死!”一尊天王神色狰狞,张口喷出几口精血,发出了禁忌神通,一道血色大锤浮现。
無敵神鋤 漫步的烏龜
当!大锤惊世,震碎了大地,湮灭了天穹,快速放大,血色的锤体让万物成灰。
它落下,想要把沈睿锤成脓血。
“真的有效,杀了他,大家万不可退缩”另外一些人见状,一个个残忍的叫着,士气大振。
沈睿皱眉,这伞型王器有些特别,封禁着不少邪物,不是常规意义上的王器,走了邪法。
有一颗的头颅,浮现在虚空中,比山岳还高,禁锢了一片天地。
还有几道血色精魂,都很强大,堪比天王。
“杀,一定杀了他。”
神通刺目,穿梭天地间,雾气迷蒙,杀伐气震断苍穹。
“轰!”这是一场杀劫,各种光蔽日,全都冲了起来,让此地千疮百孔,破败的不成样子。
田園稻香:寡婦娶賢郎 默默無雯
“他……死了吗?”一人颤声说道。
中央,魔威滔天,一柄黑色的大伞高逾万丈,其下,一尊金色的大鼎浮现,挡住了一切!
“王器,他也有王器!”有几人惊悚到头皮发麻。
轰!
古靈精探
一刹那,金鼎腾空而起,刺破了巨大的头颅,撞在黑色的伞上,居然硬生生撞出来了一个大洞。
“噗!”那极境修士吐出了一口气,兵器与他心神相连,兵器受到损伤,他自然也不好过。
珍珠蝶夢
这那尊金色的璀璨小鼎,他瞳孔收缩,似乎想起了什么。
“混沌鼎…沈睿!”他大喝,通过这尊鼎,认了出来。
明尊在寻找混沌鼎内鼎的拥有者,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作为一尊极境天王他也略有耳闻。
而沈睿也不是泛泛之辈,史上最年轻的天王,不是空口而来,而且战力惊人。
傲視狼皇 竹君
嗡!沈睿探指,五指化五剑,浮现,这是剑骨威能,剑光冲霄,抡动开来,斩向四野。
像是有十万天剑齐鸣,铮铮作响,一众天王头皮发麻,各自逃窜。
“轰!”黑伞冲起,想离开这里,然而,璀璨金鼎浮现,撞穿了虚空,生生将其打裂,伞骨四裂。
那极境天王直接吐血,脸色苍白,他的黑伞本就是邪气,通过吞噬大量的生灵才成就王器。
与阴阳镇元鼎这等根基雄厚的顶级王器本没办法。
沈睿拳拳挥出来一道又一道惨叫声传来,不时有人被击中,骨断筋折。
他所向披靡,接连出手,将数尊生灵打碎在天地中,劈山断海。
到了现在战斗一面倒了,再难有什么悬念,剩余天王如丧家之犬,亡命飞逃。
“道兄,我等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暂且收手。”有人哀求,吓到亡魂皆冒,因为他们发现,沈睿的速度太快了,截断了他们的前路。
“没什么好聊的,如你们所言,规则如此,上路吧。”沈睿很冷漠,不可能给对方丝毫的机会,直接出手。
而后他皱眉,环视四野,却没有找到为首的那尊极境天王。
“似乎认出我来了。”他呢喃,为一尊极境天王,单纯的想跑路,还是很容易的,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炮灰为他吸引注意力。
四野,鲜血淋漓,足足十六尊天王的死亡,让他验证了一个猜测,被湮灭了神魂的尸体,的确不会消失。
“或者说,确定死亡的尸体,不会消失。”他眸光闪烁,心中有了些许猜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