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po8優秀小說 《明朝女醫生》-第054章 禁足-cvvq5

明朝女醫生
小說推薦明朝女醫生
民主主义、实验主义、自由主义、三民主义、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教育独立思想、共和。
浩然劍(謝蘇)
每一个观点如同在心头剜下一刀。
每一个观点都足以灭自己满门十遍。
每一个观点都能够让天下读书人把自己喷成狗。
每一个观点如同噩梦般抽打着灵魂。
寒冬腊月的天,让陈讲官出了一头的冷汗,没想到几百年后的人,都如此大逆不道,敢分君权,庶民敢参政,还是共和共治天下?这是要反了天的思想,恒古未有之事,如何让自己去讲这般学问?
“陈讲官也是当世大才,必能从其中看出利弊,就讲官本职而言,更合适著书立说,把这些内容全部整理一遍,就当今现象,作一番未有之文章,讲学天下人知晓。你不是急于天气之事给万民带来苦果,现在有这东西在手,必能发挥民力、民智,抵挡灾祸,更不让灾祸之下,人灾加深其害。”
陈讲官没有答话,比起看七世书时的后悔,这一摞文稿恨不能马上烧掉,这回总算明白,白芷就是个坑,专门为坑自己而生。
他心中尽是悔恨,用怨恨的眼神看了一眼白芷,便抱着文稿离开了。
白芷开心的看着他走,但没开心多久,两日后,嘉靖下旨收回所赐的道号,御清风,还在圣旨之中,一遍乱骂白芷胡作非为,更禁其足一年,不得出门。
婚後再愛 佚名
圣旨读完后,南山扶起白芷,来了句:“东家大福之人,能得陛下下旨斥责,真是三生有幸。也知东家好胡闹,困于家中便少了些许纷争。”
看着南山那张老脸,觉得他白头为功名全用错地方,更不适合做官,连点官样文章都读不明白。就这圣旨内容而言,那里是责骂,全是为保全自己,才收回道号,禁足也是为了不被那些官员找到由头,喷死自己,嘉靖这是在还人情,只是嘉靖会错意了,全不是因治安疏,气不过才打的海瑞。
留守男人
白芷猜测没错,几天来朝堂之上,一轮对着白芷口水仗便打响,只是皇帝没有上朝的习惯,所的折子都留中不发,几个阁老也不胜其烦,跪见几次,都是无果,最后来了一道不轻不重的旨意,斥责一番便算了事。这也让徐阶悬着的心,放心落在肚子里,为了表现自己的伟光正,同样上书要求捉拿白芷,下狱以明正典刑,官员不是随意殴打的。
“白芷你成名了,以后史书上必记上这一笔:嘉靖44年,野道狐蝉之辈,白芷,肆意殴打清流官员海瑞,帝笃信此道谗言,谓之,海瑞因言而果,污帝名,实乱道基、天心,为之大过也…”
看着王炅那张戏谑的脸,白芷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又不好怼回去,现在是禁足,怼跑了,以后怕是没人说话了,让他开开玩笑也是无妨。至于上史书也是不错的,那怕坏名气,也是自己出名了,至于把自己归于客氏,还是褒姒,就不是自己的事了。
见这话题不好,便旧话重提说道:“你与族人可商量妥当?”
“商量何事?”
“自然是合并之事!”
獵贗
王炅知道白芷所言为何,之前与家人商榷,已然有些动心,只是白芷出了打海瑞这事,立即都全缩了,不再敢说合并的之事,因为很简单,怕受牵连,再大的金山也不敢伸手去抓。
见王炅久久无语,知道坏了事,肯定与自己有关,便也没有急着催促。
不说也得说,只得把族人的意思说了下,这事算是黄了。
白芷并没有气馁,把早就准备好的化妆镜拿了出来,说道:“我用此物换你家店面可好?”
王炅看了会,觉得这东西也算新奇,粉饼中五颜六色,旋转的粉盒,打开后成花瓣形,非常好看,但好看归好看,怎么看也值不得万两银钱,要知道,自己家每年收入都是千两左右,好的时节两千两都是有的,十年下来,万两银钱也不在话下。
“白芷,你这东西却是神奇,那能透光印人的镜子很是少见,机巧的粉盒更是闻所未闻,只是再是稀奇,也值不了万两之巨,回去族人定是不会同意的。”
“谁跟你说卖这粉盒换你家宅子,我的意思是想用这镜子的技术买你家宅子。”
王炅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你有此镜技术?”
话说开,白芷便再无保留,说道:“肯定是因我打海瑞之事,你们怕牵连你们,现在我把技术卖于你们,牵扯就说不上了,你们只管自己去发展,我只占有两成股份,如果收益低于10万两白银,买卖便作不得数,宅子还是你们的,技术,你们一样可以用。”
七寶空
条件不可谓不优厚,王炅实在没有理由推脱,便道:“其实牵连都是家人之人瞎担心。如若真有那一天,十族之内,朋友也算,我王炅必随你一同前往黄泉,奈何桥上,忘川河边也不寂寥。”
白芷心里暗骂:不是有求于你,就揍得连你妈都认不出你来,让你一副猪哥样。
心里虽骂,嘴上却道:“王兄高义,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王炅那里不懂这是在明确拒绝自己,还什么兄弟,黄泉共死的情话已是自己辈子说出最肉麻的话了,可惜白芷就不是领情。
知道他心里有多酸,不好打消他的积极性,说道:“王兄,你看这世上什么样的女子没有,高的、胖的、瘦的、娇小的、可爱的,这些你想得到很简单啊,镜子在手,发财可期,到时我给你亲自把关,必给你找个合适的,要相信我的眼光。”
馴鬼為夫
“你知道我心中只许你一人而已。”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只花。”
“只愿渺万里云层,千山暮雪。”
“不必为了一颗树,放弃整片森林。”
“每每梦回,小轩窗,正梳妆。”
白芷看出来了,对诗不是王秀才的对手,意境比自己更好,还梦中看到自己梳妆,好似自己从不梳妆,可见王炅也是意淫高手。
“如此你把家产都帮我抢过来再说。”
“你同意了?”
白芷一头的白毛汗,暗道:我几时说过同意了,怎么什么话都能往男女之情上套。
“我的意思,镜子换你家宅子你同意了吗?”
匿愛,攻身為上 匿風而行
见又转回这个话题,王炅也是无奈,只得说道:“如若成本代价都不高,自然问题不大,而且你也许了赚不到银子,契纸作废,当然可行。不过你收走医馆,我那些药师,学徒将如何?”
“这个没问题,我早就想好了,本就要在朝阳医院***设中药科,到时他们便都到中药科就行了。至于你,我想如果方便,可以随我一起开医院,正好,有很多事,我不方便行事,如果你来,便是副院长的位子,如何?”
王炅眼前一亮,心道:这是暗里说可以交往吗?到时人近在眼前,不更好交流感情吗?
王炅头点着很快,白芷也不知道他到底同意了什么,反正同意就好,便没有再问。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