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vp5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141 喊句小韓韓聽聽鑒賞-u5zzu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三公主在宫宴厅上对耿逸怀不闻不问,这会儿入了牢狱,就过来嘘寒问暖,真是让乔墨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没事,死不了。”
乔墨儿顺口搭了句嘴。
重生之甜情澀愛 夢夜的天空
“本公主同耿世子说话,你一介妇人插什么嘴,定是你做了什么狐媚之事,惹恼了我父皇,才害逸怀哥哥入狱的。”
三公主看着耿逸怀趴在那,身上还盖着姑娘家的衣服,又看看乔墨儿怀里正抱着耿逸怀的衣服,就觉得二人关系肯定不一般。
“你怀里的衣服是耿世子的?”
我和宋朝女屍在都市 辰神紅豆唐叔
乔墨儿低头看看,“是啊,牢里阴寒,我娘也就是你姑母,刚刚送了衣服和膳食来看我,我瞧你的逸怀哥哥更需要厚实的衣服,就把我的衣服同他对换了,不知道三公主有意见吗?”
紫青雙劍錄 倪匡
“没有,牢里确实阴寒,所以本公主给耿世子带来了厚棉被。”
三公主让人拿走乔墨儿的衣服,将厚棉被盖在了耿逸怀的身上,又在隔壁牢房,想要从乔墨儿手上夺走耿逸怀的衣服。
乔墨儿当然不能给她了,这衣服一给三公主,她的韩云熙在这儿,岂不是就会被三公主发现了。
乔墨儿硬拽着衣服不放手,三公主也用力抢夺。
“你放不放手?”
三公主问。
“我不放。”
乔墨儿倔强的回答。
一番较量下,三公主自然不是乔墨儿的对手,她松开手,“哼,这衣服你就拿好了,我要回去向我父皇求情,然后让他把你关个数十年,我看云心先生如何娶你?”
“去吧,三公主,我等着你面圣,赶紧把你的逸怀哥哥给救出去,我不着急,云心先生等的起我。”
乔墨儿招呼着三公主赶紧离开,她可不忍心在多在在韩云熙身上片刻。
“逸怀哥哥,这些膳食我放在这里,明日我自会向父皇求情,放你早日出去。”
乔墨儿自知三公主身份尊贵,不可能会长留在牢房里。
怕是三公主进牢房的第一步,就强忍着恶心,外加这种阴暗的地方,有些许的脏东西,自然不会在这里逗留多时。
三公主虽故作常态,但确实如乔墨儿所想,不敢在此多逗留,简单寒暄之后,就摆驾出去了。
“云墨身子不便,就不送三公主离开了!”
乔墨儿在后面大喊道。
“留步吧!”
三公主回了乔墨儿一句。
待三公主离开后,乔墨儿赶紧站起来,扶起被她坐了多时的韩云熙。
“没事吧。”
乔墨儿帮他拿掉嘴巴边的稻草,“还好三公主走的快,不然肯定委屈死你了。”
“我没事,其实墨儿不必将我藏起来,我来这儿,三公主也是知晓的,若是不能让我逗留,牢头会前来通传我,让我早早离开的。”
“早说嘛,还真是委屈你了。”
二人互相关心着,耿逸怀咳嗽了一声,“麻烦二位注意一下场合,这里还躺着个喘气的。”
乔墨儿回头看向耿逸怀,却被三公主刚刚放到耿逸怀附近的膳食给吓到了。
至于是什么东西吓到乔墨儿,当然是老鼠啦,乔墨儿吓的直接蹦到了韩云熙的怀里。
“救命啊!”
“夫人,你身怀六甲还能蹦这么高,我似乎也觉得夫人同三公主说的那般,是不是肚子里揣的是个枕头了!”
乔墨儿望了一眼韩云熙,“你竟会有如此俗套的情趣?”
“情趣,情趣,夫妻之间当然会有感情的调侃的趣味事,不然以后,我真的像个糟老头,你后半辈子可不无聊至极?”
“你怎么会知道糟老头?”
“很不幸,刚刚无拴来找我的时候,他说漏了嘴。”
这个无拴,还真是口无遮拦,定是又在韩云熙面前说是她乔墨儿说的,那就别怪乔墨儿腹黑了。
“那个小拴拴,他送吃食来的时候,也就这么随口一提。”
“小拴拴?”
腹黑王爺掠邪妃 寧傾
韩云熙重复道,嘴里带着满满的醋意。
“对啊,小拴拴……不,我说的是无拴!呵呵!”
“夫人好像从来都没有喊过我别称啊。”
慕南枝 吱吱
“喊你别称好像也与你身份不符吧。”乔墨儿让韩云熙放他下来,也见耿逸怀把老鼠清走了,这会儿就放心大胆的坐回草堆边。
“总不能让我喊你小云云吧,又或者是……”乔墨儿用手算着,“小心心,小韩韩,小熙熙。”
耿逸怀在另一边憋笑都快鳖出内伤了,韩云熙觉得耿逸怀知道的太多了,趁其不备,偷袭砍晕了耿逸怀。
“你……”
網遊之暗影刺客
韩云熙慢慢的把乔墨儿往后逼,直到靠上墙,韩云熙咧嘴笑道,“我不介意夫人喊我任何别称,只要夫人喜欢,我都可以。”
完了,韩云熙又在散发他该死的魅力,乔墨儿吞咽了一下口水,“你可别再过来了,我怕我会把持不住的!”
“喊句小韩韩听听。”
“小韩韩。”
“再喊一遍。”韩云熙用他那蠢蠢欲动的唇,附在乔墨儿耳边,让她再喊一遍。
“小韩韩。”
乔墨儿听着他说的话,像是中了魔一般,回答着他。
“夫人,真乖。”
韩云熙摸摸乔墨儿的头,俯身下去亲吻了一口,像是得到糖果的小孩一般,很是满足。
探访结束的时间已经到了;临走时,韩云熙让牢头弄了些鼠虫剂撒在乔墨儿牢房四处,以防乔墨儿嗜睡的时候,有她最讨厌的老鼠接近。
韩云熙走后,耿逸怀也醒了,兴许是药膏效果好,又或许是耿逸怀身子硬朗,不大一会儿已经可以撑起来坐着了。
“韩云熙走了?”
“嗯,不走留下来吃晚饭?”
“我倒是不介意,倒是我的膳食已经被老鼠给吃了,分不了他一半。”
耿逸怀拿过另一半没有被老鼠吃的膳食,开始吃起来了,乔墨儿犯恶心的说道,“你别让我看见行吗?”
“以前在军营,饿了连草根都吃,你二哥哥也是这样,若是今日饿死在了这里,韩云熙说的计划,还怎么能执行?”
耿逸怀不嫌弃饭脏不脏,他只在乎能不能吃饱,吃饱了就有力气同皇上斗争,不吃饱别说斗争了,能不能活着看到明日的太阳还是一回事。
“宁做刀下魂也不做饿死鬼,你真的是把这句话发挥的淋漓尽致啊。”
超級小農夫 默忈
乔墨儿孕吐犯恶心好点儿了,就又开始跟耿逸怀呛了起来。
“谢谢夸奖。”
耿逸怀不知是走神了,还是跟乔墨儿说话的时候吃呛到了,“咳咳咳。”
“慢点儿吃,你那点儿膳食,真别怕我同你分。”
“你想吃,我还不给!”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