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8qhm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五十六章 對不起,我要走了-s0wpe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哈哈哈~~”
“先生,请坐…”,秦王笑着让吕不韦坐在了自己的身边,这个从前只属于范雎的位置上,吕不韦看起来有些惊慌,甚至是有些害怕,秦王咧着嘴,忍不住的笑着,也坐了下来。秦王抚摸着胡须,说道:“先生的才能,寡人是见识到了,楼缓当初送来消息的时候,寡人也只是想着能揭发赵丹的罪行,迫使武成君入秦…”
“哈哈哈,您提议直接派人去保护武成君的家人,寡人还有些担忧,害怕会引起误会…没有想到啊,事情居然是如此的顺利,寡人听闻,武成君的家人已经来到了上党,因为他的妻怀有身孕,行动不便,就暂时在上党休息..”,秦王笑着,又说道:“这都是您的功劳啊。”
吕不韦摇着头,认真的说道:“这是楼公的功劳,若不是楼公及时将赵豹的阴谋告知了您,我又怎么能想出这样的对策呢?况且,这也是楼公的意思,若不是他在监牢之内,诸事不便,这也就不必由我来负责执行…”,秦王还是很开心,过了片刻,他又有些担心的问道:“武成君真的会来秦国吗?”
吕不韦笑着回答道:“请您放心罢。马..武成君,他一定是会赶来的。”
秦王继续说道:“寡人听闻:卫国的吴起,用于用兵,向曾子求学,并且从事与鲁国国君,齐人攻打鲁国ꓹ 鲁国想要用吴起来担任将军,可是吴起的妻是齐人ꓹ 吴起为了表示自己和齐国没有关系,因而杀死了妻。鲁国便让他来担任将军。寡人听闻,成就大事的人ꓹ 是可以牺牲自己的家人的。”
“吴起在鲁国,母亲病逝ꓹ 他也忙于功名,不曾去看望祭拜ꓹ 曾子因此和他断绝关系ꓹ 可是他最后成为了秦国的大敌,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吕不韦摇着头,说道:“您所说的很对,想要实现自己理想的人,是可以因为理想而牺牲掉一切。可是马服君的理想,并不是跟吴起那样来担任将军,我听闻ꓹ 吴起在离开家乡的时候,曾咬着自己的胳膊对母亲发誓:我吴起不做卿相ꓹ 绝对不回卫国。可是马服君不是这样的。”
“我听闻ꓹ 马服君曾指着上天ꓹ 对自己的弟子们说:希望能在天下人忧虑之前忧虑ꓹ 在天下人享乐之后再享乐。他的理想是天下的百姓。吴起的妻使得吴起不能完成自己的理想,而武成君的家人却并不会妨碍他的理想ꓹ 相反ꓹ 他的理想只有在秦国才能实现ꓹ 赵国的君王爱他,却不愿意用他的想法来治理国家。”
“各国的君主都希望得到马服君来效力ꓹ 可是却不能完成马服君的理想,燕国国力疲弱,赵国贵族强势,魏国小人遍野,齐国固步自封,楚国上下离心…只有秦国,因为商君的制度,论国力,没有一个国家是可以跟秦国相比的,您听从应侯的意见,驱逐了强大的四贵,任用官吏们来治理国家,您的身边没有因为家世显赫,本身却没有才能的小人。”
“地方上的亭长里正,都能按着您的命令来行事。”
“等到马服君赶到,他所提出的各项制度,秦国都有足够的实力来执行,秦国可以结束这战争,从而开启一个全新的王朝,就像商汤取代夏,像周取代商那样,不,秦国将会超越那些王朝…百姓们安居乐业,秦国无比的强盛,您的王令可以传到天下任何一个地方,并且被执行。”
秦王的双眼逐渐的明亮起来,可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激动,他只是举了举自己的手,笑着说道:“寡人只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不过,先生您若是看到了,请务必要将那时秦国的强盛,告诉与寡人。”
“大王您如此强壮,怎么会看不到这一天呢?请您做好迎接武成君的准备吧。”,吕不韦笑着说道,秦王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对吕不韦说道:“让异人前往上党,武成君为异人抚养他的妻子,异人也必须要将武成君的母亲当作自己的母亲来照顾,还有武成君的家臣,也不能让他受苦!”
“寡人听闻,武成君的母亲刚烈,寡人很担心,她会…”
“这件事,就请您交给我吧,如今武成君的孩子即将出生,他的母亲也断然不会自杀。”
……….
邯郸城内
赵括恍惚的看着面前的两位秦国武士。果然,他的家人是被秦人所带走了,知道了这一点,赵括心里的担忧,并没有减少,因为他了解自己的母亲,若是母亲发现秦人用她来要挟自己,她一定会杀死自己,而自己的妻,艺,她肚子里即将面世的孩子,她能承受前往咸阳的道路吗?
戈公是一定会反抗的,他是那样倔强的人。
那自己又该怎么办呢?丢下她们,继续留在赵国,对她们不管不顾?这是赵括完全做不到的,可是赶往秦国,就代表了自己必须要离开赵国,离开信陵君,离开董成子,离开平公,离开骑劫,不能再祭拜杜,虞卿,蔺相如,乐毅,邯郸造…所有那些信任他的人…赵括低着头,长叹了一声。
赵括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马服的,他神情恍惚,当他惊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站在学室内,他的弟子们,他的宾客们,还有各派的学者们,都是在看着自己,他们都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只是认真的看着自己。赵括抬起头来,看着这些人,他轻声说道:“我的母亲,我的妻,戈公…他们被秦人带走了。”
“有很多人,他们说:马服君是仁义的人。”
“有人说:马服君是闻名天下的圣人。”
“我知道的真相,却并不是这样。”
“我害怕死亡,我不想辜负所有信任我的人,我不敢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沉迷于众人对我的尊敬之中,却又否认这一点。”,赵括认真的说着,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没有人开口,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赵括又说道:“我会害怕死亡,我会因为自己的感情而控制不住愤怒。长安君作恶多年,直到他杀害了我的朋友,我这才将他杀死。”
“没有董成子的审判,也没有走律法的形式…我自己说要以律法来治理国家,而自己却没有能这样。”
“如今,我的家人正在秦国,而我的朋友,所有信任我的人,却在赵国…我要去秦国了…我不能丢下自己的家人…我总是给他人说舍生取义…可是到我自己的时候,我还是没有能做出来,我不能放弃家人来追求道义..道理就是这样,任何人都可以夸夸其谈,讲述着自己的理念,可是到真正施行的时候,却总是被愤怒,被其他的什么所影响。”
“很抱歉,我辜负了赵人对我的信任…我必须要去救我的家人了。”
“我从来不曾追求名声,我也不渴望圣贤的名称…我不是心怀天下的圣贤,不是战无不胜的将军,也不是仁义马服君…我是赵括。”
“一个有怜悯心,想陪伴在家人的身边,想要为其他人做些事的平凡的人。”
“我不会请求大家跟着我离开,想要离开的人,我可以给与盘缠,足够二三子返回自己的家乡。”,赵括朝着众人俯身行礼,这才走出了学室,狄,幸等人完全没有半点的迟疑,直接跟上了赵括,韩非急匆匆的朝着家里走去,他还有很多要收拾的东西呢,其余弟子们也大多是如此,除却几个楚国,赵国,魏国的弟子们,此刻有些犹豫不决。
门客们就没有这样的情况,就连赵傅在内,都是解下了自己的官印,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而当马服君即将离开赵国的事情,传到马服人的身边的时候,马服人是不相信的。他们去问了韩非,问了狄,得知了真相,马服人沉默了下来,随后,他们也开始收拾东西…马服君去哪里,他们就要去哪里。
赵括抱着赵政,笑着对赵政说道:“收拾东西吧,我带你去见母亲。”
赵政非常的开心,他笑着冲出了门。平公坐在自己的院落里,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微笑着看到赵政离去,平公又抬起头来,看着赵括,赵括看到他眼里闪烁着的泪光,平公张了张嘴,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他沉默了片刻,方才站起身来,对赵括说道:“祝您平安,希望灾祸远离…”
“平公…一起走吧?”
“我…我就不走了。我的妻,我的孩子,都安葬在这里,我怕,我的妻会找不到我…”,平公说着,抬起头来,微笑着看着赵括,“我听说了邯郸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人会责怪您的,我更不会…我还要谢谢您..若不是您…我…”,平公忽然掉下眼泪来,他低着头,只是摇着自己的头。
“平公,跟我走吧…”
“不必了…快准备吧…准备东西吧。”,平公挥着手,转过身去。
沒有老婆的日子
韩非要带的东西很多,当然,都是些竹简,这些不只是马服君的言行,还有很多是韩非自己的理解,他自己的学说理念之类的,狄正在吆喝着自己的妻女,让她们做好准备,幸一个人,倒是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整个马服都在忙碌着,而赵括,此刻却还是没有忙起来。
他缓慢的走在马服乡里,看着两旁那些繁忙的百姓,认真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走过了自己总是经过的道路,走过了大门,走过了自己忙碌的耕地,走过了杜的坟墓,远处出现了很多的骑士,正朝着马服的方向狂奔而来,赵括抬起头来,看向了远方。正在这个时候,他看到魏无忌骑着骏马,骏马飞驰而来,魏无忌猛地勒马,骏马高高扬起了前蹄,放声嘶鸣。
信陵君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在他的身后,则是他的门客,还有圆滚滚的董成子,魏无忌笑着,走到了赵括的身边,“听闻您要离开赵国?”
重生蓮蓮有魚 一抹紫霞
二嫁:下堂夫君別碰我 雪山小小鹿
胡希恕講傷寒雜病論 馮世綸
簾幕卷清霜
赵括的脸上略有些落寞,他点了点头。
魏无忌却是笑着,“早就该这样了,何苦在这里受气呢?什么时候走啊?既然您的家人没事了,您可不能急着离开啊,您曾答应我,要陪我喝酒…得要陪我好好的喝上一场啊。”,董成子低着头,不舍得看着赵括,他说道:“众人都在后方,他们都想要来送…您。”
赵括便请他们赶往自己的院落,空荡荡的院落内,再一次坐满了宾客。
萌仙出沒,冷王請註意 蝸牛雪雪
魏无忌带来了很多的酒水,热情的跟赵括交谈了起来,言语里完全没有半点的悲伤,董成子只是喝着闷酒,一言不发,很快,庞公,田公,廉颇,连赵晖也都赶来了。赵括热情的接待了这些人,完全没有提及自己要离开的事情,这些人也没有再提,他们只是坐在赵括的周围,互相开着玩笑,氛围是那样的融洽。
“来…请您陪我再喝了这盏酒。”,魏无忌再次跟赵括对饮,平日里酒量极好的他,此刻却醉的很快,他笑着,拉着赵括的手,对众人说道:“我们应该要为马服君而高兴啊,马服君终于找到了自己发挥出自己才能的地方,他在秦国,一定会受到重用,绝对不会像赵国这样,二三子可知道?《马服书》啊,秦国的官吏们都是要背诵的!”
“马服君这样的人,能带兵打仗,能治理国家,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人,落在庸主的手里,却发挥不出自己的作用来…他有那么多好的制度,却没有一个制度在这里得到施行…”
魏无忌醉醺醺的说着,有些愤怒得说道:“这是不对的!”
“我的律法还没有编订完…若是您离开了…谁再帮我去修改律法啊…”,董成子呆滞的说着,又饮了一口酒,随后他笑了起来,他说道:“我要回到自己的封地去了,还是小地方要好啊,这邯郸,实在是太让人憋屈…”
这一天,众人喝的大醉,就连赵括也是如此。
廉颇跳下来,为众人表演舞剑。
庞公为他高歌。
田公不知何时也为他们击鼓为乐。
而董成子只是哭着。
魏无忌笑着。
赵括低着头,边哭边笑。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