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0z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679章 張遼的套路看書-cssvw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没什么,天气炎热,我想西瓜吃了。”
关平摇了摇脖子,当做活动,对于鲁肃的询问,并未做出正面回应。
似此等预测天气之人,当真是世间少有,太过于稀缺了。
“西瓜是何物?,某未曾听闻过。”
“就是里面是红壤,外面是绿皮花纹的瓜,从西域引进来的。”
“哦,原来是寒瓜啊!”鲁肃恍然大悟,是这种东西,他吃过。
“寒瓜?”
关平眨了眨眼睛,他只是听闻合肥附近以盛产西瓜闻名,只不过现在应该还没有大规模种植。
“此物不是从西域传来的?”
“汉武帝曾经派人募商民,携丝绸,从交州(雷州半岛)乘海船出发,带回了寒瓜。
斷鴻零雁記
关小将军,故而此物并不是从西域传来的,叫西瓜是不对的。”
“哦,倒是我记错了。”关平侧头道:“此物可是有种植?”
“大抵上江东以及交州南海郡是有的,但是不多。”
“嗯。”
关平点点头,倒是没想到海上丝绸之路已经有了雏形。
至于西瓜是叫西瓜还是寒瓜,关平觉得问题不大,能吃就行。
还是要尽早协助江东打下合肥,避免逍遥津战事才好。
“关小将军,对于此次攻城之战,你还有何主意?”
关平顿了顿,觉得还是要把自己的预想说出来:
“子敬先生请看,合肥城地势低洼,如果这天还能再下大雨,堵塞肥水,
届时掘开水坝,水淹合肥,定能让城内所有人变成水王八ꓹ 子敬先生便可瓮中捉鳖了。”
听到这里,鲁肃同样抬头望天ꓹ 摸着胡须摇头道:
“可惜我也不能预测天气,何时能够再下暴雨。”
说完之后,鲁肃看向关平:“没成想关小将军就会水淹这一个法子ꓹ 可关键出奇的好用。
腹黑總裁霸嬌妻
前有水淹曹军,吓得曹仁放弃襄阳逃窜回宛城。
幸福給你看 左薇
不久前又是一计ꓹ 暴雨过后,攻破皖城。
现在又想着水淹合肥ꓹ 还真是让我ꓹ 说不出话来。”
“南方多雨,加之河道纵横,不利用水,还要利用人命堆吗?”
关平倒是觉得水淹没什么,不抓住一切机会利用水火这等人间大杀器,岂不是可惜。
鲁肃躬身拱手道:“受教了。”
同學少年都不賤
“子敬先生,我们合起伙来才三万三千余人ꓹ 合肥城内可是有万人,当真能打下?”
关平侧头问了一句ꓹ 当初城内只有三千人ꓹ 孙权麾下三万都没有打下来。
现在城内守军变多了ꓹ 而且守将也换成了张辽。
双方的量级差的就更多了。
孙权还想用三万人打下合肥ꓹ 关平都觉得有些不可能。
“这些只是先锋部队罢了。”鲁肃扶着船帮笑道:
宋疆 青葉7
“程老将军领兵两万正在别处屯驻,孙瑜孙韶孙皎等孙家子弟领兵三万余ꓹ 也在赶来当中。”
“好家伙ꓹ 看样子吴侯打下合肥的决心ꓹ 当真不小。”
关平没想到孙权竟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
前前后后八万多人,足可以号称二十万大军了ꓹ 对外宣称十万岂不是亏大发了。
这般谋划,那江东岂不是有些空虚?
孙氏家族的子弟,除了孙策孙权的儿子之外,其余几乎都有机会领兵,两千人到万人不等。
“此战机会难得,务必要趁着曹操西征,一举拿下合肥,占据整个淮南。”
鲁肃这才坦露他的心声,曹操与马超韩遂等人交战皆是处于不利局面,大军被牵制。
更何况关中与淮南相距甚远,曹操就算是想要回军救援,那也是来不及的。
关平忍不住伸手手鼓掌道:“子敬先生,此举真是棒!”
鲁肃呵呵一笑,双手背后道:
傳奇藥農 我銅學
“关小将军,如此看来,刘皇叔仅派遣你领兵三千前来相助,岂不是有些少了?”
关平明白鲁肃的话,是要让己方加码。
“子敬先生,实不相瞒。”关平同样扶着船帮,看着岸上安营扎寨的士卒道:
“此次助江东打下合肥之后,我便要朔流而上,插到宛城背后,与我父配合,前后夹击,拿下南阳郡。
最后与江东继续接壤,如此可围攻兖州豫州,剑指许洛,兴许能够截断曹操的退路。”
鲁肃听完关平的话,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关小将军觉得关西联军与曹操谁输谁赢?”
“曹操赢。”
关平笃定的说道,在这点上,没有欺骗江东的想法。
“为何?”
“韩遂、马超等在今春三月时,就在潼关屯集十万大军,
加之用于长途输送粮草的人力,关中各部,今年的农业生产几乎全废。
此时秋季还剩一月,冬季将临,关中各部却征收不上来新粮,全军有断炊之虞。
如果韩遂马超不能在剩下的一个月时间内击溃曹操,那关西诸将必败无疑。”
“那曹操就没有断粮之危?”
養狼為患
“钟繇身为司隶校尉,早年间就开始屯田聚人,如今的洛阳,
再也不是当初董卓祸乱那般十室无存残破模样,人口也恢复了三四成。
更何况关中土地本就肥沃,曹操一直重视屯田,粮草怕是不缺。”
鲁肃叹了口气道:“如此看来,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一个月或者至多两个月。”关平指了指更远处的稻田道:
“至少可以收割合肥附近的稻田,不让张辽以及寿春的温恢,收获今年的新粮。”
“就食于敌,却是这般。”鲁肃摸着胡须望着合肥城道:“两个月,务必要攻破合肥。”
关平点点头,很好,鲁肃有这个决心就好,没有让自己写信增兵更好。
江东士卒开始上岸安营扎寨,一副做出围攻合肥的架势。
张辽早早的就出现在城头上,借此观望肥水之上的江东战船。
十万之众?
说是孙刘联军,可刘备的旗帜着实是有些少。
看样子合肥城,并不是刘备的主攻目标,云长是想要攻打南阳,只待这里发生激烈的战事。
“吾观城外守军不过四五万。”乐进矮了张辽一头,站在城墙垛口说道。
“兴许四五万都不到。”张辽摸着胡须:
“若是孙权想要凭借手中这点人马便想要攻下合肥,真是痴心妄想?”
乐进对此表示赞同,前任扬州刺史刘馥数年间储存的军用物资,依旧存留许多,足够用了。
而且这一次麾下士卒更加精锐,至少比现任扬州刺史温恢,当时手下的士卒要精锐。
十倍围之,孙权没有十万人,休想强行攻下合肥。
护军武周扶着城墙垛子道:“还有一月,水稻就要成熟了,否则今年的粮食就要被江东给割走了。”
“届时就算是一把火烧了,也绝不能留给江东。”乐进直接就定下了基调。
粮食这种东西,就算自己不能得到,也绝不能落入敌人的手中。
张辽摸着胡须,想了想:“这就要看丞相在关中的战事进展如何了。”
“我接到的消息是丞相已经连败了两遭,若不是许褚护卫得当,差一点便死在了黄河边上。”
武周压低声音说道。
张辽点点头,丞相前夕战事不顺,不过他从温恢那里又得到了最新的消息:
“丞相已经绕过潼关,逼近渭河了,只要在渭河站稳脚跟,马超等人必败。”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血之傷愛之恨2
这下轮到乐进与武周齐齐看他:“为何如此肯定?”
“马超韩遂无粮!”张辽望着远处的江东营寨树立起的旗帜:
唯愛唯戰
“故而一个月内,我们要击溃孙权,让他第二次兵败合肥。”
“主动出击?”乐进看着城外的江东士卒:“莫不如趁着现在就去。”
“现在?”张辽摇摇头道:“此时敌军戒备最重,我等悍然出击,达不到效果。
莫不如明日拂晓,我们再还给孙权一个突袭。”
乐进、武周侧目而视,此举有些冒险。
“现在,乐将军守城,护军随我出城列阵,我要用蒋子通的计策,离间孙刘一二。”
言罢,张辽命人擂鼓示警,没过一会便领军出了城门。
孙权自是不虚,领着一众武将前往对峙。
占据合肥,乃是江东兵发中原迈出的第一步。
上一次趁着赤壁之胜没有迈出去,这一次,携带八九万士卒,一定要迈出这第一步。
此时此刻,孙权被脑海当中被自己的雄心壮志所充满。
我孙仲谋执掌江东十一年了,今年终于能够做下一件超越父兄的大事了!
皖城之战,一顿饭的功夫。
给了孙权极大的信心!
张辽策马上前,搭手望去,只见一个紫髯碧眼之徒,以戟指道:
“孙权小儿,何故犯我边境。”
孙权自是不虚张辽,也是策马上前高声嚷道:
“张辽匹夫,此乃大汉疆土,我等汉臣,自是要匡扶汉室,剿除汉贼。
你若是迷途知返,快快下马受降,我定会饶你不死。”
“哈哈哈。”张辽高声嚷道:“我乃大汉天子亲封的将军,你这个乱臣贼子,反倒要剿除汉贼,真是可笑。
若是你肯下地受缚,我自是会在丞相面前替你美言几句。”
“哈哈哈。”孙权故意高声大笑,指着船上的朱光等俘虏道:
“庐江郡太守朱光等人,被我用一顿饭的功夫就擒获了,尔等也敢在我面前称雄!”
“哈哈哈。”这下子轮到张辽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孙权小儿,你第一次攻打合肥被蒋济半封密信吓得烧围自退。
世人皆知,赤壁之战,乃是江东大都督周瑜之计谋。
皖城之战,乃是江东大都督鲁肃之谋,与你何干,当真是不知羞耻!”
“张辽匹夫,我定要斩你!”孙权气的一点涵养都不讲了。
可惜中途劈了音。
关平策马上前,把铜制喇叭递给孙权道:
“吴侯,嘴巴对着这个小口,声音能够放大,
张辽乃是武将,肺活量大,声音也更加洪亮,咱不能堕了气势。”
孙权接过关平的喇叭放在嘴边大吼一句:“张辽!”
声音传过去,吓得孙权都一愣,随即嘿嘿大笑:
“张辽,实乃匹夫也,不识国家大义,不晓人伦纲常,为虎作伥,终会遭人唾弃,呸!”
关平瞥了一眼自己的铜制喇叭,妈的,没法要了。
孙权铁憨憨无疑了!
你呸就呸,吐吐沫做什么?
张辽倒是没想到孙权拿了那个东西,说出来的声音,竟然大了许多。
他身旁的那个年轻人是谁?
为何会拿着与云长形制差不多的青龙偃月刀?
莫不是关平关定国!
“可是定国贤侄?”张辽高声问道。
关平这才把大刀挂在得胜勾上,抱拳道:“张叔父,却是小侄!”
“汝父云长可好?”
“安好。”关平放下手,顿了顿道:“一直想着要兵发宛城,有机会和叔父再饮酒切磋。”
“哈哈哈。”张辽高声道:“听闻他与公明曾在襄阳城下对饮,此事我极为羡慕。
自从许昌阔别,已经有数哉未曾好好一起饮过酒了。”
“待到我擒了张叔父,你们兄弟之间,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畅饮!”
“哈哈哈哈。”张辽摸着胡须放声大笑:“定国颇有汝父之风!”
关平再次抱拳高声道:“张叔父是第一个这般说的。”
“哦?”张辽挑挑眉,倒是奇怪。
“张文远兴许是不了解我吧,如果了解我定然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关平脸上笑嘻嘻,心中所想倒是没说出来。
当时华容小道,自己想要寻一寻徐晃和张辽,给扣下。
可惜二人一个住在樊口,一个在剿灭雷绪等人,都不在。
这是关平与张辽的第一次见面。
“也对,汝父颇为严厉,兴许对你说不出这般的夸奖之词。”
张辽摸着胡须道:“我敢肯定,云长心中是极为欣喜的。”
“张叔父,我劝你早日投降,吴侯领兵十万,可不是来虚的。”
听到劝降词,张辽却是不理会,直接说道:
“如今江东倾巢出动,定国,汝父云长是否会趁机出兵江东?”
末世辣文男配逆襲記 非蘿
孙权闻言把目光从这个铜制大喇叭上收回来,看向张辽。
一定是离间计!
不过长江上游不在自己手中,孙权依旧是放心不下,他装作漫不经心得样子,只是耳朵朝向了关平。
对于这种证明自己吃了几碗粉的套路,关平自然是不会上当。
“哈哈哈。”关平大笑几声扬鞭道:“张叔父真想知道吗?
如果你能追得上我,我就告诉你!”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