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fh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起點-第一百五十四章 雷驕王看書-xyhvr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小說推薦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若是纳罗还没走,那么这个场景他会非常的熟悉。
只见红衣使脚下的水潭中,一条粗壮的闪电拔地而起,自下而上,直冲云霄。
红衣使被红色屏障包围,被这条雷龙吞噬,虽然这是青光灵力所化,与他的差距甚大,但也感受到了无比震撼的压力。
这……这是雷御法术?!
红衣使瞠目结舌,透过密密麻麻的雷电望向白马筱,心里不禁打起了寒颤: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不远处,古言也同样看着白马筱,眉头渐渐皱了下去。
自从雷骄王失踪之后,再也没有人使用过雷御法术,八王之中破坏力最强,实战能力第一的雷骄王的法术,居然会在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子手里释放出来?
虽然这法术很厉害,但双方法力修为相差极大,红衣使不至于会输。
但古言注意到了空气中,那不同寻常的血腥味。
那味道极淡,却很熟悉,一同那人的味道一样,充满了恐惧的气息。
請你將就一下
古言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
黑暗的天空,仅有天边那一轮明月散发着暗淡的月光。
在这样的暗光下,漆黑的云朵渐渐聚集,虽然看不清,但显得整个天空都矮了下来。
仿佛下一秒,天空就要压下来,压垮整个大地。
厚重低矮的天空之中,隐隐闪过几道耀眼的光芒。
通灵血……
古言暗暗心惊,通灵白马和雷骄王,能让这两者能够形成关联的,还是三百多年前的白马非。
三百多年前,雷骄王擅自离开蛇首宫,转世为人,成为白马非。
在那之后,杳无音信,传言他去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年轻人,难道与白马非有什么关系?
古言想不通,也看不透。但他唯一知道的是,五秒之内,红衣使的屏障必破!
白马筱持续释放着灵力,那道雷柱依旧迅猛的吞噬着红衣使。
红衣使咬着牙,强装镇定的喊道,“就这点能耐吗?!连我的屏障都击不破!小子,你还差了点劲!”
白马筱不甘示弱的对吼道,“少废话!第三招必破你的防御!”
“哈哈哈!老子等着!”
看来五秒不够,还需要十秒。古言无奈的心想着,这俩人在这种时刻还有心思打嘴仗?
接着,白马筱没有再废话,举手指天,喊道,“第三招,‘引雷符’!”
话音落下,低沉的空中,那忽隐忽现的闪光猛然乍现,网状的闪电铺满众人头顶上那片漆黑的乌云。
紧接着,闪电劈下,没有人看到它下落的过程,因为那是自然中真实的雷电。
人们常说“快如闪电”,而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闪电。
众人只看到眼前电光一闪,刺眼无比,紧接着拿到灵力形成的雷柱瞬间消散,红光屏障不复存在,红衣使也跪倒在地。
饶是他拥有红灵修为,也挡不住着自然的雷电一击,若不是他灵力够强,此刻早已灰飞烟灭。
红衣使挣扎着抬起头,看着白马筱的眼神中,不知是恐惧,还是胆怯,亦或是惊疑,复杂的心情汇聚成一句话脱口而出,“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既是对他的疑问,也是对他的肯定。
白马筱挺胸抬头,神采飞扬,“捕蛇人,白马筱!”
白马筱?没听说过。
但他的话透露出了两个信息。
一是,他的确是白马家的人,有这罕见的姓氏,便与通灵白马脱不了干系。
二是,他是捕蛇人,说明他是蛇神教的敌人。
想不到雷骄王转世的后人,居然会成为蛇神教的敌人,古言不禁觉得讽刺。
侍奉蛇神的王,后人居然成了捕蛇人。
红衣使颤颤巍巍的站起,颤抖的双手试图再次聚起灵力,可那道雷虽然与他的屏障同归于尽,但余力还是让他感到浑身麻痹。
回到宋朝當皇帝
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 茗香寶兒
白马筱缓缓摇头,“别挣扎了,你已经输了。”
红衣使冷笑一声,不屈的说道,“你在说什么?老子堂堂红枫修为,会被你这个青岚给……”
头顶的乌云中又闪过阵阵轰鸣,仿佛随时都会再度降下雷电。
古言冷哼一声,“他说得对,你已经输了。”
红衣使不解,艰难的回过头,“左判司……大人?”
特戰雇傭軍 妖小子
薔薇小鎮 蜜秘
古言面无表情,双目如同无尽的深渊,“刚刚那道雷电,来自于你背上的符。”
红衣使一惊,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后背,果然贴着一张用血画出的符,而符纸却是青光汇聚而成。
刚刚的雷柱封住我的行动时,那个小子贴上的吗?红衣使挣扎着,想震开那张符,但身上的灵力却在麻痹之下难以调动。
古言看着白马筱,毫无感情的说道,“为什么你不杀了他?”
白马筱不解其意,颇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毒寵神醫醜妃
古言继续说道,“你只需再引下一道雷,他立刻便会灰飞烟灭,可你迟迟不动手,为何?”
为何?这场说好了是比试,打败了就可以离开,所以白马筱一直奉行着点到为止。
他想了想,回答道,“只是一场比试,没有必要杀人。”
“没有必要吗……可他仍未认输,你不杀他,他就会来杀你,到时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的确,白马筱扪心自问,若是正面交锋,他不会那么容易能够压制这红衣使,毕竟差距在那,这是他几次跨层次战斗所总结的经验。
他这次能轻松取胜,完全是因为红衣使那托大的“让你三招”,给了他三招的机会。
所以正如古言所说,此时既然得了便宜,尽快杀掉他,结束战斗,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他始终下不了手,“他已收了重伤,就算再站起,我也可以把他打趴下。久而久之,迟早会认输的。”
古言笑着摇摇头,笑意之中满满的都是嘲笑,“他若输了这一战,下场便是死。所以他不会认输,至死方休。”
“他说的有道理啊。你不杀他,就会死在他的手上!”这时,心魔的声音彻底动摇了白马筱的决心。
他缓缓抬起手,不自觉的想要再引下一道雷电,将眼前这个已然丧失反抗能力的红衣使劈成灰烬。
妖孽的嬌寵
“你要想清楚!你和他们不一样!”可魂侣的话,却又让他迟疑了。
“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他亡,所有人都一样!”
“做你自己!遵从本心,不要被别人误导了!”
两个声音在白马筱的脑海里炸开,只觉得深处闹市,两个人就在他耳边吵架,还非要拉着他问出个对错,又烦躁又无奈。
“都给我住口!”白马筱烦躁之间,居然吼了出来,周围的人们都被他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这个忽然发起脾气来的家伙。
“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就算他不肯认输,我也能把他打到服为止!”终于,他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本心。
“是吗……”古言呵呵的笑了两声,“能力是有了,可惜少了些魄力。”
白马筱一愣,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古言看着头顶还未散去的雷云,喃喃道,“还以为,能再度见到雷骄王的风姿,可惜啊……”
这时,红衣使终于从麻痹中恢复,红光乍现,背后的引雷符瞬间消散,“臭小子!我才不会输给你!”
他一跃而起,红光环绕,快如闪电,眨眼便来到白马筱的面前。
好快!直到白马筱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红衣使那聚满红色灵力的手爪,已经伸到了他的脸前。
这速度,众人均没有看清,眼看着白马筱将要为自己丢失绝佳机会的失误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时,红爪在他脸前却停了下来,红衣使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恐惧。
白马筱还么弄清发生了什么,就听他忽然大喊一声“不要!”,接着他的整个身子向后方飞去。
直直的落在了古言的手上,像是被古言吸了过去。
古言抓着他的脑袋,不顾他的求饶,冷冷的说,“你已经输了,就该把命还回去。”
吞火情懷 溫瑞安
霎时间,黑色的气体不断在古言的周身显现,呈螺旋状向他的手心汇聚,就像是一个强大吸力的吸尘器,正不断的吸取着什么。
这时,白马筱可以看到,红衣使的脸上居然开始变得褶皱,衰老,连头发也开始渐渐斑白。
不一会儿,他已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完全看不出是原来那个中年男子。
唯一不变的,是他脸上那充满恐惧的神情。
然而还没有结束,他正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苍老下去,最后越来越干瘪,直至像一具干尸。
不一会儿,他已完全不动,两只眼睛也衰败殆尽,只留下两个漆黑的孔洞。
他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干尸。
这场面极度震撼,就好像看到一个人未来百年的变化,在这短短的一分钟里加速显示着,如此处死的手段,极其残酷。
魔尊仙皇
白马筱无奈的摇摇头,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或许让他被雷劈成灰,远比这个下场要好得多。
正惋惜着,古言已经望向了他们。
身后的黑衣人们不自觉退后了一步,心有余悸的他们生怕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下场。
一夜傾城:惑國蠱妃
“你很厉害,而我也信守承诺。”古言对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肯定。
白马筱没想到他会真的就这样放了他,可下一秒他便知道,没那么简单。
“不过,你不是人皇教的人。”古言虽没看出他的身份,但至少能看出,他与人皇教不是一路人,“所以,你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开,而这些逆党,必须留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