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t05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討論-第七十九章 心態逐漸崩壞分享-c2zfn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瑞龙!”
“别惹麻烦,你还嫌现在的汉东不够乱吗?”
祁同伟毫不客气的回绝了赵瑞龙的要求,虽说对方只是一个侦查处长,但是前脚丁义珍刚死,后脚就干掉这位。
此举和开战没有两样。
“你先听我说完,瑞龙啊,如果你真的对他很不爽,真的要干掉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绝不是现在!”
“耐心一点,等风声过去了,随便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拦着你。”
食物鏈頂端的忍者 風靈月影
电话另一边,赵瑞龙强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
在他眼里,祁同伟飘了,不再是那个对他言听计从的祁同伟了。
“行。”
“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挂了。”
旋即,不等祁同伟那边的回应,赵瑞龙直接挂断了电话。
砰地一声!
一部崭新的卫星电话摔的稀碎。
“MD!”
隱婚甜妻拐回家
赵瑞龙骂骂咧咧的吐出两个字。
他还不信了,没了张屠户,还得吃带毛猪不成?
这口气,他忍不了。
随手拿起另外一部电话,赵瑞龙快速播出了一则电话。
“调花斑虎去汉东,有任务!”
“待会我会把目标人物的信息传过去,让他做的干净一点,不要留下什么隐患。”
…………
汉东。
XX招待所。
霸道老公寵萌妻
刘新建抬了抬眼皮,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眼神里满是不屑,仿佛自己是一名英勇的‘敢死队队员’,对面的则是一群想要迫害他的人。
‘想要我出卖兄弟?’
‘没门!’
‘我刘新建!’
‘抵死不从!’
再被纪X带走的那一刻,刘新建就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生涯完了,好在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去了国外,而他的父母、岳父岳母早在几年前就悄悄地办了移民手续。
如今国内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孑然一身,没什么好怕的。
该捞的也捞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的了,唯独有一点ꓹ 未来的日子恐怕没有了自由。
“刘新建,想当年你也是汉东的政治新星ꓹ 短短六年,你就从一个副营级的转业君人,被破格提拔为副厅级的省X办公厅副主任兼秘书处处长。”
“只可惜ꓹ 你走错了路。”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在想想以前ꓹ 你不觉得羞愧吗?”
種田之天命福女 我家的麥田
刘新建冷笑一声,反问一句。
“羞愧?”
“我有什么好羞愧的?”
“我刘新建ꓹ 上对得起天ꓹ 下对得起地,我!问心无愧!”
砰!
林华华愤怒的拍了拍桌子。
“是!你是讲哥们义气,但是你对不起人民!”
“你手中的权利是人民给你的,不是某一个人给你的!”
刘新建呵呵一笑,耸了耸肩,懒得与面前的小丫头片子争论。
私有寶貝妻,總裁很斯文!
还是年轻啊,没能认清现实。
和这样的小丫头片子争辩ꓹ 又有什么意义?
自己这是怎么了?
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呼!
呼!
林华华愤怒的盯着刘新建,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无赖。
就这种人?
还是省X大代表呢?
开什么玩笑?
刘新建抿着嘴角偷偷一笑ꓹ 对面的小丫头越生气ꓹ 他心里就越高兴ꓹ 越得意。
咔哒。
就在这时ꓹ 房门忽然打开。
刘新建转头望去,当他看清来人时ꓹ 不由面色一变。
怎么又是这家伙?
没完没了是吧?
凭心而论ꓹ 他宁愿面对一百个叽叽喳喳不停的林华华ꓹ 也不愿意面对这个人。
在这个人面前,刘新建觉得自己就像被剥的干干净净ꓹ 什么秘密都没有。
林华华循声望去,脸上立马转怒为喜。
“处长,你忙完啦?”
“忙完了。”
李杰淡淡的点了点头,而后草草地打量了一眼刘新建。
“看样子,进展好像不太顺利?”
“刘总,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特别了不起啊?”
“就像一个慷慨就义的斗士?”
刘新建闻言不自觉的挺了挺胸,摆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
海賊之召喚悍妹 板栗27號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李杰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此刻的刘新建,内心里还充满了无限的幻想。
是时候让他清醒一下了。
重生從穿越開始 煙波華然
“1002*****222,6215*****556,6228*******321…………”
“刘新建,这几张卡号你应该很熟悉吧?”
与此同时,对面的刘新建目光呆滞的望着李杰,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虽然他没法完整的背出这几张卡号,但是他越听越觉得耳熟。
最后,他终于想了起来。
这就是他用来转移资产的卡号啊!
既然对面知道了这几张卡,那卡里的钱,恐怕已经被冻结了。
庶女毒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二聶
这几张卡里的钱加起来有七八千万啊。
不是一笔小钱。
而他的老婆孩子又没什么赚钱的能力。
如果没了这笔钱,他们在国外可怎么生活啊?
反贪局的人怎么知道这几张卡的?
要知道,这几张卡的开卡人可和他没有任何关联。
“看来,你很熟悉吗,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几张卡里的金额加起来应该是78023541.23。”
“不过,我想,这点钱,咱们的刘总应该不会放在眼里。”
“您是什么人啊?”
“在塞班岛,一晚上输了一亿两千万,眼睛都不眨的主。”
“是不是啊?”
“刘总?”
刘新建回过神来,恨恨的瞧了李杰一眼。
这家伙!
可恶!
真是面目可憎啊!
“啧啧,生气啦?”
“那么,接下来我说的话,你恐怕会更生气。”
“你想不想听听啊?”
刘新建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哼!”
想不想听?
我不听,你就不说了吗?
李杰见状不由心满意足的笑了笑,他说出这些话就是为了搞崩刘新建的心态,反正对方在这里就是一个聋子,一个瞎子。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刘新建无从反驳,无从验证。
“丁义珍,你应该不陌生吧?”
“前几天,他死了。”
“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刘新建冷笑一声,直接闭起了眼睛。
“他啊,就是因为吃了一个馒头,吃死了。”
“现实版的一场馒头引发的血案”
“对了,再附赠你一个最新消息。”
“买凶的人我们也找到了,是在安南的一个小村落里找到得。”
“不过,我们迟了一步,只找到他的尸体。”
李杰并没有骗他,薛六确实死了,死的悄无声息,如果不是被人意外发现,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