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pw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不敗天王笔趣-第三百七十八章 我還是鎮國天王相伴-atyz6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
第二天早上。
云州总署,大总督办公室。
林轩从后门进来,安坐办公,丝毫没有受到国师视察的影响。
九点四十分。
一架国航专机降落在云州机场。
云州总署的高级长官,在机场迎接。
对国师的到来,云州总署部署了最隆重的礼节,仅次于十年前,刚宣誓就职不久的国主驾临。
国师田国忠下了飞机,在阶梯上挥手。
他笑容和蔼,面目端正,举手投足一举一动,都有着当朝首相的风采。
走上长长铺就的伊利羊毛红地毯,田国忠跟云州总署最高长官孙胜握手寒暄。
随后,他似乎随口问了一句:“林总督,没有来啊?”
孙胜一愣,以为林轩就任云州大总督一事,对当朝国师来说当然不是秘密,便马上赔笑解释道:“林总督多半不知道国师驾临视察,他应该在家,或者在总署总督办公室。”
国师田国忠微笑说道:“无妨,我就随口问问。林总督是从北领战区回来的高级将领,劳苦功高,我应该前去拜访他才对。”
孙胜连连说:“不敢不敢,国师大人您请。”
在摄像机前,国师风采让无数人倾慕崇拜。
国师日理万机,行程紧迫,在云州的视察,只有两天的时间。
先来到云州总署。
跟各级长官亲切交谈,慰问并鼓励之后。
国师田国忠,跟一个便服威严中年人,两人在一众长官的簇拥下,来到了大总督办公室。
田国忠微笑着,敲了敲门。
这放在云州总署各部门长官眼中,自然是亲切的。
果然是国师呢,就是非同寻常。
孙胜忍不住喊了一声:“林总督,国师来了!”
他的意思是,提醒林轩,国师来了,赶紧出门迎接。
当朝国师前来云州视察,身为云州大总督,不去机场亲迎,都已经很失礼了。
国师若是见怪,恐怕大总督的仕途,基本就终结在这总督任上了。
虽然在孙胜眼中,林轩这个大总督,本就没有什么进取心。
但是,万一呢?
毕竟他年纪轻轻的,看起来还没到三十岁呢,真是前途似海恐怖如斯的年龄啊……
跟国师打好交道,赶紧出来迎接,才是正道。
不光是孙胜如此想法,云州总署,乃至国师跟那个中年男人,都是如此想法。
他们都等着这位大总督出门,恭谨相迎。
但是,里面隔了十几秒,才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黑暗公子哥 陌上瘋
“国师?”
“让他进来吧。”
一瞬间,场面冷却了。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本来春风和煦,气氛热烈的场面,如进入到了寒冬。
云州电视台台长赶紧暗示摄像师,停止摄影,最好马上掐掉这段。
这要是播出去,可是个大事件,他可是犯错误的!
国师田国忠的脸色不变。
他早就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
但他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却是眉头一皱,冷冷的哼了一声。
“云州总署,这位大总督好大的官威啊。”
“这是一方土霸王么,割据的诸侯么?”
“什么时候,连当朝国师大人来视察了,都得敲门进去。”
“他当他是谁?国主,还是天王?”
砰的一声,他抬脚踢开总督办公室的门,率先进入。
国师田国忠朝着左右和蔼一笑,然后缓步而入。
其他人……
云州总署各级长官,以及国师办的长官随从,都不敢进去。
明摆着,眼前的态势不对。
都没有照面,就已经火星四溅了。
帶著歷史名將闖三國 唯我墨黑
这位云州大总督,看来就没打算给国师应有的待遇。
而这个威严的中年男人,也直接就给这位云州大总督这件事上定了性。
谋逆!
虽然没有直说,但一顶山重的大帽子,已经扣上了!
国师田国忠进去后,总督办公室的门,被随手轻轻的关上了。
但在众人心中,却是如山一般沉重。
国师田国忠一进门,就看到了简单的办公桌前,简单的椅子上,那个衣着简单的青年人。
他低着头,正忙碌的在一份文件上备注。
“林轩,果然是你。”
“你果然就是云州大总督。”
国师田国忠虽然为这个年轻人的年轻而震动,但终究不出所料。
那个敢灭云州田家十一口,敢炮轰上京田家祖坟,敢让他的孙子人道不能的林轩……
真的就是那个神秘的云州大总督!
但是,这又如何?
一个二线城市的大总督而已。
而他,田国忠,是当朝国师,统御各地长官,有监察之职。
换句话说,云州大总督,可以称霸一方,但依然要归他国师管辖。
他是总督的上司!
这时候,林轩也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田国忠。
这个当朝国师,他在电视里看过好几次了。
財女駕到 禪靜
無極仙道 若德
真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因为在北领崛起后,他虽然成就镇国天王,仅在国主之下。
但是,他始终都没有回过上京,没有跟上京官员朝过面。
这位国师大人,看着儒雅,但面相阴郁,显然心机过重。
而且,他不仅仅是心机过重,欲望也过重,对家人的监管,对自己野心的监管,都不够。
林轩淡淡的说道:“国师田国忠……从前听到你名声,就觉得不行。如今见了面,本人还不如你的名声。”
深深的摇了摇头,林轩的表情,有惋惜,有不屑。
这是不加掩饰的羞辱。
一个总督,对他上司当朝国师不加掩饰的羞辱。
国师田国忠面色阴沉了下来。
但是他没有开口。
他旁边的中年男人却勃然大怒。
“你一个从北领复员回来的兵甲,给你云州总督之位,是念在你为国效力过,给你一个修身养性的位置。”
“你一个兵痞,何德何能,竟然敢对当朝国师不敬?”
“即使你是战神强者,一方统帅,也没有丝毫资格在国师面前托大。”
“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
“我是总兵官,胡锦!”
“我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谁的部下,敢如此放肆。”
“我现在就剥了你的兵身。”
“抄你的家,把你的不义之财,收归公有!”
林轩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胡锦?身为全军总兵,你什么时候跟国师勾结到一起了?”
“你们一个总兵,一个国师,来对付我这么区区一个云州总督,还真是双保险啊。”
“抄我的家?”
“不义之财?”
“收归公有?”
“是收归你们两家所有吧?”
林轩慢慢的将一方印信放在办公桌上。
“幸好我不只是一方总督。”
“我还是……镇国天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