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r9l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夢迴大明春 ptt-522【鐵道司】推薦-2saaj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自从朱厚照病情加重之后,每逢三六九上朝的新制度,也已经被皇帝彻底抛诸脑后。
这货除了元旦、冬至等重大节日,平时根本就不去奉天殿,甚至十天半月都不回豹房。他长期窝在好山园,敦促改进火枪和火炮,闲得无聊就看勇士们摔跤打架——那地方环境比豹房还好,毕竟清代在此修建颐和园,非常适合朱厚照养生续命。
神脈無敵 靈隱狐
可惜,还是没能戒酒,有那自制力就不叫朱厚照了。
皇帝彻底不上朝,政事全扔给内阁和司礼监,不出问题那纯属痴人说梦。
张永自知年迈体衰,估计活不了几年,倒没再像以前那样,直接把府库的银子往自家搬。但是,这货利用掌印兼秉笔的权利,疯狂提拔自己的家人!
哥哥张富,弟弟张容,早在正德五年,就分别被封为秦安伯和安定伯。接着他们的锦衣卫职务,又很快转为世袭。如今,哥哥张富已死,张永逼迫后军都督府,把弟弟张容提升为锦衣卫指挥使(世袭,但无实职和实权)。
还有张永的几个子侄辈,全都成了锦衣卫世袭千户。
李应已经升为后军都督府右都督,掌锦衣卫事。面对张永批红盖印的任命文书,李三郎根本无法拒绝,一旦拒绝便是违抗皇命。
张永的外甥王瓛,以前冒功升为都督佥事,现在竟做了从一品都督同知(实权武官)!
王瓛疯狂贪墨京营士卒的粮饷,张容则对京郊百姓下手,肆意圈占民田无数。
科道言官都懒得弹劾了,六科的弹劾奏章,得经由通政司递上去,最终还是递到司礼监张永手里。都察院的弹劾奏章,胡乱转一圈之后,还是到了司礼监张永手里。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有屁用啊!
王渊倒是可以见到皇帝,但以朱厚照的性格ꓹ 根本就不会管这种事,打小报告只会平白得罪张永。
对此ꓹ 王渊、杨廷和是一致的,两人都已经磨刀霍霍,只等皇帝死了就对张永动手——历史上ꓹ 杨廷和联合张永、王琼,一起除掉江彬和陆完。但转头就直接翻脸ꓹ 王琼被流放充军,张永被丢去看守皇陵。
虐,愛 solo一種痛
如今张永还天真得很ꓹ 一边提拔家人ꓹ 纵容家人贪赃枉法,一边又暗中结交王渊、杨廷和,想左右逢源得一个善终。
“张督公,没有内阁拟票,你这道圣旨是违制的!”杨廷和冲到司礼监讨说法。
张永已经老态龙钟,一脸的老年斑。他见到杨廷和都不起身,只躺在椅子上拱手见礼:“杨阁老ꓹ 这是陛下的旨意,你跟我说也没用啊。陛下在西北郊好山园ꓹ 杨阁老可自行前往ꓹ 请求陛下收回成命。”
杨廷和皱眉问:“可是王若虚怂恿的?”
张永笑道:“除了他ꓹ 还能有谁?咱家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ꓹ 那铁路到底有何用处。”
杨廷和郁闷道:“那可是龙脉所在,哪能轻易动土?出了事ꓹ 谁担待得起?还有工部ꓹ 陛下都不跟吏部商量ꓹ 就直接加了一个清吏司!”
张永悠哉哉端起茶杯,品了一口ꓹ 劝道:“杨阁老,你我都已经老了,半截入土的人,何必再跟年轻人争?这位王尚书,虽然年纪轻轻,办事却极有章法,定然不会胡乱施为。他是知道,你不可能答应在龙脉动土,才说动陛下直接发圣旨。此事不经过内阁,就算出了问题,也与你们这些阁臣无关。”
“我自然知道。”杨廷和说。
张永笑道:“王尚书此事毫无私心,否则就不会绕开内阁了。”
用毒高手在現代
绕开内阁,直接发圣旨,固然能够快速修铁路。却等于给杨廷和递刀子,杨党完全可以拿龙脉说事儿,随便逮着一场灾祸就疯狂弹劾王渊。
但杨廷和就是不得劲儿啊,他快被王渊给搞疯了。
王渊一会儿合作,一会儿退让,一会儿又绕过内阁办事,所作所为毫无章法可言。杨廷和完全猜不透,王渊究竟想跟他合作,还是想跟他做对,又或者是井水不犯河水。
“罢了!”杨廷和拂袖而走。
张永突然开口:“杨阁老,听咱家一句劝,别再瞎折腾了。王尚书此人,其实很好应付。你在做官,他在做事,只要你不挡着他做事,他也不会妨碍你做官。”
杨廷和仿佛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同时又不愿承认。
什么叫你在做官,他在做事?
说得好像老子尸位素餐一般!
也正因为如此,杨廷和自命是社稷之臣,不觉得自己是个职业政客,才始终摸不清王渊的路数。
杨廷和冷笑,头也不回,边走边说:“张督公,我也劝你一句,把你的兄弟和外甥都看好了!否则,王若虚这个做事的,可不像我这个做官的好说话。”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醫鳴驚仙
张永与杨廷和,都只能看清对方,无法正确认识自己,就算知道也下意识的不愿承认。
张永愣了愣,等杨廷和走后,他突然唤来一个小太监:“告诉安定伯(张容)、王都督(王瓛),他们最近又干了什么糊涂事,尽量补救挽回,切不能被人抓住把柄!”
小太监立即跑去传话。
张永又自言自语道:“不对,还是不对……”思索好半天,他终于想通了,“王二郎做事,着眼天下大局。杨廷和做官,才是自命清流,他断然容不得天子近臣。一旦陛下……到时候,要对我动手的不是王二郎,而是他杨廷和才对!”
朱厚照一死,杨廷和为了提升威望,必然拿太监、锦衣卫、豹房边军开刀。因为这三个势力民怨极大,且为文官所不容,而且还很好对付,张永会第一个被杨廷和收拾。
张永急得背心冒汗,颤颤巍巍站起来,打算隔三差五去好山园,尽量挪时间亲自伺候皇帝。不管有没有效果,都疯狂给杨廷和上眼药,直至逼得杨廷和被罢官为止!
若不能让杨廷和罢官,张永就会罢掉自己家人的官职,让他们把多年搜刮的财货带回老家,并祈祷杨廷和不要赶尽杀绝。
杨廷和罢官?
罢不掉的,否则朱厚照养生就养不安宁了。
不管张永心里怎么想,杨廷和反正懒得再阻拦王渊做事。不阻拦,也不配合,王渊若有本事,就全部绕开内阁去办,出了政绩内阁摘桃子,出了问题正好抓住王渊的把柄。
那封违制诏书扔下去,立即引起吏科反对,工科倒是乐见其成。
但是,吏科反对无效,他们的反对意见,必须经过通政司反应到张永那里。
吏科为啥反对?
因为王渊要增加衙门和官员,在工部新设一个铁道清吏司!
孤人行
工部一共有四大清吏司,分别是营缮(营造修缮)、虞衡(山林水泽)、都水(水利工程)和屯田。
现在,王渊又要加一个铁道清吏司,附带铁道所、铁道局两个下属机构。
铁道司,总管天下铁路之事,暂设正五品郎中一人,从五品员外郎三人,正六品主事三人。
铁道所,掌管天下铁路运营和修建,暂设正七品所正两人,正八品所副两人,正九品所丞六人。
铁道局,即铁道司的小金库。铁路运营收入,都收归铁道局;铁路建设物资,也由铁道局保管。暂设正九品大使一人,从九品副使三人。这个单位,只有保管权,没有处置权,会有一个员外郎专职分管。
以上这些都是流官,还有不入流的杂官佐吏和差役。
并且,工部铁道司的官员,都交给物理门徒担任,王渊不容许外人染指。
必须趁百官们还不清楚其中的巨大利润,迅速把这件事给定下来。以后肯定是要进行调整的,各地还会设立分属机构,也会分出利润给地方和户部,以换取其他衙门的配合与支持。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