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1l都市异能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光頭魔法師-第六百二十二章 西王母讀書-10glo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入魔的夏冬青实力极为强悍,而且身体越发坚硬,这一次闯入怪物群中,每一次挥爪,手中红光飞出,好像是一把铰刀,将这些怪物变成一堆血肉。
淡淡的血气融入了他的身体,身上开始蔓延出了红色的纹路,红光越发的妖异。
“该死的东西!”
蓝离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当即是飞身而来,人还未到,攻击就已经打了过来。
数丈长的幽蓝色攻击,丝毫没有在意围攻夏冬青的那些怪物。
“轰隆”
一声爆响,血肉横飞,然而夏冬青竟然是半点损伤都没有。
只见他左臂微抬挡在了身前,衣袖已经被攻击毁了去,但是肌肤却仅仅留有一道白印。
“昆仑,死!”
他身形一动,好像一团窜出去的妖邪火焰,地上骤然陷下去一个大坑,而他自己就已经来到了蓝离的面前。
他一拳打向了蓝离,蓝离身上的羽衣忽然幻变,幽蓝色的光芒一罩挡在了身前。
鬥渣男:天才寶貝腹黑娘
拳头与蓝色的光罩打在了一起,幽蓝色的光幕瞬间凹陷几分,险些破碎,好在蓝离咬紧牙关生生扛了下来。
“该死,这家伙难道已经恢复功力了?”
蓝离心中暗骂,没想到此时的夏冬青竟然不比万年之前的蚩尤差多少。
她目中厉色一闪,身后的翎羽飞出好像飞刀一般的向夏冬青激射过去,幽蓝色的光芒锋利无比。
夏冬青虽然入魔,但是来自蚩尤的战斗本能却是更加的厉害了,这翎羽激射而来,他便是身形一闪,原地只留下一道红光。
而他本人,已然是到了这蓝离的侧面,身上红光好似万千利箭一般,与他拳头一起打向了蓝离。
蓝离瞳孔一缩,转身便是一剑,对上了这红光。
“轰隆”
小声的炸鸣之声响起,几缕红光竟然透了过来ꓹ 打在了蓝离的羽衣上,将她击退几步ꓹ 虽未受伤,但是明显处于下风。
好在这时候那些余下大约二十个左右的天女齐齐飞来,手段齐出ꓹ 便是要将夏冬青的命留下的。
但是夏冬青可不好对付,悍不怕死不说ꓹ 身上妖异的血气不时发散侵蚀着周围的天女。
權柄:愛在征途
虽然天女数量不少,但是一时间却是近不得他的身。
在加上夏冬青肉身强横ꓹ 更是一边厮杀ꓹ 一边吞噬着战场的血气弥补己身,一时间这些天女竟然丝毫拿夏冬青没有办法。
婚內謀愛 雲七七
無限之妖魔 鋼鐵骨頭
时间渐渐推移,人类联军这方除了隐藏在附近的一些好手还未撤离,普通的鬼差、异人都已经是赶到了泰山那边。
而战场之上,夏冬青到底是以少敌多,此时气息已经是衰弱了不少,几近力竭。
他的身上满是伤口ꓹ 鲜血淌满了全身,端是吓人。
这些伤口都是夏冬青以伤换命留下的ꓹ 围攻他的天女ꓹ 除了余下将近十名好手ꓹ 其他的都被他杀了个干净。
隐藏之处ꓹ 任婷婷的情况稍有恢复,看到了夏冬青这般模样ꓹ 便转头对赵吏、茶茶还有姬梦玉三人道:“冬青快要力竭了ꓹ 一会我打开一个通道ꓹ 你们将他抢回来。”
她看向赵吏叮嘱道:“救下冬青的第一时间便要给他下封印,连他神识一起封印。”
夏冬青此时身上变化极为诡异ꓹ 可不仅是蚩尤的问题,若是不封印他自己的神识,只怕醒来一样会发疯。
赵吏点点头沉声道:“明白。”
四人做好了准备,望向了阴蟒困阵的另一边,夏冬青此时已经被蓝离为首的十个天女围了起来,无数的怪物跟在天女身后将夏冬青团团围住,跃跃欲试,一副将要把夏冬青撕碎的模样。
“束手就擒吧。”
蓝离冷着脸对夏冬青说道,她面上带伤,肩头更是染着一抹嫣红,方才夏冬青拼着胸口划拉了一道大口子,一把狠狠抓破了她的肩头。
空速星痕 唐家三少
“桀桀桀”
夏冬青没有抬头,反而是发出了桀桀的怪笑,身上的血气忽然变得暗红起来,便是伤口的身体表面,忽然血管暴起,犹如黑色的纹路遍布全身。
“不好!”
“不好!”
獵命師傳奇·卷十一
一连两声不好,前一声是蓝离的惊乱呼声,她见到夏冬青身上的血气变成暗红色,如同浓雾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蔓延,知道夏冬青这疯魔是要起了变化,大为不妙。
而这第二声便是赵吏的声音,夏冬青身上血气变为暗红色,疯狂的侵蚀那些怪物然后融入自己的身体。
再这么下去,夏冬青就算救回来也会变成那些怪物的模样,再也变不回来。
他心中焦急,便是要冲出隐藏之地。
末世驅邪錄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自天上传了下来,好像天空倾覆而下,压在了心头上。
赵吏、姬梦玉、茶茶还有任婷婷,所有人都为之呼吸一滞,神色巨变,猛然抬头看向月亮。
之间猩红色的血月不知何时开始收敛光芒,越是收拢越是妖异,强大的气息就是从这上面传来。
“糟糕,是西王母苏醒了。”
所有人的心瞬间沉入谷底,这时候西王母当真是雪上加霜,任婷婷眉关紧锁,心中不停思虑该怎么办,脸色越发苍白。
網遊之劍走偏鋒
而另一边,同样感知到这股威压的蓝离等人,忽然面色大喜,竟然不顾身前不远处的夏冬青,半跪于地,恭敬道:“恭迎王母出关。”
余下的天女全都是同样做法,羽衣披肩,手中的长剑斜靠在胸前作礼。
天柱之上,血红色的云层翻滚,云层深处。雷鸣声伴随着剧烈的罡风不停地肆虐着。
忽然云层剧烈翻滚,竟然自天柱之上涌现变形,渐渐变成了长长的阶梯,电闪雷鸣伴着天梯两侧,云层上空的昆仑忽然透过了金红色的光芒照亮了这云梯。
好一架登天梯,云层翻涌连接到了滨海上空,一个白衣人影自这云天之上,慢步而下。
缩地成寸,一步千米,长长得云梯在她脚下似乎走起来也不过转瞬的事情。
盛寵毒後:殘暴帝君請自重
她飞向云梯,那些个张牙舞爪的怪物此时竟是安静乃至战栗,纷纷低头叩首,染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来。
農家子 朗朗明日
白衣淡颜,一头乌发披散在身后,西王母长得极为漂亮,但是眉宇之间却是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淡漠与威严,比之茶茶还有厉害几分。
任婷婷躲在暗处,眸色闪动,此人正是她之前占卜所见,带走神秘血液的女子。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