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l9i优美都市言情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txt-第一百五十八章 升級技能-cqvso

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女裝大佬開始
听到系统说自己要升级。
秦泽都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开心好。
这破玩意儿总算知道自己有问题要升级一下了。
可特么偏偏挑这几天!
这不是故意和我过不去吗!
誰來治愈我的愛情
“破系统!能不能不升级!我就喜欢用老版本的!”
“叮!系统已经在强行升级中!无法中止!”
秦泽坐在地上,气得都想哭了。
“你升级!你升级去吧!升级完了记得给我搞两口棺材!我一口你一口!我提前找专业团队!”
秦泽知道,没系统的帮助,他绝对没可能也没机会赢下罗无道的。
这特么,凉了啊。
“叮!罗无道不是说了还了剑就能放了你的吗?”系统问道。
“草,他的话你都信?那你特么脑子还真应该升级一下!那种人实际上那么说,背地里铁定是要杀了我的!”秦泽吼道。
沉默了许久之后,系统才算叹了口气。
“叮!作为系统升级三天无法使用的补偿,系统将给予宿主五点技能点!供宿主自由使用!”
“什么?五点技能点?有这玩意儿你不早点给我!你这娃!真是的!”秦泽听到这话立马噌地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知道技能点贼特么有用,不但可以学习新的技能,还能给道具升级。
随即,他的面前又出现了一块只有他自己能看到虚拟面板。
上面标着他现在已经拥有的技能。
豪門慘案
【变硬】
【狂暴】
【吸收精气】
伏仙 世家子弟
【飞空术】
【超速化】
【身体缩小】
【麒麟臂】
秦泽摸着下巴思考着怎么升级比较好。
首先这特么的,防御技能得升级一下的吧?
上次对付李元升的时候这防御力就已经不够用了。
于是秦泽按了一下。
“叮!【变硬】技能升级!【超硬】技能获得!”
“都什么吊名字!再升级一次!我就不信你能叫究极硬!”
“叮!【超硬】技能进化!【荆棘之甲】技能获得!”
醫冠楚楚 寫書的老外
“哦?荆棘之甲?”秦泽来了点兴趣。
“对!该技能不仅仅可以将宿主自身的防御力提高百倍!更可以将宿主受到的百分之十的伤害完全返还给对方!”
虽说百分之十的伤害返还不是很多,不过对秦泽来说,提升百倍的防御力这才是重点!
“不错不错,还蛮好,那还有三技能点……”秦泽搓了搓手。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有种在抽奖砸金蛋的感觉。
“这什么吸收精气升级一下吧,我以后再也不想出去掏人家蛋了。”
秦泽一想到自己每次对付一帮二笔青年都是靠掏蛋赢的,就有点不爽。
他最近在地下世界已经有了个蛋蛋毁灭者的称号了。
他随即点了两下。
“叮!【吸收精气】进化!【摄魂术】技能获得!”
熱血北山籃球部 謝樹浩(書坊)
“嗯?这很牛逼吗?”
“宿主可通过接触敌人身体施加法印,吸收对方修为提升自身修为!”
“这也不错,可特么的还得要接触对方身体,有点菜。”
他像砸金蛋没砸到什么好东西一样,有点失望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就算自己已经能返还对方的伤害了,可特么的总不能一直靠着这玩意儿把对方反死吧?
最強獵人 嚴七官
还是要点攻击技能的。
他的攻击技能还剩下两个。
一个麒麟臂一个狂暴。
可狂暴这破技能用一次就要把他整个人都耗干,秦泽是不想再用第二次了。
于是他把最后的两个技能点都点在了麒麟臂上。
只是点完的下一秒,他的右臂竟然都发光了!
“卧槽?我好像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秦泽赶紧抓着自己的手臂说道。
“叮!【麒麟臂】进化两次!宿主已得到超级稀有技能【龙拳】!”
帶著宋詞去修仙 噬藍木錯
“龙拳?”
“对!一级龙拳可以一次打出十万吨的拳力!不过使用一次就会消耗宿主三分之一的体力值!”
“原来也特么是个坑货技能啊!”
秦泽叹了口气。
“系统,能不能再给点技能点我了?”
“不能!我更新去了!三天后见!”系统说完就下线了。
秦泽听了只能擦了擦屁股上的泥回去了。
不过这次回去他算是能放心不少了。
这次的技能升级得应该算是蛮厉害的了。
实在不行,就靠着这反甲把对方反死嘛!
……
秦泽回了公司睡了一觉。
第二天又是被柳诗雅给一脚踹醒的。
“你干啥啊!脑瓜瓦特了?”秦泽怒到。
你踹就算了!
还特么踹脸!
“你还睡呢?还有心情睡?你难道忘记了你今天晚上还要去见宫秋双和那个老头了吗?你真是一点都不急!我都为你急死了!”
柳诗雅的说着说着,眼睛里都噙着泪水了。
她知道,秦泽晚上要去做的事情是多么危险。
一旦搞不好,甚至有死的可能。
她为秦泽担心了一夜,结果这家伙在这儿睡了一夜。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就是一个老头吗?你觉得我会怕?哼!”秦泽哼了一声说道。
没想到吧!
我昨天已经升级过技能了!
“你!明明昨天吓得裤子都湿了!”
驚鴻情闕
“那是汗好不好!你还说我!昨天趴在地上那个是谁?”
“你!”
柳诗雅本来是想过来问问秦泽的打算的,结果和这家伙一说话,话题就不知道转到什么地方去了。
就在这两个人瞎扯淡扯得越来越远的时候。
宫秋双捧着一个长长的木盒走了出来。
“嗯?”二人看向了她。
宫秋双脸色严肃地将木盒放在了桌上,然后将盒子打开。
“秦泽,古剑。”
“哦……谢谢你……”秦泽看着那盒子里露出那么一截花纹的怪异古剑点了点头。
每次看到这剑,秦泽就感觉它好像在和自己共鸣一样。
可宫秋双才不管他们共鸣不共鸣呢。
“秦泽,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们把这剑还给罗无道的话,他就真的会放了我们了吧?你应该知道的,这帮人都是言而无信的狗东西!”
“我知道。”
“你知道那为什么还不逃走?明明趁着现在!和龙含香!不!你甚至还可以带着柳诗雅一起走!现在还来的及!这里就交给我们就行!”宫秋双皱眉道。
秦泽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激动别激动,我给你保证,没人可以硬逼着我们做任何事情!死人,更加不能!”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