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gq4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生活系大佬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八章 謝謝推薦-4wkst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威斯庄园,主楼,书房。
书桌前的林凝,眼神迷离的看着手指末梢的红色美甲。
梦想是自由的没错,但像孙凌宇这种为了他人的梦想,真挺令人费解。
“劲爆的球风,华丽的球技,超乎年龄的成熟,破纪录的成绩。。。没人会想到,这些辉煌,都只是惊鸿一瞥。”
“因为伤病,公牛放弃了它的骄傲,因为伤病,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含泪出走尼克斯,不再是曾经的风城玫瑰。”
“如烟花般绚烂,亦如烟花般短暂。”
滔滔不绝的孙凌宇,声情并茂。
回过神的林凝,好笑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所以,这倒霉蛋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从小就有个篮球梦,后来败给了现实,败给了奥数班,败给了怎么也写不完的家庭作业。。。”
“打住,我对你的过去没兴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把自己的篮球梦寄托在了玫瑰身上?”
“没错,不只是我,包括我的好兄弟们。”
“行吧,给你10亿够吗?”
“啊?”
“给你10亿,让这朵凋零的花,再次绽放,能做到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系统没有好拿的奖励。
再次看了眼任务界面,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沉声道。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林老板是让我帮罗斯重返巅峰?”
记忆里的林老板,不像是个爱开玩笑的主,反应过来的孙凌宇,不可置信道。
“他出道的时候我才7岁,我都不知道他是谁ꓹ 我帮他干嘛?”
“那。。。”
“强迫你女装委屈了,这事儿就当是给你的精神损失费吧。”
“给ꓹ 给我的?”
唯一的修道者 凡人喲
“你的梦想不是让他再次绽放吗?”
“我,我,我。。。”
“有话直说ꓹ 不就穿个女装,吞吞吐吐的ꓹ 真以为自己是女人了?”
面前的孙凌宇,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ꓹ 林凝闷哼了声ꓹ 没好气儿道。
“我能换个梦想吗?5亿就成。”
5亿在手,谁还管罗斯是谁,看着颇有些不耐烦的林凝,孙凌宇连忙说道。
“5亿?你确定?”
“2,2亿也行。”
“两个亿就把自己的梦想卖了,你果然是病的不轻。林红,帮我联系医生给他ꓹ 要泰国的,要专业的。”
没脸没皮的孙凌宇ꓹ 像极了某一刻的荼荼。
本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ꓹ 林凝轻轻的摆了摆手ꓹ 冲着一旁憋着笑的林红ꓹ 吩咐道。
“。。。”
不自觉的并了并裙下的大长腿,应该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描述ꓹ 孙凌宇正欲开口的时候ꓹ 林凝抢先说道。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ꓹ 要么去医院,要么让你家玫瑰再次绽放ꓹ 怎么选,你自己看着办。”
“我。。。”
“哪来那多话,给你钱让你玩明星养成,你还不乐意?”
“林老板有所不知,罗斯现在在活塞,活塞的市值是12.7亿美金,算上收购球队,购买球员,球队重建。。。。怎么着也得18亿英镑。”
事关下半生的幸福,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孙凌宇,条理清晰,语速极快,一句废话没有。
“18亿,还是英镑?”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拿18亿磅去给别人搭舞台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儿,林凝又怎么可能会做。
“NBA本就是商业联盟,要想取得好成绩。。。”
“停一下,脑子是干嘛使得,把他买到CBA很难吗?”
“额,林老板的意思是?”
“你不是资深球迷吗?我问你,华国的篮球迷多吗?”
“腾讯最新发布的篮球产业白皮书,我国核心篮球人口1.73亿,泛篮球迷4.92亿。”
“这不就得了,咱球迷比他漂亮国总人口都多,用得着买它的球队么。”
“额。。。”
林凝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真挺不讲道理。
孙凌宇张了张嘴,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听着,球星说到底就是个知名度,这么多球迷在那,拿钱炒个巨星出来,不难。”
“这也行?”
“为什么不行?听伊莉莎说科比和霍华德已经签了意向书,再算上你这个玫瑰。。。”
“等下,科比,霍华德,他们真像网上说的那般,准备去沪市LN俱乐部了?”
“俩球员罢了,干嘛一惊一乍的,就没有我和伊莉莎请不来的人。”
“好吧,再算上罗斯,CBA那些球队,还砸玩?”
“他们怎么玩关我什么事,只要把事儿办漂亮,LN俱乐部,送你又何妨。”
一家俱乐部,了不起几十亿,林凝撇了撇嘴,身怀系统的的男人,就是辣么视钱财如粪土。
“额,送,送我?”
“说了给你补偿,就不会食言,好好做,玫瑰绽放之时,LN篮球俱乐部,就是你的了。”
显而易见,画饼这种事儿,不止叶玲菲会,林凝,一样画的贼溜。
小手一挥,端起酒杯,不等孙凌宇开口,俏脸带笑的林凝,柔声道。
“祝你马到成功,祝你身体无恙,干杯。”
“哦,干杯。”
“叮。。。”
清脆的声响,源于酒杯的碰撞。
放下酒杯的孙凌宇,皱了皱眉,仔细想想,那句刻意加了重音的身体无恙,似乎并不只是句祝福那么简单。
至尊屍皇
“林红,送客。”
一场合作,你情我愿。
看着孙凌宇踌躇的背影,落座后的林凝,默默的给自己斟了杯酒。
尽人事听天命,当务之急,还是爵位的继承。
毕竟距离一年一度的女王授勋名单公布,仅剩两天。
华国感受不深,但在腐国,林凝这个年纪最小,爵位最高的姑娘,已是社会的焦点。
维基百科上,约翰特意设的的团队,早就编好了林凝的相关信息,并附以照片。
邪帝聖寵之神醫萌後 言闕
生平履历,也全是约翰找人处理过的假信息。
“和老公爵的合影就算了,芭蕾社区杯,这也太扯了吧。”
电脑屏幕上,抱着奖杯的小女孩,一袭雪白的芭蕾舞裙,看起来又萌又甜。
对比自己同时期穿着开裆裤在院里玩泥巴的样子,林凝这会儿,着实有些哭笑不到。
“这事儿我听约翰说过,全是电脑合成做旧,依着你现在的样子,做得虚假信息。”
林凝身侧,林红笑着说道。
“这老家伙,还真是花心思了。对了,先前在飞机上,有听出什么吗?”
“心绪起伏很大,心跳的很快,个人觉得,他应该是知道真相了。”
飞机上的种种历历在目,林红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肯定道。
“目前有几个知道我身份了?”
“三个半。”
刁蠻皇妃:暴君看招 幽韻笛
“约翰,林宝儿,大卫我知道,这个半是谁?”
“托尼或许也知道,目前还无法确定。”
“他信得过,林宝儿那边,林紫有消息了吗?”
细节决定成败,越到最后,越不能大意。
想到西京的林宝儿,林凝抿了抿唇,必须承认,早先的自己,还是太稚嫩了些。
“有,但和我们原先预想的不一样。”
“哦?怎么说?”
“是约翰主动找的林宝儿,俩人这几个月的相处,与其说是打探消息,不如说是师生。”
“师生?”
“林宝儿只是单纯的把约翰当做锻炼英语的工具人,至于约翰,你不让查,具体就不知道了。”
耸肩,轻笑,看着面前表情古怪的林凝,林红接着说道。
“约翰有意将话题转向你,但林宝儿似乎不愿多谈,只说曾经对你动过心,后来觉得两人的家境差距过大,放弃了。”
“呵,看来我还是挺有女人缘的。”
“整个大学城,没有比你富的。”
“约翰是怎么猜到我是女装的?他不是一直以为我是女扮男装吗?”
“你对外宣布假死那几天,林宝儿应该是有所感触,跟约翰聊了不少和你的过往,包括你们一起去泡温泉的事儿,说你比她还瘦,说你要不是身材平平,足以让不少女人羡慕。”
林红很直接,说身材的时候,特意点了点林凝的胸前,意思不言而喻。
“唉,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只言片语就猜出来了。林宝儿挺好,是我不好。”
一声长叹,往事不堪回首。
林凝抿了口酒,整个人看起来,有种淡淡的伤感。
“我的确是错了,女装其实没什么,是我自己太敏感,太能作。”
沉默良久,林凝咬了咬唇,有些事儿,现在想想,真挺没必要。
“年轻人哪有没犯过错的,吸取教训就好。”
“说真的,依你看,我这算不算自我膨胀,忘乎所以?”
“算是吧,老实说,你的很多决定,我是不赞同得。”
“那你为什么不拦着我?”
“因为是你啊,我不会对你说不的。”
“谢谢,能有你陪,也不枉此生了。”
结实的肩膀,熟悉的温度。
缓缓站起身的林凝,默默的靠在林红的肩上,一如往常那般,看着窗外,发着呆。
时间不停,天色渐暗。
约翰找上门的时候,林凝脚边的酒瓶,空了好几个。
看着依旧面色如常的林凝,约翰翘了翘精致的八字胡,必须承认,在喝酒这方面,林凝真是超乎想象的强。
“夫人,晚宴安排好了,法餐,叶女士找的人。”
收回思绪,微欠身子,约翰说话时的样子,一如既往的恭敬。
“什么时候起,家里吃什么,轮到她说了算了?”
“夫人您误会了,今天的厨师是叶女士早先的预约,她先前有询问过我,我没拒绝。”
林凝看起来,挺傲娇,挺孩子气,约翰眯了眯眼,笑着解释道。
“你可不像是轻易会被说服的人。”
“夫人您有所不知,叶女士预约的丹尼尔斯主厨,来自意大利国宝餐厅Da vittotio,曾经接待过总统,女王,在业界,很有名气。”
“哦,晚上吃什么?”
“家里的侍酒师建议西西里岛的霞多丽干白葡萄酒。餐前小食是腌制过的三文鱼加鲑鱼子,烤苹果泥芹菜汤,白松露三明治,蓝鳍金枪鱼,黄油煎熬鳌虾,主菜是白松露意面,白松露可丽饼,白松露鹅肝牛排,甜点是玉米冰淇淋,法甜棉花糖,现挤奶油泡芙。”
“知道了,我那份你吃了吧。”
约翰很专业,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看眼手中的记事本。
听闻又是白松露这种异物,林凝顿时没了兴致。
“不吃饭怎么行,夫人,如果晚宴不合您胃口的话,我这就让他们换菜单,换厨师,换到您满意为止。”
“行啦,勤俭节约不知道吗?叫张师傅给我做份饺子,韭菜猪肉馅儿的,我在书房吃。”
“好。”
“去吧,她们要是问起,就说我胃口不佳,当然,也不一定会问。”
“我这就去安排。。。夫人,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讲。”
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或是扑捉到了林凝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刚刚转过身的约翰,轻声说道。
棋逢對手:高冷上司晚上好
“和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知道的,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家人。”
“我最近在看《列子·天瑞》,里面有句话很有意思,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
“你是想说我杞人忧天?”
约翰的华语很标准,显然是下了功夫。
明白过来的林凝,轻咬了咬唇,笑着问道。
“凡事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很多事,就像是旅行一样,当你做出决定并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最困难的那部分,其实就已经完成了。”
“所以呢?”
“我年轻的时候,说过很多情话,现在看来,都成了谎。”
“呵,你果然都知道了,对不起,我不想骗你的。”
约翰明显是语带双关,林凝淡淡的笑了笑,索性承认道。
“有些事,其实从我拿到遗嘱那天起,就已经知道了。毕竟我跟了老公爵近50年,我跟他无话不谈,而您,并不在我们得谈话里。”
“明白,我的出现对你来说,本就是一个意外。”
“为什么不说是上帝的安排?如果不是您的出现,我或许还在求职,又或是在农场,种庄稼。”
“哈哈,你可不缺钱,说实话。”
“我的祖辈就在这里,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是我的家。”
“。。。”
“约翰。”
“在呢,夫人。”
“谢谢。”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