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kf1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詭三國》-第1972章太陽分身,赤谷隕落相伴-f2214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大汉太兴四年,一月初五。
吕布站在山坡的高处,望着远处的赤谷城,这是贵霜人最后一座城池,也是这些家伙原本入侵西域的第一座城池。
原本贵霜人以为可以在鞠安渡城坚守,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想到吕布拥有火药,在一次突袭的巨大轰鸣之中,鞠安渡的城门被炸开,所谓的坚守就成了一个笑话。
西域诸国顿时风头齐刷刷的倒向了汉人,就连原本跟着贵霜人屁股后面的龟兹,也连忙表示顺服……
贵霜人无奈之下,只能再次败退到此。
赤谷城,城池建于赤色的谷中而得名,前后各有城墙,两侧则是硕大的赤色山体,整个城池就是将一条长长山谷封闭而起。在赤谷城北,有一湖,叫做伊塞克湖,大概是『神珠』之意。
经过鞠安渡城的教训,贵霜人将城门都用条石和沙土封死,虽然断绝了他们自己出城的道路,但是也免除被再次炸开城门的风险。
大部分的贵霜人都退入了赤谷城中,这是西域西北的一个重要关隘,也是原本防御西域的一个屏障,但是早在西汉中期,就已经没落,到了东汉的时候,更是无人关注,朝廷当中大臣根本看不见。
出了赤谷城,北上就是乌孙。甚至可以直接跃马至巴尔喀什湖。当然,这个时代的沙漠还没有后世那么大,很多地方只是略微有些荒漠化的征兆,要等汉末小冰河之后,这些地方的植被熬不过去,大部分死亡之后才会使得这些区域成为沙漠的一部分。
穿越成許仙 嘶吼的蝸牛
吕布带着人马在距离赤谷城山口五里左右扎下了阵营。
吕布抬头看着天上红彤彤的朝阳,思绪万千。
吕布觉得现在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当年最快乐的时光,但是似乎又不太一样。吕布以前,认为快乐不重要,官职才重要,但是有了官职之后,他才发现似乎丢掉了快乐。
異界風流霸 親王
『骠骑在重建九原?』吕布缓缓的问道。
姜冏点了点头,说道:『赵将军已经在常山重新建郡,九原说起来便是阴山至常山的中转之地,所以重新开始修复了……』
『嗯……』吕布点了点头,然后微微笑着ꓹ 说道,『等某老了ꓹ 一定要回去看看。』
没等姜冏回应一些什么,吕布目光之中的笑意渐渐的变成了冰寒,看着远处的赤谷城ꓹ 说道:『准备好了没有?』
姜冏回首,看见不远处的军校已经竖起了代表准备完毕的红蓝色相间的角旗ꓹ 连忙禀报道:『启禀大都护,都已经准备好了!』
吕布点头ꓹ 然后瞄了一眼在远处小心翼翼的观战的西域诸国人员ꓹ 『仲奕,你去盯着那些家伙……等打下赤谷城来之后……』
姜冏迟疑了一下,挠了挠后脑勺。
『怎么?』吕布察觉到了姜冏的小动作。
『大都护……』姜冏瞄了瞄远处立起的石砲阵地,然后说道,『虽说……但是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用过……若是效果……』
吕布笑了笑,说道:『某信得过骠骑。』当然,更重要的是ꓹ 谁都没想到汉人会在正月初五就动兵,那么谁都想不到ꓹ 自然就是最佳的时机。
姜冏顿时额头上汗冒了出来。
吕布拍了拍姜冏ꓹ 『去吧!』
『唯!』姜冏连忙转身而去。
吕布回过头ꓹ 看着远处石砲阵地ꓹ 这些投石机,甚至操作投石机的人ꓹ 都是从关中一路转运而来ꓹ 据说原本是运了二十台ꓹ 但是现在只到了十四台。剩下的六台,已经是拆成了零件ꓹ 成为其他十四台的一个部分。
更重要的是新式火油……
原本的火油很粘稠,很粘稠就意味着自然分量不轻,分量不轻也就意味着转运不方便,而现在么,更为轻量化的火油可以代表着可以送得更多,投得更远。
『开始罢……』
吕布下令。
……(*`ェ´*)……
『开始罢……』
随着编钟的第一声落下,盛大的许县皇宫之宴正式开始。
为了彰显繁荣,并且为了修复曹操和刘协之间的矛盾,这一次的皇室宴会,荀彧投入了不少,盛大的宴会将会从早上一直持续到黄昏。
此时的厢殿中,群臣各依班次,分席列坐,各自食案已经摆设了美酒和几类菜品。
这样的场合,自以礼数为主,那些菜品都是提前备好,冷热香味什么的自然谈不上,只求色彩鲜艳醒目而已,毕竟一番冗长的礼仪之后,奉送上来的时候,即便是刚做好的,热气自然也没剩多少,更何况再这样的场合下,也没有人饥肠辘辘的大快朵颐什么的。
聯盟之電競王者 純可可脂
宴会之中,礼乐自然也是重点,同时也不禁止相互闲聊什么的,只要不是声音太大,一般都是在允许的范围之内。
刘协今日身穿衮冕、十二章服,端坐御床,望去精神焕发、威仪十足。
各部声乐渐渐的加入了其中,渐渐的进入了乐章的主旋律,也是越发的激昂起来。刘协目光转动,看向了前几天和他在大殿之中共同聊过『礼乐』的刘晔,发现刘晔似乎也在看着他。
这几天刘协想了很久,才算是多少明白了一些刘晔所言指代的那些意思,但是明白归明白了,如何革除这些弊端,又成为了新的问题。刘协很想再找机会和刘晔谈一谈,但是很显然,现在不是最好的场合。
刘协微微转头,猛然间发现席间的曹洪正在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将眼光滑过去,转到了其他方向。
無良小民工 曾囈
坐在席间的荀彧似乎什么都没有看,也似乎什么都看到了,微微眯着眼,似乎在听着礼乐的曲词,也似乎在想着一些什么其他的事情。
渐渐地,歌行入尾,歌声渐弱,人语声转而嘈杂起来。大殿之中,便可以听到不少与会的臣子或吟咏、或赞叹这歌词之庄重典雅的话语。
更有人说是新年新气象,华夏好乐章,象征着大汉会在刘协天子的领导下,走向崭新光明的未来云云……
刘协微笑着,心中却在一遍遍的问自己,自己,真的,可以,走出一条新的大汉之路么?
一曲终了,刘协举杯,邀请群臣共饮。
群臣纷纷应和。
……(`∀´)Ψ……
火影之櫻花飛雪 星離悠
『这便是一个新的开始罢……』
斐潜摸着小斐蓁的脑袋,缓缓的,以一种很低的声音,含糊的说道。
小斐蓁低着头,正在全神贯注的拼着一个鲁班锁。
撒旦哥哥疼疼我
有些事情,斐潜不能轻易说出口,恐怕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在小斐蓁的面前,才能够偶尔喃喃自语一番。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老虎,不是刀枪,而是人……老虎只是会伤人,但是人才会将人当成猪来养……』
『我以前看过一个电影,那里面AI将人当成电池在用……但是实际上想一想,如果那些AI代表的不是机器,而是一个阶级呢?普通人生活在其中,会发现自己实际上是一块电池么?』
『只要传递到脑神经的信号是快乐的,那么就算是在脊背上开洞,也是可以接受的,不是么?』
『一个阶级成长,然后成熟,自然就会思考,思考他们是怎样长大的,是如何吃肥的等等,必然也就会想到如果有一天,有新的一群家伙出现了……』
『那么怎么办呢?结果就是快乐么……给这些人快乐就行了,告诉这些人要及时行乐,要超前消费,然后等这些人背上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债务之后,这些人就只能老老实实在原地待着做一个好电池……』
『别去想,什么都别去想,一点都不需要思考,怎么说的就怎么去做,反正快乐给了……只要快乐就好了,不是么?』
『短暂的麻痹,虽然每一次的麻痹后面都是空虚,但是只要一直麻痹下去,所能接触到的都是快乐了,麻木的,自然也就行了……就会有一大堆说生活都那么苦,还怎么能不去找快乐的……』
『所以最后经文都变了,律法也变了……士族子弟口口声声说代表了广大的百姓,实际上他代表的是谁?』
『因为阶级都知道,他们是怎样爬起来的,所以他们就会将自己原来走的路,切断……只留下「快乐」和「运气」四个字……』
『有思考的文章会被遗弃,掩盖,有深度的纪录片会被腰斩,取消,没有人去研究历史,也不会对过去的事情有什么兴趣,活在当下就好了,剩下的便是娱乐,搞笑,反正只需要电池,不需要一块新的CPU……』
『我不知道这样逆着去做,去走,能做多久,能走多远,但是我想多少留下一些,就像是一个新的开始,总有一个新的方向……』
『华夏的人,应该站得更高……』
小斐蓁专心致志的拼着,根本没有听他父亲嘟囔着一些什么,然后『咔嚓』一声,将最后一块木头拼上,扭动锁紧,哈哈笑着举了起来:『爹爹!你看!』
斐潜笑着,『不错,不错……对了,怎么不见你读书啊?』
小斐蓁摇头道:『不读书,读书不好玩……』
斐潜一愣,然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o^)/……
赤谷城前,长短不一的牛角号声和战鼓声此起彼伏,各色战旗交错移动,战马的嘶鸣声和将士的呼喊声四处响起,大战即将来临的紧张气氛窒息了整个山岭。
在吕布侧翼,有一群人,都是西域各国之人,有危须人,莎车人,也有婼羌人,还有一些像是楼兰、精绝等小国之人,敬畏的站在一旁,看着大汉的军队排列出的阵型。
莎车人阿姆西抬头看看天空,又眯着眼睛望了一下白花花的太阳。那强烈的阳光就像万支利箭一般狠狠地灼烧着阿姆西的眼眸,刺激的他猛地闭上了眼睛。黑暗之中,他看见一点桔黄色的光芒在自己眼前剧烈地晃动着,就像是汉人刀枪上的寒芒。阿姆西一阵晕眩,双手不自觉地紧紧拉住了马缰,才不至于出了洋相。
汉人太强了……
这,太可怕了。阿姆西甚至有一种感觉,这个天下,或许能打倒汉人的,也就只有汉人自己。
自己当初跟着贵霜人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土地和财富。
如果不能获取土地和财富,那么跟着贵霜人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现在汉人来了,贵霜人扛不住,那么自己倒向汉人,又有什么错?
想到自家之中有一些顽冥不化的族人对于自己的指责谩骂,阿姆西就十分的生气。时代变了啊……
贵霜人确实强,在西域强了几十年,近百年了,可是又能怎么样?贵霜人被汉人打得一退再退,现在不得不龟缩在这个号称永不陷落的赤谷城中,任凭汉人在外轻易的布阵,准备,却毫无反击能力,甚至连出城作战的勇气都没有?
这样的贵霜人,还值得追随么?阿姆西脸上的肌肉轻轻地抽搐了两下。
自从海头失利之后,汉人一路如同破竹一般,横扫整个的西域,从某个角度来说,确实是西域这一片的土地懈怠了,没有多少防备,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汉人出乎意料之外的强大,也是让人震惊。
阿姆西想到了贵霜人的头领昂古,然后又看了看远处的汉人将军,呃,大都护,阿姆西又轻轻的重复了这个词,力求字正腔圆,读音标准。昂古那个老家伙已经不行了,他老了,没用了。
汉人大都护很强,强到阿姆西每次见到他,都要努力控制自己才不至于浑身颤抖。
昂古一直说汉人这个不行,那个没用,但是阿姆西现在觉得,都是谎话,实际上应该是汉人当年主动退出了西域,修生养息了几十年,然后现在重新杀了回来!
一个为了几十年后的伟大战役可以忍气吞声,默默积蓄的民族,是非常可怕的……
阿姆西甚至充满羡慕的看着站在汉人大都护之前的那个允族的家伙,想着自己究竟要怎样做,才能获取汉人大都护的信任,才能和那个什么允二一样,获得在大都护近前的位置。
『咚咚……』
战鼓忽然剧烈的响起,打断了阿姆西的思绪,然后阿姆西惊讶的发现,在那个奇怪的汉人阵列之中,长长的木杆翘了起来,然后弹出去了一个个黑点……
……ノ)゚Д゚(……
贵霜人昂古的心猛烈的跳动了起来,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仰头看着湛蓝色的天空,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至高无上的佛主,仁慈救难的菩萨啊,保佑我,保佑贵霜人,保佑赤谷城的所有人,能抵抗住汉人攻击。
原力覺醒
汉人的战鼓轰鸣着,宛如滚滚雷音,炸响在赤谷城的上空,也轰鸣在所有贵霜人的心中。昂古望着远处缓缓移动的汉人兵马,被汉人兵阵的点点寒光刺得有些眼眸发疼,不由自主的移开了视线,却看见自家站在城墙上的兵卒脸色各异,心里陡地一沉。几乎所有的贵霜人,脸上都显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色,眼睛里更是满满的恐惧,握着武器的双手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都站直了,挺起胸膛……汉人没什么可怕的……』昂古举起双手,高声叫道,『这里坚固无比,还有大山遮蔽,汉人杀不进来,进不来……』
虽然昂古尽力鼓舞着,但是他的声音在鼓声震天的战场上弱不可闻。周围的贵霜士卒神情木然地望着远处的汉人铁骑,那绝望的眼神就像看到死神来临一样无助和震骇。
这种眼神,昂古曾经在许多西域人眼中看到,但是没有想到今天在自己人的眼中也看到了……
昂古急了,『汉人,不要怕汉人!汉人没什么可怕的……我们是伟大的贵霜,我们是有佛陀庇护,菩萨护身……』
最強無敵宗門 夏日綠豆冰棒
『将军!那是什么?!』
昂古正在喊着,却听到一旁的护卫惊慌的吼叫着,连嗓音都裂开了,就像是一只公鸭子被捏住了喉咙。
鬼婚難逃
昂古猛地转头,恍惚之间却看见就像是天上的太阳猛地分出了十几个分身,带着令人胆寒的淡淡橘黄,然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迎面扑来!
『嘭!』
『火啊!啊啊啊……』
十几个『小太阳』砸落在赤谷城上,有的砸在了城池城墙下方,有的则是越过了城墙,落到更远的地方,只有一个正巧是落在了城墙之上!
昂古只觉得眼前所有的景物似乎都被晃动了一下,然后瞬间腾起一团无比硕大的火焰,吞噬了所有的一切!
热浪铺面而来,昂古甚至能听到自己得须发被烤焦而发出滋滋的声音……
『至高无上的佛主,仁慈救难的菩萨啊……』昂古瞪大眼,浑身上下忍不住的发抖着,抽搐着,『佛主啊,菩萨啊,你,你们,这是抛弃了我,抛弃了我们贵霜人么……』
再顧如初,容少高調示愛 弄清淺
四周所有的东西似乎都在颤抖,都在晃动,然后昂古看见天上又有十几个小太阳落了下来,其中有一个似乎在对着他笑,闪耀着佛光……
『🔥🔥🔥🔥……』
赤谷城外,阿姆西浑身颤抖着看着突然之间就被火焰吞噬的赤谷城,不由自主的从马背上滑落了下来,然后颤抖着,跪在了地上缩成了一团,将头深深的埋在了沙土之上。『太阳神……汉人……太阳神啊……』
而在阿姆西周边,则是其他的西域人,一个个也都跪在地上,蜷缩着,颤抖着,就像是在风暴之中饱受摧残的小草……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