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nck火熱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978、大手子降臨,鄭拓與絕望的第一次親密接觸-9obvi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郑拓望着外界众人。
他明明是被包围者,此刻却宛若将所有全部包围一样。
这种感觉分外诡异。
一个人而已,竟有一种将他们全部包围的错觉。
“各位。”
郑拓说着,抬手一挥。
嗡!
那将此地包围的七阶阵法颤动,竟然打开一道门户。
原来。
将此地包围的七阶阵法也是出自郑拓手笔。
“各位前来,应该不是来游玩,而是来针对我无面,来来来,既然是针对,便请进来针对吧。”
郑拓对心来的诸位王级强者十分欢迎。
那声音之中所传递的信息,让不知道具体情况之人一位这是个傻子不成。
可惜。
在场诸位王级对无面的印象可不是傻子,而是一个疯子。
若不是疯子,谁会让九尊王级强者跪拜自己,谁会抬手干掉九尊王级,给自己招来灾祸。
新来的王级强者见此,都没有人想出手针对郑拓。
刚刚熊王与贪狼的一幕仍在眼中回放。
他们自认为实力不如熊王与贪狼。
二者都被强势镇压,他们出手,也只有被镇压被羞辱的份儿。
好家伙。
千里迢迢赶来,本以为有大人头,能干掉原罪榜上的家伙,赚取赏金。
现在看。
能登上原罪榜的家伙都是狠角色。
能进入前十者都非同一般。
而前三位,那绝对不是谁说能动就能动的存在。
这无面在那原罪榜上排名第三,绝对是狠角色中的狠角色。
现在看,果真如此。
这个无面,有些强横的离谱。
人的名,树的影,郑拓用实力,生生打出来众人对他的尊敬。
没有人出手,没有人踏足他的阵法之内,这就是威慑力,属于强者的威慑力。
事情变得有些难办了啊!
郑拓见此,不仅皱眉。
王级强者,一个一个猴精猴精,他们才不会轻易上当。
郑拓对于这种手段本已用的炉火纯青,现在可倒好,王级强者不上当,竟然全部选择避战,继续远远观望。
眼看着一群经验宝宝自己却无法使用,郑拓稍稍有些着急。
思考着,该如何才能将这群家伙骗进来干掉。
思来想去,他发现根本没有那个可能。
人家也不是傻子,刚刚看自己展现出强大的实力,现在怎么可能出手。
该死。
刚刚自己该演一演的ꓹ 起码让自己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
不然。
这群大鱼不上钩啊。
他心中想着,远处有破空之声传来。
臨界紀年之爵跡
南域是大域ꓹ 比东域繁荣,堪比灵海。
所以南域之中的王级强者数量比东域要多得多。
此刻有王级强者杀来。
原本已冷下来的场面,随着一位位王级强者出现ꓹ 在度变得焦灼几分。
因为这群心来的王级强者,显然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各位ꓹ 我多说一句,还请谨言慎行。”
郑拓对玄灵城内所有生灵开口。
无论你是王级强者还是普通屁民ꓹ 郑拓所言ꓹ 一个不落。
“我无面这个人有很多优点,其中就有一个名为记仇的优点,所以我劝各位谨言慎行,不然,九王就是各位的下一站。”
郑拓张口,威胁玄灵城足足上千万生灵。
同时也威胁那些修仙者与王级强者。
谁敢多嘴,坏我还是ꓹ 我肯定是要报复的。
如此言语,加上郑拓实力ꓹ 还有那传自于东域的名声ꓹ 让玄灵城上千万生灵不敢多嘴。
让在场修仙者不敢多嘴。
也让王级强者不敢多嘴。
谁也不想招惹到无面这样一个麻烦ꓹ 因为这个麻烦搞不好就是一个能毁灭自己仙路的大麻烦。
不错不错。
郑拓见众人没有任何言语ꓹ 便微微点头,内心之中感谢众人的配合。
“你就是无面?”
有王级强者踏足阵法之内ꓹ 望着郑拓ꓹ 强势询问。
“不ꓹ 我不是无面,你认错人了。”
郑拓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脸上还带着哭笑面具ꓹ 且刚刚自己都说自己是无面,现在却又否认。
“小子,你绝对我很傻吗?”
男子名为江河,黄河门的王级强者。
这黄河门源自黄河,建立在一条泛黄的大河旁。
整体实力在南域还算不错,但也就是不错而已。
“不不不,我怎么会觉得你傻,你误会了。”
郑拓继续带着面具说瞎话,与江河扯皮。
江河听闻此话,他回头看看外围的王级强者。
竟然对自己产生怀疑。
不得不说,江河这个家伙显然并不傻。
因为他看似呆傻的模样,实际上已经发现问题有些不对。
因为外围之人都不靠近此地。
若此人为无面,为何没有人动手,这本身就很奇怪。
江河奇怪之际,远处有破空声不断响起。
同时。
玄灵城中的传送阵也不断亮起。
一尊尊王级强者出现,眼看又汇聚足足八位之多。
这群心来的王级强者出现之后,顿时威风凛凛,气势逼人。
看那模样,怕是比刚刚被郑拓干掉的九王还要霸道。
“无面,你被我等遇到,插翅难逃。”
江河见有王级强者出现,顿时感觉底气充足。
对方无面的实力只有小王境,他们八人出手,难道还拿不下一个小王境不成。
“你真的误会了,我不是无面。”
郑拓这般解释。
听在众人耳中,皆心中满是鄙视。
甚至暗骂一声这个无面当真无良到极致,怪不得要带个面具,这货应该是怕自己撒谎露馅,所以才喜欢戴个面具才是。
“哭笑面具,无面的标志,你说你不是无面,谁会相信。”
有王级强者开口,强势针对郑拓。
“没有错,他就是原罪榜排名第三的无面,这个家伙绝对不会有错。”
有人取出原罪榜单,对照之下,确定郑拓身份就是无面。
“干掉无面,便能获得赏金,且这个家伙的身上有先天灵宝鲲鹏翼,还有许多神通法门手段,动手。”
这八位王级明显要比熊王那九王更加强势。
二话不说,直接对郑拓动手。
就跟怕谁抢夺出手一样。
这才应该是王级强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任何多余废话,说动手就动手,绝对不会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
就连郑拓想吸引一下仇恨,为自己将来大计铺垫手笔都不给机会。
八位王级强者似乎并非南域之人,从出手的果断程度来看,更像是东域之人。
八人齐刷刷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没有办法,只能选择还手。
嗡!
八座天道仙山出现。
八座仙山,呼啸着冲向八人。
一人一座,谁也不要抢,谁也不会捞不着。
顿时。
刚刚平静的黑虚空大战在起。
场面倒是热闹非凡,比刚刚还要热闹。
但这批人的实力,明显无法与刚刚的九王媲美。
九王之中。
熊王贪狼的实力都很强,老狗的实力也不若。
但此刻这八人的实力,只有一人达到了老狗的级别,其余几位王级的实力,着实有些拙荆见肘。
王级强者并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无敌的。
况且凝聚道身这种事,并不是每一个王级都能精通,也是有强弱之分。
这八位王级对他的威胁近乎等于零。
但郑拓经过刚刚的教训,显然不会让这个零出现。
轰……
战况激烈。
八位王级全力出手,将那黑虚空淹没,无法看清其中发生了什么。
轰隆隆……
一座天道仙山被摧毁,化为漫天彩光,消失于十方世界之中。
“哼,如此手段,也想将我等镇压,可笑,可笑,真是可笑。”
江河冷哼厉喝,对于郑拓敢一对八,表示出自身强烈的愤慨。
“原罪榜第三位的存在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很角色,原来是一个来自东域的小王竟而已,看来,原罪也有失误的时候,将这榜单第三位给了这种家伙。”
另一位王级如此这般说道。
不难听出,其言语之中,满是对郑拓的轻蔑与敌视。
“说的不错,原罪榜的信誉,恐被这个无面拉低,真是可悲啊!”
那人出手,强势非常,一拳将一座天道仙山打碎。
天道仙山化为星星点点,融入十方世界之中,消失不见。
且随着第二座天道仙山被打碎,郑拓其余天道仙山也接连出现问题,被全部打碎。
天道仙山被打碎,有一分功劳是因为这群王级强者的攻击。
剩余九成,完全是因为郑拓自己的手段,将天道仙山化为天道之力,融入十方世界之中。
郑拓没有办法,他不这样做,就钓不到大鱼。
他不仅要碾碎天道仙山,还要将让这八个家伙攻击自己。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郑拓不在让自己变得缥缈如仙。
仙人太过缥缈,站的太高,让人无法靠近。
他人无法靠近,自然便无法对他人使用坑人手段。
算了算了
仙不仙的无所谓,主要是想提升实力。
想提升实力,肯定就要有所牺牲。
郑拓对于牺牲的理解很明确,就让让自己挨揍,让对方以为自己很菜。
轰……
轰……
轰……
八座天道仙山被轰碎,郑拓手中最强手段已失去。
如此一幕,让外界有些王级强者跃跃欲试。
在他们的印象中,郑拓的确很强,但在强也有一个尽头。
而这个尽头,看上去随着那八座天道仙山崩坏而崩坏。
众王级持续观察中,若郑拓在他们眼中被判断到真的实力大减,他们肯定还会出手。
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他们玩玩不会错过。
对于王级强者来说,冒险并不算什么。
毕竟他们此刻多数为道身,真身前来者几乎没有。
王级强者比普通修仙者还要怕是。
人活得越久,越是怕死,何况王级这种享受过高高在上,如神明般掌控一切的感觉后。
没有谁真的愿意被斩。
“有趣的事每天都在发生,而今天,似乎变得格外不同。”
杜淳香于城主府中摆开宴席,邀请姜堰胡老头这种前辈赴宴。
人际关系这种事,杜淳香还是拿捏的很稳重。
“是啊是啊!”
姜堰老胡头与几位王级受邀落座。
“南域已不知多久没有如此热闹,明明是年轻人的天下,却没有一位像样的年轻人,倒是今日,这东域来的小家伙,着实有些活跃啊。”
姜堰老神在在,以前辈姿态,望着黑虚空之上的战斗。
“这般战斗,恐怕有些不妥吧。”
胡老头莫名间说出这般话语,听上去没头没脑,让人难以捉摸。
“我说胡老头,你难道是担心无面这小子招惹敌手太多,回头坠入你湖仙门惹来太多麻烦是不是。”
姜堰与胡老头十分熟悉,一语道破胡老头的小心思。
“哪里哪里,我只是觉得,无面这小子终究是东域之人,东域之人在我南域如此猖狂,戏耍我南域王级强者如猴,斩杀我南域王级强者如草芥,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胡老头有如此担心。
听在耳中,倒是挺有道理。
囚寵之姐夫有毒
回头郑拓成功,可以说是彻底羞辱了整个南域。
毕竟。
作为南域最强战力的王级强者们都被郑拓一个人干掉,这种感觉,着实让人难以不对南域的实力产生怀疑。
“哈哈哈……”
姜堰忍不住笑出声来。
“胡老头你装,就在装,你就是担心无面这小子惹祸太多你不好下手。”
两个老家伙说说笑笑,颇为有趣。
其余人听着,特别是小辈。
此刻不敢插话,他们能坐在这里,已经是足够幸运。
姜堰与胡老头,都是南域最为有名气的强者。
能与二者同坐,可以说是在场众人的福气。
“实际上,撮一撮南域王级强者们的锐气,也是一件好事。”
杜淳香举杯,与在场几位王级强者同饮。
美酒下肚,杜淳香继续道:“南域这些年少有争斗出现,别说王级,就算是小辈一代,也少有人有无敌之姿,如今被这无面道友闹一闹也好,仙路开启在即,希望南域修仙者能够快些醒来吧。”
杜淳香的这般话语,明显比胡老头更加深刻。
胡老头的本意,就是姜堰所言。
他怕郑拓招惹仇家太多,回头若真入赘他们湖仙门,恐怕会带来灾祸。
为了自家孙女,为了湖仙门的未来考虑,他自然需要作出决断。
胡老头等人各有心思,品着美酒,互相交流着意见。
而黑虚空之上的战斗,看上去并不想人们所想象中的样子。
根据众人所想,郑拓干掉老怪物,镇压九王,实力恐怖如斯,当有无敌之姿。
但是现在。
他们望着虚空之上的战斗,怎么看,无面都没有无敌之姿。
郑拓一人对八王,展开生死大战。
刚刚抬手镇压九王的无面,此刻显露出疲态。
其出手不在有刚刚的迅猛霸道,反而一副空架子,看似强势,实则已比刚刚弱上许多。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感觉出错,这个无面的实力怎么会下降这么多。”
“要我说,这个无面,怕不是在使用什么手段引你我上钩,回头好将你我一网打尽。”
有人低语,猜到郑拓意图。
“我看未必。”
人群之中,有卧龙存在,此刻出言。
“无面这个家伙被困此地已有些时间,其实力很强不假,但在强也有极限才对,斩老怪物,斗九王,无面的消耗,应比想象中更加巨大,我不相信这个无面的力量无穷无尽,既然不是无穷无尽,便必然会有尽头,而现在,恐怕已经快到达到尽头。”
有人这般分析,让人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王级强者很强,修仙界巅峰的存在。
但这种强也是相对的。
同级别对战,双方仍旧存在着无法言语的差距。
“我觉得此话有理。”
一位王级,继续说道:“无面刚刚突破达到王级,其体内的力量定然不会有多少储存,刚刚的仙山手段,应该是提前预备好的手段,此时此刻,才是无面的真正实力,要不然,凭什么他一个刚刚突破达到王级的小王境,能斩老怪物,镇压九王……”
“话虽是这样说,但你我最好也要小心一些,无面这个家伙很聪明,能在如此年纪,达到如此实力,且拥有如此战绩,其本身绝对聪明绝顶,先看看吧,回头若有机会,你我一起出手也不迟。”
外界的王级强者没有离去。
他们蛰伏于暗中,安静观察,寻找契机出手,针对郑拓。
他们是王级强者,不是普通修仙者。
对他们来说,没有无法战胜的敌人。
只要寻找到对方的弱点,就算是半仙,也并非无敌。
此时此刻。
郑拓看上去已显露疲态,他们自然更不会离开。
众人各怀心思,安静等待。
虚空之上。
轰……
郑拓出手,与八位王级展开生死大战。
他催动鲲鹏法,演化天下极速,闪躲着八人的攻击。
同时。
他也不断出手反击,试图对八人造成伤害。
很显然。
他的攻击并不会全力出手,他会控制力度,以免不小心将对方一巴掌拍死。
这八位王级的实力,与刚刚相差太多。
郑拓只能小心翼翼,不敢下手太重。
嘭……
郑拓一个故意,让对方攻击到自己肩膀。
嘭……
他被拍飞出去。
飞在空中,郑拓心里苦啊。
我太不容易了。
为了让这群家伙上当,我这都挨了好几巴掌。
郑拓心里想着,回头一定要将这群家伙身上的力量全部吸走。
心里这般想着。
突然!
远方天际,有强横力量袭来。
细细感受,这强横力量让人惊悚。
就是郑拓都汗毛炸立,似有大恐惧降临。
“来了来了,那个家伙终于来了。”
姜堰笑眯眯望着远方,等待看去。
“无面小子你说为什么不跑呢,刚刚跑掉多好。”
老胡头摇头无语。
对于远处那道身影的杀来,他也是颇为无奈。
没有让人等待太久。
刷……
一道人影,刚刚还在天边,在看,已到黑虚空之上,郑拓对面。
那是一位男子,四十岁左右,身穿黑袍,整个人散发着一股伶俐的杀气。
他站在那里,整个玄灵城范围内,所有生灵,皆不敢大声喘气。
威慑。
这就是王级强者的威慑。
男子出现场中,那刚刚还在热火朝天攻杀郑拓的八位王级,全部如小猫咪般后撤,不敢在黑虚空之上站立。
“你就是无面!”
男子声音渐冷,宛若寒冰,望着郑拓这般询问出声。
郑拓听闻此话,并未着急回答。
他望着男子,从相貌来看,他对此人并不陌生。
此人,便是段家老大,段老大,段家第一人,天王境强者。
段老大的实力在南域之中堪称最顶级的存在。
就算是传说级强者,也不想招惹这个家伙。
因为在传闻之中,段老大的实力已经能够突破,达到传说级。
但其为了段家,压制自身实力,并未突破,达到传说级。
总的来说,这个段老大,绝对是一位盖世狠人。
且更要命的是,段老大来的是真身。
没有错。
这位南域的绝世狠人来的不是道身,而是货真价实的真身。
天王级强者真身降临。
难怪所有王级全部避让,就是刚刚还在闲聊的姜堰等人,此刻也是暂且不谈。
段老大的出现,郑拓并不意外。
他意外的是,段老大竟然以真身降临。
看来,段家三兄妹被斩之事,自己怕不是闯了大祸。
郑拓心中想着,该如何回答段老大所言。
这种绝世狠人的手段,他不用猜测也知道,绝对恐怖的一匹。
“不回答,看来你便是无面。”
段老大周身气息涌动,将郑拓锁定。
突然!
郑拓身形一动,来到魔小七身边,抬手对着黑虚空就是一巴掌。
嘭……
闷响出现。
原本空无一物的黑虚空,当即被郑拓拍出一道人影。
“好一个无面,竟然被你发现!”
那男子十分狡猾,竟然暗中偷游向魔小七,试图对魔小七出手。
且和男子隐匿的功夫十分了得,郑拓都没有发现。
若非段老大出现,影响力场中气息,他也没有发现对方。
将魔小七保护,郑拓转头,看向段老大。
而段老大却是抬手一招,将那刚刚偷偷潜行的男子抓在手中。
那男子面对段老大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堂堂王级强者,如小鸡仔儿一般被段老大抓在手中。
“段老大,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仅仅之上针对魔小七,我……”
嘎嘣……
脆响自男子身上出现。
男子还在解释中,便被段老大捏断了喉咙,肉身摧毁,神形俱灭,当场身死。
天王级强者的手段,当真恐怖如斯。
抬手没掉小王境的存在,就如同拍死一只苍蝇般简单。
众人有理由相信。
就算是男子的真身前来,也不会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因为在其面前的存在,是真正屹立于修仙界巅峰的王。
抬手干掉一名王级强者,这般手段,吓得周围王级只能后撤,远远避开,不敢在靠近。
谁都知道,段家有三位王级被无面斩杀。
如今段老大亲自出山,便是为此事前来。
现在。
谁若在敢插手无面之事,刚刚那王级男子,便是他们的下场。
甚至激怒段老大,其会用尽一切手段找到他们的真身,然后亲手干掉。
段老大绝对能干出这种事来。
众人避让,不敢靠近。
而郑拓此刻也想避让。
段老大真身前来,定然是来者不善。
想跑并不丢人。
天王级强者,就算是他本体前来,也是难以匹敌的存在。
人力终究有穷尽之时,他也不例外。
他知道自己的极限在何处,那个地方,绝对无法匹敌天王境强者。
能够踏足天王境的家伙,在自己的时代,绝对是绝顶妖孽级别的存在。
更何况这段老大的实力听说已能够突破,达到传说级。
但其为了家族,选择压制自己实力。
不过这般说辞,骗一骗实力较弱的修仙者还可以。
在他看来,这段老大不突破,完全是时机未到,或者其在等待这一些什么,所以没有突破。
醫手遮天,寵妃無雙
溺寵草包嫡女:腹黑小獸醫
对此,郑拓有自己的看法。
而现在,他显然需要抱住自己的性命,不被段老大干掉。
此刻的他,手中有九位王级强者在手,这九人被他镇压,充当他的经验宝宝。
若自己被干掉,这九人定然脱困,到时候那对他来说,将是无比巨大的损失。
还有魔小七。
魔小七这种顿悟,可遇而不可求。
特别是在出窍期踏足王级这种关键节点时刻。
魔小七若是能够成功完成顿悟,那其踏足王级的几率,必然会大大增加。
怎么说,自己与魔小七的关系也是非常亲密,总不能直接跑路吧。
郑拓心里想着,细细感受四周。
可惜可惜。
段老大已将周围空间封死,不给他任何一丝逃离的机会。
对此,郑拓心中也只有无奈。
“段前辈,我就是无面,不知道段前辈找我何事。”
郑拓明知故问,这般说道。
“好!”
段老大开口,顿时一股压力袭来,压向郑拓。
“告诉我,你是否斩杀了我段家三位王级。”
段老大没有表露出任何杀意,但给人的感觉随时可能出手,将郑拓秒杀。
“什么?在南域,竟然有人敢对段家王级强者出手!”
郑拓露出惊讶模样。
“段前辈,小子我刚刚踏足王级,实力羸弱,怎么可能打得过你段家三位王级,且退一万步讲,我与段家无冤无仇,甚至从未见过,怎么可能不死不灭,斩杀三位王级,无稽之谈,无稽之谈啊……”
郑拓摇头,说谎时眼睛眨也不眨,完全没有任何破绽。
“是吗?”
段老大施压,黑虚空颤动,竟有被撕裂迹象。
黑虚空可是比修仙界虚空坚韧无数倍。
黑虚空看上去都无法承受段老大的施压,可见这段老大的实力有多麽恐怖。
郑拓此刻感受的更加深切。
这段老大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杀意,但这种几乎要将自己碾碎的感觉,简直不要太过可怕。
自从踏足王级,他自信心暴涨,甚至有点飘起来的感觉。
现在,此刻。
他深切的感受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自己的确很强,天赋堪称历史级别。
但不要忘记这里是修仙界。
在这诺大修仙界中,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妖孽,绝顶……
面前这段老大年轻时,恐怕也是一位绝顶,一位堪比魔小七,鲲鹏祖师,这种无与伦比,能够这样那一个时代的绝顶。
敬畏之心,敬畏之心,敬畏之心。
郑拓如此告诫自己。
“段前辈难道不相信吗?”
郑拓刚刚还念叨着敬畏之心,翻身就开始继续与段老大扯皮。
“信与不信,待得我搜魂过后,便会知晓。”
段老大霸道非常,竟要直接对郑拓搜魂。
郑拓好歹也是王级强者,好歹也是被称为传奇的存在。
他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面对段老大如此压迫,他周身一颤,将那笼罩自己的压力全部破除。
“段前辈,我无面好歹也是一位王级,所谓,泥人还有三分火气,还请段前辈给些尊重才是。”
郑拓的反抗,让周围王级惊愕。
那可是段老大,在南域呼风唤雨,真正屹立巅峰的存在。
在南域,能与段老大平起平坐者少之又少。
就算是传说级强者,也不想轻易与段老大动手。
这个无面,实力仅仅只有小王境,竟然敢反抗段老大,不要命了。
对于郑拓的反抗,段老大也稍有意外。
他段老大名声在外,从周围王级的态度就能看出对他的畏惧。
倒是这个无面小子,竟然敢反抗自己。
“好,我给你一个尊重,至于这尊重你是否能够接下,便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段老大催动自身灵压,压向郑拓。
没有动手,单单就是灵压而已,便让整个玄灵城,所有生灵感受到了宛若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
太可怕了。
段老大明明就是一个人而已。
他站在那里,仿佛神明,镇压所有一切。
绝望。
人们内心之中只有绝望。
就算是修仙者,王级强者,也都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这就是天王级的存在吗?”
杜玄灵言语中带有些许颤抖。
他望着段老大,看到的同样是绝望。
周围年轻一代,望着段老大,感受与杜玄灵没有任何不同。
绝望。
深深的绝望。
对于这群年轻人的绝望。
杜淳香,姜堰,胡老头这群王级没有任何一人出手帮助他们抵挡段老大的灵压。
这是属于年轻人的挑战。
他们修行的必经之路。
因为这种绝望,他们当年也曾感受到过。
多少死生死搏杀,多少死命悬一线,多少次绝望,换来了今天封王。
越是强大的存在,经历越是丰富。
因为随着你的强大,你对手也会越来越强大。
你所所见所闻,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格外不同。
年轻人的路,还很长啊!
当然。
有些年轻人,并不在这规则之中。
“多谢段前辈指点。”
郑拓双手抱拳,给予段老大足够的尊敬。
对段老大尊敬,并不是因为对方比自己强,而是因为自己真的干掉了段家三位王级。
不然的话,就算你段老大在强,我不鸟你,就是不鸟你。
郑拓回应一声,当即催动自身法门。
嗡!
他背后,浮现出九尊天道仙山。
郑拓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正好。
他也想看看,自己与天王级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感受上自己是大不过天王级的,但感受毕竟是感受,他需要实践,需要与真正的天王级强者交手,才能知道双方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况且。
他面具下的脸庞舔了舔嘴唇。
况且。
天王级这种级别的磨刀石可遇而不可求。
今日遇到,肯定要好好打一场。
就算被段老大暴虐,被蹂躏,被疯狂简单,被打到无法还手的落败,他要动手。
因为无论怎么打,最后收获最大的,最多的永远都是自己。
与这种级别的高手过招一次,胜过苦修十年。
郑拓浑身颤抖。
这看到他人眼中是害怕的举动,实际上,却是郑拓兴奋的不住颤抖。
多少次,他感受到过这种兴奋后都是压制自己,让自己保持冷静。
但是今天,他终于可以放开身心,感受这久违的热血与战意。
“杀!”
郑拓口中之中发出一声低吟,主动催动九座天道仙山,杀向段老大。
“竟然敢主动出手,这个无面疯了吗?”
有王级强者惊呼,如看疯子,望向郑拓。
你一个小王境的存在,凭什么敢主动攻击天王的段老大。
双方虽都是王级强者,但其中差距,怕完全不能以道理计算。
但就是在这完全无法以道理计算的差距中,郑拓强势出手,催动九座天道仙山,杀向段老大。
郑拓全力出手,没有丝毫保留。
面对段老大,他可能只有一次出手的几乎。
嗡!
九座天道仙山不分先后,冲向段老大。
段老大见此,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其缓缓抬手,猛然挥出。
哗啦啦……
有光自其手掌飞出,杀向天道仙山。
轰隆隆……
随意挥手之下,九座天道仙山,其中六座当场被打碎成星光点点。
而剩余三座,仍旧疯狂冲刺,杀到段老大面前。
“哼!”
段老大冷哼出声。
嗡!
莫名力量降临。
剩余三座天道仙山,连靠近他的资格也没有,被当场震碎。
强势,霸道,冷静……
段老大出手,就是这般干净利落。
天王级强者真的太强了。
段老大此刻为真身,乃是货真价实的天王境强者。
其出手之下,让郑拓在度感受到了差距。
天道仙山可以说是他准备的大杀器之一。
其能够镇压熊王贪狼这种存在的道身,本身就说明天道仙山的力量有多麽强大。
用天道印记炼制,配合十方世界,竟然如此轻易便被段老大打碎。
这种差距,让人绝望。
这就是绝望的感觉吗?
郑拓第一感受到什么是绝望。
因为他做事周密,所有事情都会提前设计好数十种计划,以保证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所以他自从踏足修仙一来,有过几次危险,有过几次生死时刻,但从未感受到过绝望。
因为他的计划是周密的,是能够保证自己不会被干掉的。
但是现在。
段老大真身的突然出现,让他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原本。
他想引来的是段老大道身。
道身的实力与本体天差地别,对他来说,也是更好的磨刀石。
但谁能想到,来的却是段老大真身。
不过……
似乎一切仍在计划之中。
郑拓并不着急。
刚刚一击被破,他并不气馁。
双手啪的一声合十,口中大喝一声,“合山!”
嗡!
黑虚空之中,刚刚天道仙山被打碎的位置,出现点点星光。
星光迅速汇聚,转眼间,化为一座更加巨大的天道仙山。
郑拓二话不说,催动自己所有天道印记,加持天道仙山之上。
嗡!
天道仙山疯狂颤抖。
且每颤抖一次,都会感受到其气息更加强大一分。
一个呼吸后,天道仙山达到巅峰状态。
末世之米蟲向前爬
“去!”
在郑拓的催动下,巨大的天道仙山镇压向段老大。
天道仙山降临,那强大的气息,任谁都感受的真切。
“好家伙,无面这小子果真有后手,还好你我没有上当。”
“阴险,真是一个阴险的小家伙。”
天道仙山降临,那强大的压迫力,不得不让杜淳香出手,催动玄灵城护城大阵,将所有人好好保护。
不然。
天道仙山降临,恐怕单凭余威,这玄灵城中得所有生灵,都会被活活震死。
郑拓是全力出手,没有丝毫余留。
只是他对段老大的尊敬,也是对自己的尊敬。
面对如此攻杀,段老大没有杀意,没有怒容……
他那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似乎头顶降临的天道仙山不存在一般。
他如刚刚一样,缓缓抬手,打出一道炫目光晕。
那炫目光晕并不是很快,但却瞬间穿透天道仙山。
轰……
上一秒还威震八方的天道仙山,下一秒被段老大抬手点碎。
星光点点,弥漫黑虚空,看上去美妙极了。
段老大沐浴星光之中,如神,如幻,缥缈虚无,竟给人一种不真实之感。
他刚毅的脸上面无表情,抬眼看向郑拓,
“无面,你的攻击已经结束,该轮到我了。”
段老大说着,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掌,对向郑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