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r0n優秀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 愛下-第一千兩百八十七章 宋靖的野心!鑒賞-b54dp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包厢内气氛骤变,温度更是跌落冰点。
楚云的态度,也大大出乎李谪仙的意外。
可他并不忌惮,反而目光平静地直视楚云:“你在教我做事?”
“是的。”楚云淡淡说道。“我在教你做一件正确的事。”
“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李谪仙说道。“是否正确,无关紧要。”
“看来你进红墙至今,还没吃过亏。”楚云缓缓站起身。浑身充满煞气。
“的确。”李谪仙微微仰头,扫视了楚云一眼。“到目前为止,也没人能让我吃亏。”
眼看局势一触即发。
戀叔筆記
卢庆之立刻推动轮椅,来到了楚云的面前:“李少给我开了非常丰厚的条件。包括我未来在红墙内的发展路径,他们也制定了非常不错的规划。”
“所以呢?”楚云反问道。
卢庆之闻言,当然知道楚云为何愤怒。
把自己搬过来,不就是为了从某种程度上威胁楚云吗?
卢庆之懂。
可他依旧还是来了。
他多少有些担心楚云的处境。
而且他也没有拒绝李谪仙的理由。
此人非但是李家继承人。更是红墙内最顶级的武道强者。是连剑圣,都没有任何把握吃下他的年轻强者。
自己一个断了双腿的废人,又岂能拒绝他?
“没必要。”卢庆之摇摇头,口吻中充满了劝慰的意味。
楚云忽然笑了。
他淡淡扫视了卢庆之一眼,随即把视线重新落在了李谪仙的脸上,薄唇微张道:“卢庆之,你既高估了你自己,同时也低估了你自己。”
龍道蒼穹
说罢,楚云缓步走向李谪仙,斩钉截铁地说道:“你的死活,我的确会在意。但我更在意的,是他李谪仙动你。”
“今天,他敢动我楚云的朋友。明天呢?”
“我身边的亲人朋友,从来都是我的底线。我也不止一次强调过。”楚云目光冰冷地说道。“今天他敢动你。明天就敢我动我亲人,动我老婆。”
“任何人威胁我,都没关系。但不要拿我的亲友威胁。否则——”楚云浑身陡然爆发出杀机。宛若实质的杀机呼啸而至,直冲李谪仙席卷而来!
李谪仙内心一颤。
感受到了强烈的武道意志。
那是顶级强者才拥有的气势。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让李谪仙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的实力,一直不弱。
甚至犹在剑圣之上。
而楚云当初,是败给剑圣的。
但此刻,楚云展露出来的威压。与当时的他截然不同。也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他又进化了。
李谪仙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但这一战对李谪仙而言,迟早要来。
尽管有无数人希望他可以延迟这一战。
可如果楚云主动发出挑衅,李谪仙并不害怕。
只是一瞬间,李谪仙选择了欣然迎战。
“谪仙。”
宋靖陡然站起身,轻轻拍了拍李谪仙的肩膀。刹那间。刚刚燃起战意的李谪仙被惊醒,眉宇间的锋利之色,也骤然消散开来。
“既然楚先生不希望这份礼物,你送回去便是。”宋靖薄唇微张道。“我们是来谈合作的。不是结仇。”
李谪仙眼中闪过冷色。既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重新坐了下来。
“要送你自己去送。我没兴趣。”李谪仙似乎就连对宋靖的态度,也有点不高兴了。
靈界巫女 水兒*煙…
可宋靖却没说什么,只是莞尔一笑,点头道:“没问题。”
说罢,他回头看了楚云一眼:“楚先生,待会等饭局结束了,我亲自送卢庆之回家如何?人都已经来了,总不能空着肚子回去吧?”
楚云见宋靖的态度如此卑微,当下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再一次望向李谪仙的时候,眼神却发现了复杂的变化。
这家伙,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很不一样。
之前他就察觉到了李谪仙的异样。
但今晚,更加明显了。
與柒白頭
明显到呼之欲出!
待得四人重新落座,宋靖打圆场道:“楚先生,我没想到你对身边人如此敏感。这次算是我考虑不周,我向你赔礼道歉。”
他说罢主动端起酒杯,一字一顿地说道:“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楚云也没托大,举杯道:“你不必对我如此卑微。你越这样,我对你的戒备之心越强。”
“看来楚先生对我的成见很深。一时半会很难消除。”宋靖莞尔一笑。跟平时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的師弟是九尾狐
“但没关系,我们还有一点时间。”
“还有一点什么时间?”楚云问道。
“据我掌握的情报。林万里应该还在筹备阶段。他要的,是一击致命。不会轻易出手。”宋靖说道。
“而在此期间,我会尽量让楚先生相信我。并与我达成合作关系。”宋靖说道。“我是很愿意为楚先生分忧解难的。”
“真不像是你会说出口的话。”楚云眯眼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宋靖微笑道。“人总是会变的。”
楚云淡淡说道:“你未必会想知道我掌握的这所谓的秘密。就算知道了,你也未必能以此要挟官世恒。”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并不想告诉你。”楚云索性摊牌了。
尽管说了。
对楚云没有任何弊端。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帮自己分忧。
可楚云的家教和底线,不允许他对外散播这种谣言。
而且是他并没有掌握实际证据的谣言。
如果是真的,他不想说。
如果是假的,他更加不能说。
这件事对卢庆之,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他唯一爱过的女人,发生了这样的丑闻。自己却为了所谓的利益,去与人分享。
这不是待友之道。
楚云也不是这样的男人。
宋靖闻言,微微叹了口气,点头说道:“合作这种事儿,本就是你情我愿的。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好勉强什么。”
宋靖缓缓端起酒杯,说道:“不论如何,希望楚先生能够打败官世恒。如果能直接除掉我的心头之患。那就再好不过了。”
楚云微微眯起眸子道:“那你岂不是成了坐山观虎斗的老渔翁?”
宋靖微微一笑:“这大概就是为官之道。”
饭桌气氛在宋靖的经营之下还算温和。
楚云吃饱喝足,并且拒绝了宋靖的合作邀请。
算是白蹭了一顿饭。
直至二人推门离开。李谪仙才出声说道:“你有必要对他低声下气吗?”
“没必要。”宋靖摇摇头。“但敌人的敌人,就算不必成为朋友。也很难成为敌人。至少现阶段是如此的。”
“你真的以为楚云可以打败官世恒?”宋靖说道。
“拔掉官世恒的老虎牙,对我而言也是喜讯。”宋靖说道。
“你这一次的选择,太中庸了。显得上不了台面。”李谪仙皱眉说道。
对于刚才宋靖的选择,李谪仙似乎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哪怕最终也没让任何人送卢庆之回家。可这样的态度和卑微的姿态,让李谪仙很不满意。
“你觉得要达到怎样的高度,才能对任何人不屑一顾?才可以真正做到随心所欲?”宋靖微笑道。
李谪仙愣了愣。没有给出答案。
尽管这个答案,他和宋靖是保持高度统一的。
但有些话,既不能提,更不能说。
哪怕是李谪仙这种性情中人,也必须慎之又慎。
“在没有达到之前,总要在自己的人生中做一些取舍。”宋靖缓缓说道。
“下次再干类似的事儿,不要再叫我。”李谪仙有些不快道。“我不喜欢。”
“嗯。看出来了。”宋靖笑着拍了拍李谪仙的肩膀。
他这个朋友,的确不是受气包。
一般的事儿,他无所谓。
可涉及到脸面问题,他会真的动怒。
“走,咱们换个地方喝酒,我给你赔罪。”
宋靖笑了笑,率先出门。
……
车厢内。
卢庆之的表情略有些不对。
楚云的神情,也十分的凝重。
“今天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卢庆之问道。
楚云摇摇头,轻描淡写道:“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下次再有人找你,你只需要记住一点。”
“哪一点?”卢庆之问道。
“我怕的人,你才值得去怕。”楚云眯眼说道。“如果你确定我不怕。你就不必怕。”
卢庆之闻言,忍不住咧嘴笑道:“那我岂不是有点扯虎皮的意思?”
“有什么关系?”楚云反问道。
卢庆之耸肩道:“明白。”
復仇工具
顿了顿,卢庆之沉凝道:“你有没有发现李谪仙好像有点变味了。”
“嗯。”楚云微微点头。
啪嗒。
卢庆之点了一支烟,神情古怪道:“而且如果宋靖足够了解你的话,他应该知道李谪仙把我搬过来,一定会激怒你。可他依旧选择这么做。”
“你想说什么?”楚云随口问道。
他在现场,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似乎在故意激化你和李谪仙的矛盾。”卢庆之吐出口浊气。“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愚见。”
“但你说的,应该就是宋靖的真实想法。”楚云眯眼说道。“而且很明显,宋靖成功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卢庆之皱眉问道。“李谪仙不是他唯一的朋友吗?”
“你不也是官月清唯一的朋友吗?”楚云很无情地反问道。“你觉得和宋靖的野心相比,官月清的那点人生诉求,又算得了什么?”

Tags : | |